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趟成功,掉過我3次眼淚!

2001.09.01 by
數位時代
這一趟成功,掉過我3次眼淚!
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媒體事業;或賺到一億元的身價,要怎樣的條件才能辦到?這個小子,沒有顯赫的家世;他家是在華西街殺蛇的,他也沒有高學歷的光環;...

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媒體事業;或賺到一億元的身價,要怎樣的條件才能辦到?這個小子,沒有顯赫的家世;他家是在華西街殺蛇的,他也沒有高學歷的光環;開南商工土木科是他的最高學歷,需要好幾十年時間的努力嗎?不,他創業至今只有5年!今年30歲的亞洲廣播電台總經理郭懿堅,在5年的時間裡赤手空拳地為自己掙到了價值一億元的媒體事業,從弄蛇小子成為電台老闆,他所經營的電台事業,今年還要繼續擴展。
中功率的亞洲電台FM92.7收聽範圍僅限於桃竹苗及部份台北地區;但在大桃園地區它卻佔有2/3的廣播收聽率,並連續3年贏得桃竹苗地區收聽率第一名。隨著移入大桃園區人口的逐步增加,地區性廣告也增加。「看好亞洲,有人曾經出一股20塊要買,我不想賣,」郭懿堅笑著說。他說,亞洲電台今年己經把之前幾千萬的電台架設與開辦費用攤提完畢,現在開始才是展現真正盈利效益的時候。

**10歲大
就懂得做小生意賺錢

**
郭懿堅從小就了解到賺錢的方法和重要性,自小在華西街長大,10歲大的郭懿堅,就開始了他批發糖果回來,在他家的蛇店門口擺起小攤子招攬小朋友抽獎的小生意。到了國一,因為自己對工程方面的興趣很大,趕上那一波裝小耳朵看有線電視的熱潮,他開始替人家安裝衛星天線的「事業」。「我那時候可是自己進口整貨櫃的裝備,挨家挨戶地幫人家裝小耳朵呢!」才只有13歲的他,靠著「專業技能」,不但賺了幾十萬;也因此認識了不少以後可以幫他的人。
當然,「副業」忙碌的郭懿堅在學業上的表現就不像一般學生良好了,他不諱言:「學校功課都是混過去的。」畢了業,當完兵回來,以前的老師找上了20歲的他,作起衛星接收設備買賣的生意,半年裡大概他又賺了二、三十萬,他決定要自己開傳播公司,實踐他長久以來的「媒體夢」。

**抓蛇土孩子實現媒體夢

**
一個從小跟著父親賣蛇抓蛇玩蛇的小子,怎麼會對媒體產生興趣呢?郭懿堅回想起20多年前,電視台攝影記者到華西街他家──「亞洲毒蛇店」拍蛇,讓8歲的土孩子郭懿堅發現媒體傳播事物無遠弗屆的魔力。之後,國中時的他成為無線電火腿族的一員,每天在空中和不知來自何地的同好接觸交談,開展了他更大的夢想空間,雖然父母因為他不好好唸書卻天天在「神遊」,氣得把他的無線電摔壞,可是郭懿堅卻還是深深為媒體著迷。
郭懿堅雖然賺得多,花的也不少,不過這些花費都成為他的「投資」。他用以前零散打工裝小耳朵的積蓄開設了「青溪傳播公司」,開始幫當時的「來電50」和一些綜藝節目作外拍工作。「我對機器設備有狂熱,一賺到錢就去買機器」,這樣的辛苦經營,只換得郭懿堅對媒體更大的領悟。
「你就算拍得再好;拍一輩子下去,這個節目掛的也是『中華電視公司』監製的名稱」。和電視媒體合作的經驗,讓郭懿堅體會到只有自己擁有媒體,才能作更多發揮。他把夢想放在即將開放的新電台頻道的申請上。
郭懿堅的創業夢在新電台第一波申請上就慘遭滑鐵盧。「那時候我聽信別人說只要去搞個地下電台,政府就會就地合法,我就可以拿到一個電台頻道了。」郭懿堅說。懂工程的郭懿堅就真的在萬華老家自己搞了一個「深耕廣播電台」,一面開始播音一面申請台北的電台執照,結果根本沒入選。郭懿堅有點傷感地說:「那時候失敗的我看到第一波申請通過的大眾電台開播,袁志業(南台灣收聽率第一的高雄大眾電台創設人,新任衛視總經理)在報紙上大大的照片,他又帥又年輕(52年次),人家都說他是最年輕有為的電台總經理,反觀作了一個小爛地下電台的自己,我心裡真是百感交集,好難過。」
但是郭懿堅沒有放棄他的電台夢,他決定自己努力在申請的電台營運書上下功夫,同時放棄台北;轉向其他競爭較小的區域申請,他在第四波電台申請時拿到了桃竹苗區域的中功率電台執照,名稱用的就是他家蛇店的名字──「亞洲」。
「我還記得,我拿到電台經營之後,有一次在公開場合和袁志業碰上了,兩個人握手的時候,我還指指自己對他說,喂,你這個最年輕的電台總經理,現在換人作作看囉!」郭懿堅說到這裡,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

