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成為前進中國的跳板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讓台灣成為前進中國的跳板
面對產業外移,台灣新的自我定位才是思考根源! 產業外移是台灣現階段最受關注的經濟議題,兩岸三通與戒急用忍之間的政策辯論也隨著白熱化。政策的...

面對產業外移,台灣新的自我定位才是思考根源!
產業外移是台灣現階段最受關注的經濟議題,兩岸三通與戒急用忍之間的政策辯論也隨著白熱化。政策的走向自然直接影響產業經濟面,但是台灣在面對產業外移的衝擊下,如何重新自我定位在世界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恐怕才應是一切思考的根源。
經濟的運作如流水一般,會自然地流動而達到一種平衡狀態,人為的力量很難阻擋。在經濟的運作中,只能順勢而為,從中找到有利的立足點而產生相對的優勢;卻不能逆流而行,意圖抵抗趨勢。如果中國大陸提供某些產業比台灣更好的發展環境,那麼,台灣的廠商不去投資,其他國家的資金也會進去,台商投資導致彼岸壯大而回頭影響台灣的憂慮,並不會因為台商無法循正規管道到大陸投資而消失。
舉個例子來說,台北是台灣的政經中心,就商業、金融的發展而言,高雄顯然吃虧很多。如果高雄選擇在商業領域欲與台北爭鋒,勢必討不到便宜;然而,高雄卻運用本身在另一方面的優勢,擁有港口與廣大的腹地,因而在工業、進出口貿易方面,找到自己的舞台而發展得很好。

**生產外移的趨勢

**
因此,看待台灣產業外移的議題時,實不應只局部地執著於如何限制產業出走、避免資金外流等問題,而是應該清楚地瞭解到,過去帶動台灣經濟成長的產業,如今已經有一部份面臨生產重心外移的大趨勢了,而外移的目的地是大陸、東南亞,或是其他地區,從整個世界舞台來看,其實差別並不大。由此進一步去思考,台灣該如何轉換自己的角色,找出新的發展利基,產生新的競爭優勢。
那麼,台灣該如何重新定位呢?新政府提出的「綠色矽島」或許是個不錯的構想。台灣能成為全球資訊硬體生產重鎮,最初是因為較低廉的生產成本,但是在產業發展過程中,卻逐步累積了相當深厚的經營管理知識與技術能力,這正是台灣新的優勢所在。如果能夠補強過去因過度追求經濟發展,而忽略了的環保、人文層面,那麼,台灣足以成為高科技產業的研發中心,也是跨國企業的最佳總部設置地點。
產業出走是否連帶造成勞工失業問題?沒錯,但新的自我定位下,也會產生新的工作需求來,只是政府必須善加規劃。舉例來說,台灣隨著經濟發展、社會轉型,相對地產生許多幫傭、看護、褓母等人力需求,這些職業在許多先進國家是極被重視的專業領域,甚至還有專門的職業訓練與證照制度,而台灣在這方面的人力卻相當缺乏。又好比說,台灣應該將經濟發展下被忽略了的環境保護彌補過來,那麼,植樹造林、河川整治不也需要許多人力?「綠色矽島」是好構想,但要有實際的作法去落實。

**管理人才是台灣優勢

**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過去十多年來,外商到大陸投資有一個相當有趣的轉變,起初都是直接由美國總部派幹部進駐,發現語言文化不通之後,改從兼通中、英文的香港找主管,未料香港人大多只會講廣東話,卻不擅「普通話」。如今,外商在大陸的主要幹部,大部分都來自台灣。這個現象告訴我們,台灣發展高科技產業累積下來的經營管理知識,以及企業運作文化,在中國大陸將擁有相當大的優勢。
就此而言,想要經營中國大陸市場的外商,選擇到台灣投資,再由台灣企業到大陸經營會是一條穩健的途徑。台灣也有機會成為外商經營大陸市場的最佳窗口,這是台灣另一項優勢,同時也不必擔心台灣的資金流至大陸,因為,國外的資金也會流入台灣。然而,眼前這項優勢如不掌握,再過五至十年,將會消失殆盡,因為屆時大陸當地的經營管理人才將會被培養起來,因此,台灣必須要儘速建立足夠的條件讓外商放心。
高科技產業、知識型產業看的不會只是台灣或大陸,而是看全世界,產業外移不應該被視為洪水猛獸,而應該視為既有的產業體質必須轉型提升,趨勢無法阻擋,台灣唯有以更開闊的心胸,更國際化的視野,重新尋找自我的定位,才能在新的經濟型態下依舊擁有優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