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古國點燃科技火光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極地古國點燃科技火光
瑞典,遙遠的北歐古國,一個從台灣必須飛越東南亞、中東、歐陸,歷經20個小時才到得了的國家,多數人對它的印象僅止於極北與寒冷。 這個面積是台...

瑞典,遙遠的北歐古國,一個從台灣必須飛越東南亞、中東、歐陸,歷經20個小時才到得了的國家,多數人對它的印象僅止於極北與寒冷。
這個面積是台灣12倍的寒冷國度,資源貧乏,除了雪山冰河,大半面積覆蓋著森林。人口只有台灣四成,但平均每人國民生產毛額(GDP)高達25,000美元,而且還創造了舉世聞名的經濟奇蹟,富豪(Volvo)汽車號稱全世界最堅固的汽車,易利信(Ericsson)則是叱吒全球的行動通訊大廠。
來到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多數人想到的是中研院長李遠哲在此獲頒諾貝爾獎。但如今,它不只是瑞典的文化古都,還是全球無線通訊公司密度最高的城市。走在斯德哥爾摩街上,老式平房和現代化辦公大樓交織出衝突與對立。根據瑞典政府統計,2000年上半年已有超過1,000家科技公司在此設立分公司,較1999年成長1倍,而瑞典失業率由10%下降到6.6%,這些外商公司所創造的就業機會貢獻匪淺。

**無線通訊之谷

**
從奧蘭達機場(Arlanda)駛往斯德哥爾摩市區的30分鐘車程,沿途不是美麗景致,便是正在施工的工地。大貨車往來穿梭於斯德哥爾摩近郊的席斯塔(Kista)科學園區,甲骨文(Oracle)、英特爾(Intel)等國際知名大廠的招牌豎立其間,整座城市猶若科技新生地。
1975年,席斯塔不過是一片綿延農地,但是易利信的進駐,將席斯塔從農地變成全球無線通訊技術的搖籃。根據《連線》(Wired)2000年7月評選,席斯塔科學園區已成為美國矽谷之後,全球第二大科技重鎮,頂著「無線通訊之谷」(Wireless Valley)的美名,與地球另一端的美國矽谷相呼應。
席斯塔目前有超過650家公司進駐,工作人數超過27,000名,但這些員工有將近一半是為易利信工作,易利信在此地更擁有超過70棟辦公大樓,是這裡最大的公司,而易利信的技術研發心臟正位於此地。
易利信微電子部門公關經理寇摩(Bengt Callmer)指出,園區並沒有提供特別的租稅優惠給廠商,但仍然吸引了英特爾、微軟、諾基亞(Nokia)等產業巨擘向此地靠攏,因為這裡有優良的無線通訊研發環境與人才。
2000年中,美國手機大廠摩托羅拉(Motorola)也在此設立無線通訊實驗室,預備和無線通訊市場上的對手易利信、諾基亞就近較量,爭奪無線通訊龍頭寶座。該實驗室總經理亞斯塔森(Ulf Gustafsson)直指,摩托羅拉想在這場競賽中爭一席之地,怎可在此缺席。
易利信東亞區域經理里歐納(Jan Leonard)說,為了容納更多廠商,號稱全瑞典最高的席斯塔科學大樓(Kista Science Tower)即將在2001年底落成,屆時還可以再增加2500間辦公室,「以後會越來越熱鬧,」里歐納說。

**產、學、研鐵三角

**
在瑞典數十個科學園區中,光是席斯塔就提供全瑞典20%的無線通訊研發實力。全瑞典最高學府「皇家理工學院」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和「斯德哥爾摩大學」(Stockholm University)都在此地設立分校,1999年7月兩校並攜手成立一所「資訊科技大學」 (IT University),招募更多學生。
目前整個園區已有500名教授、3100名學生和600名研發人員,其中還有175名博士。許多博士候選人甚至任職於企業,而產業界人士也會到學校授課。建教合作在此非常普遍,每一家公司都提供學生暑假實習的機會,大部分學生畢業後就直接進入當初實習的公司工作。產、學、研究單位在此構成綿密的鐵三角關係。
不認識瑞典的人,對於瑞典都有一個共同的疑問:為什麼瑞典的無線通訊如此發達?
許多人以為,瑞典山多平地少,一般電話線不易鋪設,所以才發展無線通訊。易利信總部行銷總監雷門(Rutger Reman)猛搖頭地澄清說:「事實並非如此。」他強調,雖然瑞典的行動電話普及率高達七成,名列世界前茅,但是個人電腦上網的比率也超過六成,睥睨全球。
他舉例說明,在瑞典沒有電腦或行動電話,幾乎很難從事金融交易(如轉帳)或取得金融資訊,就連瑞典政府最新公布的退休金辦法,都只有在網路上才看得到。
自然環境並非毫無影響。台灣易利信董事長楊席凱指出,刺激瑞典人發展無線通訊的原因之一,是地廣人稀。瑞典擁有台灣12倍大的土地,人口卻只有台灣四成,「城市之間距離遙遠,瑞典人大半時間都花在開車上,所以需要行動電話傳遞訊息。」

**完善的教育制度

**
原因之二則是對教育的重視。易利信媒體暨公關經理奧賓森(Eva Albinsson)說:「因為人少,我們必須採取精兵制。」她所說的精兵制,指的就是高素質的人力資源。
精兵來自完善的教育制度。兩個世紀前,瑞典就領先全球實行6年義務教育,現今已延長為9年,不只學理論,還要學技術。為了拓展國際競爭力,瑞典人從小學3年級就開始學習現今網路世界的重要語言──英語。走在瑞典,不管是旅館、餐廳,甚至洗衣店老闆、計程車司機都能用英語和人交談。
瑞典政府亦投入大量教育成本。移居瑞典10年、早年服務台灣外交部的林建國夫婦,當初帶著6歲兒子到瑞典時,「瑞典政府還免費請一位家庭教師教小孩母語(國語)、瑞典語和英語,」林太太深感訝異地說,一位年滿16歲、完成9年義務教育的青年,如果繼續深造,還可以獲得學習津貼。
不過,羊毛出在羊身上,完善的教育福利制度,倚賴的是高額所得稅收。福利高,但個人所得稅率更高,起碼佔收入55%,更高者甚至到75%。稅賦之重,當地人莫不抱怨。「尤其許多到此工作的外國人都大感吃不消,」從中國大陸移民到此的季梅說。
「高額賦稅大大降低了外國人才到瑞典工作的動力,」奧賓森說。近幾年,瑞典通訊產業蓬勃發展,但人口已長期呈現負成長,本土人才面臨嚴重不足的窘境,必須靠外來人才,才能解決人才荒。然而高福利背後的高所得稅率卻將外國高階人力擋在門外,是瑞典面臨的一大危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