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580億美金絕地大反攻

2002.06.01 by
數位時代
波音580億美金絕地大反攻
911事件上午,在4架客機先後遭恐怖分子挾持墜毀後,美國政府緊急宣布進入警戒狀態,消取當天2萬2000架國內和國際線起降班次,一時之間,人人...

911事件上午,在4架客機先後遭恐怖分子挾持墜毀後,美國政府緊急宣布進入警戒狀態,消取當天2萬2000架國內和國際線起降班次,一時之間,人人談飛航色變,深怕又有劫機事件,而紐約的帝國大廈、芝加哥的席爾思大樓和多倫多的CN高塔等知名摩天建築,也在安全考量下立即疏散關閉。
當天下午,世貿雙子星大樓倒塌的泥灰還瀰漫紐約市區,一通電話從華府撥進西雅圖的波音總部,內容簡潔明瞭:「趕緊研擬出機上安全對策,」波音連線事業部副總裁卡爾森(Scott Carson)回憶。前一周的9月4日,波音才剛決定把總部搬到芝加哥,這時候正在討論後續事宜,突如其來的911,打亂了進度,但波音高層立刻放下手邊工作開會討論,並在當天下午就有腹案,這可是攸關全公司18萬人飯碗的大事。
陸續收到華府指示電話的單位不少,也提出許多方案,像是加強登機前安全檢查、派遣空中警察登機、駕駛艙安置武器、行李艙採用防爆處理……等,但是都不如波音的點子來得創新。
波音的第一個提議,是讓壞人根本上不了飛機,具體行動是更嚴格的身分檢查,像是指紋和眼睛虹膜等獨特生理特徵的檢查,防止假冒。「當然,這得犧牲一些個人隱私和不便,卻是最有效的安全措施,」波音執行長康迪(Phil Condit)強調。
波音的第二個提議,是在機艙前後裝攝影機,一有狀況空服人員就能發現,乘客也可從座前螢幕得知,避免驚慌,影像也將透過衛星,傳回地面控制台,讓控制台同步掌握,在最糟的情況下,控制台直接透過衛星接管駕駛艙,避免被操控去撞特定目標。
裝攝影機的想法,明顯違反個人隱私,勢必遭到人權團體反對,但是仔細研究波音的提案,可以發現新一代的飛航安全,不再是從「對抗」角度出發,與歹徒拳腳肉搏,而是從「資訊」角度出發,不管是比對指紋,或者把機艙影像傳回地面,都是在處理資訊。

**恐懼,來自資訊不足

**
過去,客機的主要任務是運輸旅客,未來,它的任務要再加一項:運輸資訊。飛機升空後,除了駕駛艙和地面保持聯絡,客艙部份等於是和外界隔絕的空間,(當然,在某些航班上可用信用卡打衛星電話,但是費用太高,使用率很低)地面的資訊進不來,裡頭的資訊也出不去,「恐懼和不便,往往來自缺乏資訊,」卡爾森指出。
一位退休的航空公司執行長建議,如果波音能把機艙內情形視覺化,讓乘客掌握狀況,感覺受到更好的保護,乘客會樂意選擇這種服務,航空公司也樂意付錢買這種設備。
這也給了波音發展新事業的機會。
1916年成立的波音,去年營收達580億美金(2兆台幣),涵蓋「客機」(佔60%)、「軍機及飛彈」(佔22%)和「太空及衛星通訊」(佔18%)三大事業。1997年,波音購併同樣生產軍機和客機的麥道;2000年,波音再次出手,買下生產衛星的休斯,成為一家完整航空產品線的公司。全世界的客機市場,波音一家就佔82%,平均每兩秒,就有一台波音製飛機在地球上起飛或降落。

**不只是賣飛機

**
由於客機市場景氣循環明顯,波音的財務表現也跟著起伏劇烈。1996年,波音獲利20億美金,創下新高;隔年,波音馬上掉到虧損2億美金。911之後,全球航空運輸量驟減,波音的壓力加倍沈重。去年,全球航空公司總計賠掉170億美金,主因是911。康迪估計,至少經過40個月,載客量才能回復911前水準。從去年底到今年中,波音計畫裁掉3萬名員工,以因應訂單減少衝擊。「波音必須轉型,不能只是一家做飛機的公司,」康迪強調。
波音飛過景氣亂流、強力拉升機身的策略,在於整合原有「飛機」、「衛星」和「通訊技術」三項武器,發射出「波音連線」(Connexion by Boeing)、「空中流量管理」(Air Traffic Management)、「數位電影院」(Digital Cinema)和「未來戰爭系統」(Future Combat System)等新事業,將波音從製造業轉為資訊服務業。
「波音連線」是利用衛星提供上網連線服務,用衛星下傳資訊到客機上,機艙內則串連成區域網路(LAN),乘客直接在座位上網,收發電子郵件、打電話、選擇電影或看即時新聞,就像在家裡或辦公室一樣。波音預計明年可以取得這項業務的全球營運執照。「未來的機艙就是辦公室,布滿電腦、網路線和路由器,線路加起來就有300公斤,」負責波音連線事業的卡爾森描述。
波音已和網路設備公司思科合作,由思科負責架構機艙內的區域網路,波音則負責衛星傳輸,目前已有一家德國航空公司裝置這套系統。阿拉斯加航空也測試過這套系統,讓轉機旅客可以在機上更改接下來的飛航班次,並且在座艙內就拿到登機證。至於衛星電波和機內電子設備使用,是否會影響飛機操作,是波音目前測試的重點。

