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C之King——香港

2001.07.01 by
數位時代
B2C之King——香港
這個月,身為台灣的媒體工作者之一,真覺得顏面無光。 許多人和我一樣驚覺:台灣最會辦雜誌的人,學歷居然只有小學五年級,而且他還來自香港,在台...

這個月,身為台灣的媒體工作者之一,真覺得顏面無光。
許多人和我一樣驚覺:台灣最會辦雜誌的人,學歷居然只有小學五年級,而且他還來自香港,在台灣住不到一年。
在今天一切都「滯銷」的台灣,《壹周刊》在一天內賣光27.5萬本,真令人悲欣交集。欣者,這數字起碼透露台灣人還是有消費動機;悲者,我們彷彿聽到一聲訕笑:辦雜誌獲得讀者,除了靠才氣,還必須有把它當工業來經營的才智與魄力。
但我們今天不談黎智英,我們來談他成功的發跡地——香港。
6月,因公走訪中國,同期落地3個機場——上海、香港、台北。每個人和我都有相同的經驗——排隊出關,拿行李。在上海虹橋,行李輸送帶前,十幾台手推車,每輛後都有一個眼珠咕嚕轉的小弟,每幫你推一次(不找他,很難找到車),收10塊;在香港赤 角,同樣的位置,手推車一排整齊列對等著你,沒有小弟,工作人員只有兩個,你遠看著小跑步的他們,在每班飛機落地後,就排好一列;在台北中正機場,沒有任何一輛推車等著你,你得到行李區的邊界,自己選一輛「四輪都正常」的手推車。
三個機場,透露三地政府行事思維一二。上海,機場內每一個位子,都是一個賺錢的機會;香港,一切都打點好,愈多人快速流動,香港就可在金融、貿易、購物中心獲利,機場是幫整個香港企業賺錢的幫手;中正機場,你能平安落地就該知足了,其他,不干機場的事兒!
上海,就像15年前的台北,人人找關係賺錢;台北,就像15年前的上海,生死由命,沒人理你;香港,仍像是15年前的香港,效率、實際,再加上3分世故。
做一個文化人,你很難喜歡上香港,它最有口碑的洪葉書店,店面僅及台北誠品的漫畫區,做一個民主信徒,你可能天天都想上街頭。
但香港是一個90%住民都滿意的城市,國民所得25000美元,過去20年平均經濟成長率7%,而且,它歷練的風雨一點都不比台灣少,五月難民潮、中國文革、中英協議外資逃離、亞洲金融風暴……,在這樣的動盪中,一樣可誕生一年賺1000億台幣的匯豐銀行,一位可吃下全台灣所有上市營建股的地產商李嘉誠,還包括那位一天打敗所有台灣雜誌的肥佬黎。
要探究中文世界數位時代的贏家,許多人看好台灣,但我相信,香港雖未必第一,但永遠會身居領先群。關鍵,在於它「全球化」的能力、投資和體質。
哈佛商學院教授恩來特(Michael Enright)指出:「香港的故事,就是這樣的故事:對危機從不鬆懈,在無奈中盡力而為。」很早之前,香港人就了解,這個彈丸之地,必須在世界與中國的貿易中,取得生存資源,它必須像7-ELEVEN一樣,讓所有轉口的商品勞務,快速在有限的貨架上週轉。要讓香港活下來,政府的體格要強,但體型卻要小,擬定透明的法律與公用事業投資規則,然後讓企業公平競爭。每一次的政治動盪,都使香港人更堅信:融入全球化社會,拋開政治,是香港人現實生活最大利益,當全球都需要香港,香港便不會消失。
敏銳判斷世界客戶需求,讓自己成為「世界的7-ELEVEN」,這就是香港的附加價值。它不必用特權讓小工賺那10塊錢蠅頭小利,正如香港經濟學家張五常所言:香港已在來往的交易中,收取龐大的佃租(rent)。同時,香港人在一次次的世界經濟轉折中,累積亞洲首屈一指「了解需求,創造服務」的能力(特別是黎智英發跡的「成衣業」),你不必訝異:它運用類似台灣電子業的工業化系統,來經營服務業,同時把這種商業模式出口,把它做成世界第一(例如和記黃埔的碼頭、倉儲與物流),甚至——擊倒台灣!
說說香港,也說說對自己、對目光如豆政客的不滿。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