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郵差成了宅配急先鋒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當郵差成了宅配急先鋒
西元1896年,時值李鴻章和伊藤博文簽訂中日馬關條約的隔年,郵務局在這麼一個風雨飄搖的年代,悄然成立。 誕生於戰火中的郵局,即使曾經為台灣...

西元1896年,時值李鴻章和伊藤博文簽訂中日馬關條約的隔年,郵務局在這麼一個風雨飄搖的年代,悄然成立。
誕生於戰火中的郵局,即使曾經為台灣締造「郵務效率世界第一」的封號,但經過一個世紀的洗禮,終於也將面對二次重生的改造命運。
曾經從台北到高雄的限時信件,早上寄、下午就收得到,但曾幾何時,郵政效率一落千丈不說,數位時代的來臨,更讓民眾改用網路傳遞訊息,根據郵局內部的統計,百年老店原本拿手的訊息傳遞工作,到了現在,卻是郵件幾乎都是廣告信函和帳單的尷尬局面,後起的網路媒介,正無遠弗屆地顛覆了郵局的百年大業,真是讓人情何以堪?「我們盡量教育員工,告訴他們轉型的必要性,」郵政總局局長鄭文政說。但是,面對一個已經運行百年,員工數超過2萬人的龐然大物,該從何處下手進行改造工作?

**轉做流通業

**
首先當然是表現較為人詬病的郵務業。在六年國建計畫中,「郵局電子化」名列其中,當時,政府花費24億台幣,添購多台大型分檢機,並宣導五碼區域分簡碼,希望藉著機器的輔助,達到人力成本節省的改革目標。
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當時的計畫顯然失敗。目前負責規劃郵局電子化業務的資訊應用室主任許基男坦言,「自動化」效果有限,機器畢竟是機器,判讀手寫字體還是有誤差,因此距離代替人力的夢想還是有段距離。
在第一戰中敗退下來,亟思轉型的鄭文政,卻不斷思考著下一步棋該如何走?身兼保險、郵務、儲金三項業務於一身,有著與全台灣人口數目一樣多的儲金戶,以及足以和政府預算媲美的儲金數目,郵局的利基點在哪裡?如何才能發揮他的最大功效?
剝皮辣椒販售的流程,暗暗指出了郵局的新機會。喜歡吃剝皮辣椒的人,從不需要到本店購買,因為只要按照包裝上印好的郵匯帳號,將錢匯過去,不論你在東部的山上,還是西部的海邊,只要郵差找得到的地方,剝皮辣椒一定可以送到你手裡;如果今天套用在電子商務上,也只是把消費者訂購的過程改用電腦取代,物品到消費者手中的最後一哩(last mile),仍然是郵局達成。
這個發現讓鄭文政欣喜不已,因為郵局目前全省有1300個支局,數目剛好是統一超商的一半!「而郵差現在就做類似的工作,」他說,只要將金流部分解決,新型態的郵局,「把訊息傳遞讓電信業去做,我們轉做流通業!」鄭文政替未來的郵局角色下註解。

**數位傳遞服務

**
不過,為了往新角色邁進,郵局目前當務之急,還是先解決原本耗時費力的郵務工作。預計將在2001年3月底開辦的第二期郵務數位化,就是將信件全數轉為電子檔,依照地區傳遞到各地支局,再利用當地支局架設的機器直接列印、封裝,省去從總局到支局間層層分檢的人力成本。此外,由於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體傳送具有商業機密性的電子郵件,郵局未來在這部分也將以專利的加密技術,以自身的公信力,經營數位憑證加值服務。
鄭文政認為,郵遞數位化服務一旦推展,將會解放大量人力,屆時,遞送郵件可能只是郵差每天工作的一小部分,其他都將支援宅配服務。雖然目前線上虛擬商城還在由微水軟體公司規劃、招商,金流部分則與全球線上公司洽談小額預付卡與貨到刷卡機制,但以郵局目前的條件看來,要發展流通業,實在充滿機會。
不過,從1998年就開始的一連串改革,對郵局是轉型,也是衝擊。許基男感嘆,老一輩的員工聽完簡報後,不能接受的人大有人在,甚至還喊著「等有市場再來開發!」讓負責規劃的他倍感壓力。「郵務數位化第一期試辦了兩年多,其實也是我們對於內部員工的教育,」至於牽涉到各分局利益的部分,「我們也只能盡量協調,」他說。
但是,時間不等人,科技發達的美國早已在郵政業務數位化上著墨,大陸也正加緊腳步,趕著4月份前全國試辦數位郵遞服務,台灣郵政如果再不積極,隨著WTO開放,到時別說流通業,甚至連訊息傳遞的老本行都不保,就算有再好機會,也是枉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