**跨入消費市場

**
「空中流量管理」是進一步結合衛星和地面管制系統,更精準掌握飛行位置、航道和氣象等資訊,讓駕駛艙和地面管制中心之間有更好的連繫,彼此有充份資訊做判斷,減少天候和人為疏失造成的問題。這套系統預計把全球的民航和軍用機都納入管理。
位於南加州安那罕市的波音整合中心,是模擬空中流量管理的單位,布置得有如作戰指擂所,前頭三面大螢幕各自顯示地形、航道和氣象,監控人員正在分析從各種管道匯整來的資訊。這套系統的最大挑戰,在於各國政府是否願意支持美國所訂的系統標準,因為航空管制牽涉各國主權,相當敏感,特別是涉及戰機起降和航道資訊,在各國都屬於國防機密。
「數位電影院」是波音跨進消費市場的第一步,原理一樣是用衛星做媒介,電影製片公司把影片轉為數位訊號後,波音幫忙傳輸到各地架有碟型天線的電影院。知名電影製片喬治.魯卡斯(George Lucas)就與波音合作,用衛星傳送《星際大戰二部曲》到全球40家數位電影院,改變先做拷貝再送到戲院的方式(見p.122),預計將大幅改變電影工業的方向。
傳輸電影只是開始,任何需要傳輸大量資料的客戶,比方建築事務所傳整棟大樓設計圖、醫院傳病歷資料或證券公司傳交易明細等,都是波音有興趣的目標。「我們有衛星,也有傳輸技術,接下來就是找賺錢機會,」波音數位電影院事業部執行總監斯特林(Frank Stirling)指出。

**不勝枚舉的挑戰

**
「未來戰爭系統」則有如把小說情節搬到現實戰場,將衛星、飛機和地面部隊所得到的資訊整合,連成一線,並匯整到後方,指揮中心可以即時看到衛星偵測的地形圖,戰鬥機與敵機近距離拼戰的畫面,以及戰場上士兵頭盔攝影機拍到的場景,以利做決策。
去年,美國政府各給波音和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兩家公司5億美金,研發未來戰爭系統。波音內部估計,這套系統將衍生出很多技術,以後可以移轉到商用航空領域,再發展出新事業。
在一連串新計畫啟動後,波音正進入新的航道,也為全球的航空服務產業,示範出多種新的事業可能性。
當然,挑戰也是不勝枚舉。過去,波音最大的客戶是美國國防部和各大航空公司;首先,它必須說服18萬名員工配合,並調整過去承接國防專案的保守作風,全力衝刺經營績效;再來,它需要贏得一般消費者、娛樂工業和各國政府等不同領域的全力支持,才能順利把自己轉型,而這件工作的複雜度,不亞於組裝波音777客機(全部用掉310萬零件)。
「波音的挑戰,在於創造一個知名品牌,便於和消費者溝通,」卡爾森說。
「波音的挑戰,在於維持獲利能力,每年的淨值報酬率達到15%,」波音客機事業部財務長凱夫說(Michael Cave)。
問每一位波音的主管,答案可能都不同,顯示他們對波音轉型的投入,但也顯示這項工程的浩大。
1908年,萊特兄弟向美國政府示範他們的血汗成果,一架可以飛起來的儀器。美國政府定出三個目標:機內可以坐兩個人、時速至少36英哩、連續飛行1小時以上。萊特兄弟順利通過考驗,取得政府5萬美金訂單。目睹這一幕的年輕人波音(William Boeing),8年後創辦自己的飛機公司,落實飛機能夠載運旅客的夢想。
今天,乘客對飛航的要求,早已超越載送服務層次,而是安全、舒適、連線和娛樂,飛機也一躍成為載送資訊的工具,提供更多元服務。對於天空,我們總是充滿無限期待,不管是在1908年、2002年、或是更久之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