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拿到「世界第7」的幕前幕後

2002.03.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拿到「世界第7」的幕前幕後
由世界經濟論壇(WEF, World Economic Forum)在去年10月下旬所發表的「全球競爭力報告」(GCR, Global Co...

由世界經濟論壇(WEF, World Economic Forum)在去年10月下旬所發表的「全球競爭力報告」(GCR,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結集出書了。還記得去年這份報告結果公布時,陳水扁總統一度把「台灣拿到第7名」的表現,當作政府施政成績卓越的結果,但當我們全部讀完這份報告,看完它全部161個統計指標,卻有完全不同的發現。
攤開世界經濟論壇2001年度的「全球競爭力報告」,除所評估經濟體較2000年度的58國增加17國,把75個國家/地區列入調查範圍外,我們發現,台灣的排名進步了。這一點讓最愛把「拚經濟」掛在嘴邊的阿扁總統與許多政府官員相當津津樂道,因為,雖然台灣在該報告中的「當前競爭力」(CCI, Current Competitiveness Index)與2000年相同,位居第21名,但台灣在未來5年的「成長競爭力」(GCI, Growth Competitiveness Index),卻由2000年的第11名,超越了當年領先台灣的荷蘭、愛爾蘭、英國、香港等經濟體,往前挺進到第7名。在這份全球競爭力報告中,誰是現任霸主,誰的後勢看漲?中國大陸、日本與星、韓、台、港等亞洲四小龍,各自有什麼樣的強弱各異的表現?台灣所能獲得的啟示又是什麼?在深入了解這些令我們關心的議題之前,實有必要對這份「全球競爭力報告」做一簡單介紹。

**全球競爭力的權威性報告

**
自1996年與原本共同發表競爭力白皮書的另一權威機構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分道揚鑣以來(因理念不合),有哈佛商學院策略與競爭大師波特(Michael E. Porter)與哈佛國際發展中心主任薩克斯(Jeffrey D. Sachs)等哈佛諸大老跨刀協助調查的「全球競爭力報告」,就成為與IMD的「世界競爭力年鑑」(WCY, 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相互輝映的權威性報告。該報告揭示了各經濟體在兩大指標上的排名:除綜合一國未來5年內經濟成長潛力的「成長競爭力指標」外,尚有從經濟基本面的角度描述當前生產力與經濟表現的「當前競爭力指標」。
其中「成長競爭力指標」又分為三大次指標:「科技水準」、「公共部門」,以及「總體經濟環境」;甫於2000年導入的「當前競爭力指標」也分為兩大次指標:「企業經營與策略的成熟度」,以及「經營環境品質」。每一項次指標底下又各包含細部指標,總計達161項。其中成長競爭力的計算如左圖的粗略架構所示,有兩種不同的計算方式,圖1.1用於計算台灣等21個以科技為發展核心的國家,圖1.2則用於計算中國等51個未以科技為發展核心的國家。要注意的是新加坡、香港與愛爾蘭三者,由於正處於轉型為科技國家的進程中,以兩種方式的平均計算之。至於「當前競爭力指標」的計算,則是以75國的4600位高階主管與少部份官員為訪談對象進行問卷調查,再以經物價水準修正過後的2000年國民生產毛額(GNP)為依變項,採兩變項迴歸的統計方式跑出來的結果,在此不多做說明。
圖2是各經濟體以「成長競爭力排名」為橫軸,「當前競爭力排名」為縱軸所標示出來的分布圖,兩項都排名第一的芬蘭在最右上角的(1,1),往左則成長競爭力排名漸差,往下則當前競爭力排名漸差。由標示為「芬蘭」的點往左6個刻度,再往下20個刻度,就可以找到位於座標(7,21)的台灣,這表示台灣未來5年的「成長競爭力」位居第7,「當前競爭力」位居第21。由圖上分布,我們可以大概了解一些名列前茅的國家、亞洲四小龍與日本、以及東協諸主要國家的競爭力排名狀況。在最左下角的則是「成長競爭力」墊底的辛巴威,以及「當前競爭力」墊底的波利維亞。