**洗雪賣藥電台的恥辱

**
郭懿堅承認自己才25歲就拿到一家電台的經營許可執照;當時整個人的感覺是:「慌了!」「我沒有辦法找名人來主持,沒有辦法弄到大筆資金,我怎麼作電台?」接踵而來的創業問題,讓郭懿堅面臨極大的壓力。
他賣掉傳播公司的一切生財器具:攝影機、轉播車……,籌了第一筆資金開辦亞洲電台。從錄音室的裝潢、買隔音布、釘架子作木工、到錄音室門的選購裝設,統統自己來。不過,雖然盡力節省成本,還是不敵前期的開辦費用和虧損的現實,要讓電台繼續活下去,這讓郭懿堅做出了一生當中最痛苦的決定──把時段包給別人在節目裡賣藥。
「我一輩子掉過三次眼淚,一次是知道拿到電台執照的時候;一次是亞洲電台開播的那一天,兩次是喜極而泣,最後一次就是在我真的是撐不下去;把電台一半的時段包給別人去賣藥,」郭懿堅緩緩地回敘起這段不光彩的過去,「那段時間我都不敢聽我們電台,叫喊賣藥節目的低水準,讓我每次聽到電台節目,都有椎心之痛。」忍辱負重了8個月,郭懿堅估量著自己手上又積了從賣藥節目拿到的一筆錢,決心把電台節目全部收回來自製,把賣藥節目請出亞洲電台頻道,重新出發。
接下來的電台經營過程中當然有許多故事,沒有媒體經營經驗的郭懿堅怎麼把電台搞起來呢?郭懿堅說到自己的領悟:「從小我們在華西街作生意,看著我爸爸手上拿著麥克風,看他怎麼樣把場子弄熱起來,把蛇放出來一放一拉、作勢讓蛇咬人的舌頭、現場殺蛇等各種花招,製造驚險和凝聚注意力,讓我把這種氣勢用在經營電台上,只有妙語如珠的好品質、好節目,才能得到大家的注意,旺盛的活動力是吸引大眾注意的方法。」一年三、四百場的活動,透明的現場SNG open studio電台轉播車穿梭桃園大街小巷,5年裡亞洲電台拿了兩項金鐘獎,郭懿堅的行事風格顯而易見。
說自己是滿極權,也滿衝動的郭懿堅,了解自己的缺點,所以他在公司安排有兩個制衡他的人,一個是他的親弟弟,身為管理部經理的弟弟,雖然只有27歲,卻常「否決」他衝動的投資計畫。「我每次又手癢開始想買設備的時候,他就會不准,」郭懿堅無奈地笑著說。另一個是有26年廣播經驗,待過中廣、美聲等廣播電台的總監梁修崑,「總監是來『監』管我這個『總』經理的。」知道自己廣播經驗不夠的弱點,郭懿堅在做決定前總會和梁修崑討論。
身價上億的郭懿堅下一步是規劃經營桃竹苗地區的一家原住民電台(指定用途),對此他已有一套腹案。亞洲電台今年還要繼續擴展版圖,「我們是從鄉村包圍城市,打好了桃園的基礎後,也要進攻台北,」他說。
雖然郭懿堅己經小有成就,但是他沒有把賺來的錢花在自我享樂或乾脆買大別墅住,他每天仍然從華西街蛇店的老家到桃園上班,而和他創業速度一樣快的是,30歲的他己經有8歲和3歲兩個女兒,家庭和樂的他,是真正的「台灣富爸爸」。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