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信挾DoCoMo收復失土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和信挾DoCoMo收復失土
西元2000年,台灣最得意的行動電話業者,恐怕非和信電訊莫屬。以i-mode手機上網聞名全球的日本大哥大業者NTT DoCoMo入股和信電訊...

西元2000年,台灣最得意的行動電話業者,恐怕非和信電訊莫屬。以i-mode手機上網聞名全球的日本大哥大業者NTT DoCoMo入股和信電訊一事,讓和信電訊董事長辜成允成為媒體聚光燈的焦點,他樂得笑開懷說:「有日本NTT DoCoMo在,和信電訊爭取第三代行動通訊(3G)執照絕對有信心。」
不到一個月,辜成允二度笑開懷。和信電訊和亞洲環球電訊(Asia Global Crossing)完成簽約,雙方將共建台灣連外的國際海底光纜,「和信電訊將是國內最快同時擁有有線寬頻與無線寬頻的業者,」辜成允頗為得意地說。

**先天不良後天失調

**
過去3年,業界對和信電訊的形容莫過於「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八字。雖然號稱是國內最早開台,卻在只有單區執照與基地台佈建不夠廣,加上辜成允「斯文」的經營風格之下,使得和信在大哥大戰場上節節敗退。後來即使耗資新台幣87.5億元取得擁有中、南區執照的東榮電信,由二軍升格為一軍,但仍只能和遠傳電信爭奪第三名。「和信現在的通訊品質已經不差,但早期不良的通訊品質確實是一大致命傷,」震旦通訊總經理侯明順指出。
這一年來和信電訊動作頻頻,不難理解辜成允亟欲鹹魚翻生的強烈企圖。先是投資超過160億元向諾基亞(Nokia)採購新的高速傳輸系統設備GPRS(整合封包無線電服務),同時還汰換掉原來的GSM系統。一位業界人士就開玩笑說:「每次我們去架設基地台,就看到和信的工程人員拆了再架。」業界認為,一件事做一次就夠了,但是辜成允卻做了兩次。
不過辜成允認為這代價花得值得。在辜成允的如意算盤裡,既然已經失去行動通訊語音市場,那麼本世紀初最重要的行動通訊數據傳輸,也就是結合大哥大和網路的行動上網,絕對要扳回來。辜成允不僅要做台灣最早開通GPRS的業者,還要做第三代行動通訊無線上網的贏家。
2000年9月,和信電訊搶先啟用GPRS服務,到了12月又和NTT DoCoMo展開合作,NTT DoCoMo以每股55元入股和信電訊20%股權。更早之前的5月,和信更已投入近20億元轉投資成立和宇寬頻,自行經營有線寬頻業務。辜成允說:「論條件,我們同時擁有有線寬頻與無線寬頻,是最有條件在無線上網時代成為贏家的業者。」

**隨身寬頻的新出路

**
台灣五大家族幾度更迭,和信所屬的辜家是唯一始終列名其中的家族。為了延續家族榮景,1991年,辜成允以37歲的年紀接下辜家核心事業台泥的總經理職務,整頓一家比自己年紀還大的公司。7年後,當台泥重新動起來之際,為了再度延續家族地位,辜成允一手主導和信電訊,帶領和信集團跨入新興的通訊事業。而今,和信電訊猶如當年的台泥,正企圖尋找另一條生路。
這一條生路就是辜成允口中的「隨身寬頻」,現階段是GPRS,未來則是3G。但他要怎麼做呢?「整合有線與無線,」辜成允說:「要成為華人隨身寬頻的領導者,就必須讓使用者在最短時間內找到所要的資料,只有無線寬頻結合有線寬頻,才辦得到,而這也是我們跟其他業者最大的差別。」
「問題是GPRS和3G的技術仍有問題,發展沒那麼快吧?」台灣大哥大總經理范瑞穎認為,無線上網的遠景並非如業者所描繪的那般美好。
不過,辜成允仍樂觀指出,結合有線寬頻與無線寬頻就能提供最好的內容與服務。和信電訊的有線寬頻來自轉投資的凱基網迅與和宇寬頻,前者提供環島光纖骨幹網路,後者則是提供企業主機代管與流量管理的網際網路資料中心(Internet Data Center, IDC);而主力戰將──無線寬頻,則得藉助NTT DoCoMo提供的i-mode平台。
在日本,i-mode結合將近2萬個網站的內容,讓用戶直接從i-mode手機的螢幕選單中連結到這些網站。從用戶收取的訂閱費用中,i-mode只抽取一成佣金,其餘九成都屬於內容業者。對內容業者來說,i-mode解決了收費問題,只要有人使用這些內容,就一定收得到錢。i-mode就是所謂無線上網的入口網站(mobile portal),所有行動電話業者都想扮演這個角色。
「不過我們能做的比一般無線上網入口網站還多,」辜成允信心十足地說;他強調,i-mode之所以成功,其中一項關鍵因素,就是集結到最多、最好的內容業者,而和信打算以提供內容業者環島光纖、國際海纜的頻寬以及網路資料中心服務,來集結最好的內容業者,辜成允說:「我們不只要給內容業者高速公路,我們還要蓋碼頭、機場甚至物流中心,幫他們管理流量。」
中華電信長途電話及行動通訊處處長石木標認為,無線寬頻結合有線寬頻絕對是無線上網的趨勢,未來所有業者一定都是這樣做,然而頻寬的取得對業者來說也並非難事。

**內容才是主戰場

**
中華電信副總經理俞進一則表示,無線上網必須倚賴三個條件:連線費率、速度和內容,但主戰場將在內容,其次在速度。「將來大家的費率都會差不多,接下來就看誰家的網路不會塞車,最大的挑戰就是誰家的內容最吸引人,」俞進一說。
但是俞進一也存疑,和信引進i-mode平台,但是能引進i-mode的內容嗎?辜成允不諱言,內容是非常文化導向的,「就算放了一堆日本的內容也沒用,但是以哈日風看來,你覺得有人能抗拒日本通俗文化的影響力嗎?」他說:「日本的東西就是可愛、好玩,沒有人可以和它相提並論。」
辜成允從一開始就堅信,日本模式一定是對的,所以當初和信推出無線上網M-Mode時,就曾經參考日本經驗,這次更盡最大的努力,力求和NTT DoCoMo談成婚事。
「和信取得NTT DoCoMo入股,的確佔到一個有利位置,」石木標承認,但他也說:「遊戲才剛開始而已。」工研院電通所產業分析師葉恆芬認為,無線上網時代,內容一定是勝負關鍵,誰能夠創造最吸引人的內容,誰就是贏家。但內容終究跟環境有絕對關係,「i-mode在日本成功,在台灣不見得會成功,」葉恆芬說:「一切還有待時間考驗。」
和信電訊一路走來,身負重任的辜成允坦承犯過的錯誤:「經營上沒有節奏感,該砍、該換、該調整的時候,我都覺得該給人家再一次機會。」在行動通訊語音市場,輸掉的部分已經挽不回,「但無線上網絕對不能輸人,這件事我們一定要搶在別人前面,」辜成允說。
當初台泥亟待改革之際,方法不外激進與溫和,辜成允選擇了溫和一途,代價則是7年的溝通時間。但是在講究速度的行動通訊產業,不容辜成允有另一個7年,如今和信電訊亟欲藉由NTT DoCoMo快速切入無線上網的領先位置,DoCoMo能不能讓和信鹹魚翻生,考驗辜成允的魄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