**台灣靠科技水準拉高排名

**
「看未來,不看現在」,我們要把探討的重點放在「成長競爭力」的排名上。在「成長競爭力」方面,台灣之所以能由2000年的第11名躍居第7,躋身前10名,主因就在於其優異的「科技水準」指標,僅次於美國、加拿大、芬蘭,位居第4名。
台灣的科技水準如此耀眼,排名僅次於加拿大與美國的「創新」一項,可說功不可沒,特別是專利權數量年年增加,在2000年到達全球第三的輝煌成績(見圖3)。此外台灣的「手機普及率」高(第一),每百人就有80.3人購買手機,還有「政府優先發展ICT產業」(第五)、「政府推廣ICT產業的計畫多寡」(第五)、「校園上網比例」(第十)等等,也都是「科技水準」領先群雄的成因。
然而,除了光耀門楣的「科技水準」外,「公共部門」與「總體經濟環境」兩項主要次指標,就沒有那麼出色了。在75國中排名第24的「公共部門」是台灣成長競爭力中,表現最差的一項。拖累此一指標的,包括影響清廉程度的「政府官員採購涉及貪污」(第24),還有「司法獨立性」(第40)、「黑道」(第37)、「財產權保障」(第27)、「民眾對政治人物的信任程度」(第29),以及「政府官員決策的中立性」(第24)。順帶要提的是,雖然並不屬於成長競爭力的考量範圍,「新舊政府在政策上的延續性」(第66名)竟是令人為之氣結的敬陪末座。
位居第15名,差強人意的「總體經濟環境」,分為第27名的「總體經濟穩定性」以及第22名的「國家信用評等」兩小項。各細項中最嚴重的要算是「政府的赤字問題」(第63),2000年的赤字讓國民生產毛額少掉4.7個百分點。還有「受訪企業主管預期未來經濟走勢樂觀程度」(第59)、「實質匯率」(第33)以及「儲蓄率」(第25)也都是排名較差、值得注意的不利因素。不過,「企業取得信貸的容易性」(第2)與「通貨膨脹程度」(第10)兩項,倒讓企業還可以喘口氣。

**科技不是經濟成長的絕對保證

**
值得一提的是「經濟創造力指標」(Economic Creativity Index)。這個在2000年度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首度列入「成長競爭力」之衡量子項目的指標,獲得《經濟學人》等媒體的推崇。2001年度該指標雖已打散至衡量「科技水準」的一些次要項目中,但報告中仍特闢一角計算今年各經濟體的「經濟創造力」,並與去年比較。
什麼是經濟創造力?就是試圖衡量各經濟體涉入新技術的程度,把純粹創新、技術的轉換與新創事業做一結合。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構想,是因為「即使科技成熟到足以引領全球各國,亦不能做為經濟成長的絕對保證」。為什麼?過去10年來的日本與德國,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日、德兩國雖在技術上的許多層面獨領風騷,經濟成長卻差得可憐。而且,即使取再多的國家當樣本,創新指標往往也無法和經濟的成長畫上等號。要把技術成果化為經濟成果,有兩件事要考慮:第一,要能配合當地需要,改良並移轉技術,新加坡與韓國是其二例。第二,社會規範與法律制度要能支持新創事業的出現。此二因素,就共同構成了「經濟創造力」。2001年台灣的經濟創造力指標從去年的第16名往前推進到今年的第4名,可謂成果豐碩。報告中指出,台灣有頗高的創新水準以及不差的技術移轉,在鼓勵與支持新創事業的出現上也「回復到台灣應有的水準」,因此才能一舉晉升12名,殺入四強之列。
且讓我們回頭看看成長競爭力在榜上排名第39名的中國大陸,在3項主要的次指標中,「總體經濟環境」一舉奪下第6名,分別在75國中位居第2與第5的「儲蓄率」與「通貨膨脹程度」兩項因素,功不可沒。位居第53名的「科技水準」是大陸較差的項目,在本次調查的75個經濟體中,大陸與其他50國同屬「非以科技為核心」的國家,與21個以科技為核心的國家有著天壤之別。其中表現最差者為「ISP的連線品質」(第69)與「網路主機比例」(第68),大陸每一萬人只能共用0.6台的網路主機。
另一方面,如左圖所示,在變動不大的「當前競爭力」的排名上,台灣不盡理想的只佔了第21名,雖然與去年相同,只反映了該報告衡量之時,國內的經濟環境依然不景氣的狀況,但企業在經營與策略上應多向美國、芬蘭、荷蘭、德國等經濟體學習,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環顧東亞,在亞洲四小龍之中,台灣的成長競爭力僅次於第4名的新加坡,不但把由前年的第2、去年的第8掉到今年第13的香港以及第23的韓國拋在腦後,也擊敗泡沫經濟後已低潮達10年之久,與去年一樣落在第21名的日本。在2002年的報告中,台灣能否發揮位居第7的成長競爭力,盡力掃除在「當前競爭力」排行中擋在台灣前面的這20個國家,除繼續發揮民間企業傲視全球的高科技創新能力,繼續投資於創新、衝高專利權數之外,如何讓稍嫌落後的政府公共部門彰顯其決策品質與效率,加強利於產業發展的基礎建設,擺脫核四驟然停建、工時突然減少等「絆腳石」的陰影,為企業創造更有利的總體經營環境,相信會是一大關鍵。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