絕不因富裕而變得遲鈍

2002.06.01 by
數位時代
絕不因富裕而變得遲鈍
台灣產業當下面對的首要議題顯然是要立刻下定最大的決心追求創新優勢,絕不能只是再固守於過去30年來的製造優勢格局。 台灣並不小,孕育出Nok...

台灣產業當下面對的首要議題顯然是要立刻下定最大的決心追求創新優勢,絕不能只是再固守於過去30年來的製造優勢格局。
台灣並不小,孕育出Nokia的芬蘭人口不到600萬。
台灣並不窮,事實上不只台灣人有錢,藉著發行ADR、GDR,全世界的金爺爺、金奶奶都捧著鈔票,拜託台灣人幫他們投資經營。
台灣絕不缺少資源,如果還下不定最大決心奮力追求創新優勢,台灣要不是中了政治的蠱,讓無謂的政治狂熱消磨了創新的熱情,就是我們社會缺少青年的銳氣與青春的渴望與狂野。

**Sony的絕地大反攻

**
世界級的創新高手Sony公司因為漏失了C-MOS的機會窗口,單以電晶體收音機與電晶體電視帶進來的現金流量支撐CCD10年(1973~1982)兩億美金的開發。這項單一關鍵組件的研發花費,10年間在公司總營業額中佔到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二‧六的驚人比率。副社長也是專案實際負責人岩間和夫,經常在每週二董事會後的午餐場合,受到盛田昭夫、大賀典雄的挖苦或批判,而心力交瘁。1977年初,CCD專案更淪落到日本人所謂的「刀已斷,箭已盡」的絕望之境。幸賴岩間的毅力,雖然艱苦卓絕,仍然咬牙微笑鼓勵菊池 誠以下的團隊堅持到底。1985年1月Sony終於推出世上第一部8mmCCD攝錄影機,攝錄影機也成為Sony公司史上獲利最豐的一項產品。
Sony的領導人從此在許多場合,常常提到:
「我們Sony公司……絕不因貧窮而變得遲鈍……」
即使公司處境再艱難,資金再緊促,也絕不輕言縮減研發、創新的投資,因為那是Sony會社未來社運繁盛之所繫。
這家舉世公認,創造力特強的公司深刻體認,Sony絕不可失去井深、盛田當年創社時青年的銳氣,如果沒有保有當年創業的熱情、青春的渴望與狂野,Sony將變得遲鈍、老化而失去她最寶貴的靈魂……
日本近30年民生電子工業領域全球霸權,為帝國偉業奠下核心基石的半導體、LCD、非晶矽電池、CCD……等關鍵技術開發的「創新匪類」青年技術者,與其創新團隊都是在甚為粗糙原始而簡陋的條件下進行研發工作。
當時熱衷於電晶體研究的青年西澤潤一(後來成為日本著名半導體專家,一九九○年出任東北大學校長,一九九六年在校長任內退休)回憶道:
「我們實驗室裡什麼設備也沒有。如果下雨,我們就必須撐傘,因為屋頂漏水,雨水直接打在工作檯上。」
位於東京長田區的ETL(Electro-Technical Lab)是當時日本知識界緊緊釘住美國半導體研究前緣的腦神經中樞,實驗室裡也沒有暖氣系統,所以到冬天,每個研究員都必須穿著大衣在裡面工作。
儘管條件再貧瘠、再惡劣,但這些燃燒著青春之火的渴望與狂野的青年,其工作熱忱卻無以倫比。研究員菊池 誠(26年後,應岩間和夫三顧茅廬不斷敦請,菊池在1974.8~1989出任Sony中央研究所所長,退休後任日本東海大學電機系正教授)說:「我們的心中之火被點燃了,完全地著魔了,我們沒有一絲保留地投入工作。」
由於無力購置昂貴的進口研究設備,這些日本電晶體科技的創新匪類與研究先驅一切自求多福,他們必須自製設備、到處找材料,利用舊零件東拼西湊。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
今天台灣產業的條件比50年代的日本優裕太多了,如果台灣還不能立刻下定最大決心追求創新優勢,缺的絕不是資源,而是以筆直上昇的精神追求科技創新的青年銳氣,以及內心如同著了魔的創新之火……
沒有烈火燃燒般的好奇,沒有生動的興趣,科研人員就無法堅持長久,做出有意義的新貢獻。這種興趣本質上不只是智性面的,也往往深植於感覺與難以忘懷的經驗中,這些感懷和經驗只有靠對宇宙秩序的新理解才得以舒解。就像許多傑出科研人熱切地描述年輕時與同儕攀崩大自然高峰時,感受到的那種驚懼奇妙感覺。普朗克、海森堡、貝瑟曾宣稱激勵他們致力去理解原子與星體運動的,正是他們面對高峰與夜空時感受到的靜謐與振奮,峰頂眺望星辰時似乎帶給這些知識前緣開拓者最奧秘的概念啟示。
但願台灣產業,不因富裕而變得遲鈍。
但願台灣的知識青年,面對高峰與星空時,能體會追索宇宙秩序奧秘的靈魂顫動與發現智慧、天人合一的歡愉…… 。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