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才是股市的護身符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所謂的「非理性繁榮」(irrational exuberance),是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葛林史班(Alan Greenspan)1996...

所謂的「非理性繁榮」(irrational exuberance),是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葛林史班(Alan Greenspan)1996年底在華府希爾頓飯店的一場演講中,談到當時美國金融資產價格泡沫時所引用的一句名言。
非理性繁榮,同時也可反映股市投資人內心理智的呼喊。在股市狂飆,有泡沫化疑慮時,投資人明明知道一旦股市泡沫破滅,所有財富都將轉眼成空,卻又認為自己不會是最後一隻老鼠,總能在大跌之前,賣給更倒楣者,甚至股價一旦回漲,就馬上把上次的前車之鑑拋到九霄雲外了,這個現象,全球各地股市投資人皆然。

**六親不認的經濟人

**
經濟學家眼中的「經濟人」(homoeconomica)是六親不認,完全理性的。在分析經濟現象時,經濟學家們先入為主的假設便是,人們所有的經濟決策都是從理性出發,一切行為皆以自己的最大利益為準則,因此「經濟人」不會犯下「凡人」感情用事的錯誤,花的每一分錢、用的每一分力氣,都是經過仔細盤算的。
事實上正如眾所皆知的,市場預期心理的影響,往往才是股市漲跌的主因。學理上的基本面分析,經常無法真正解釋股市。看看台灣新政府上任這半年,股市從萬點腰折成「5000點保衛戰」,股價少了一半,但經濟基本面並未衰退一半,事實上,經濟成長率仍然維持以往,國民生產毛額也在上升,儘管因為銀行呆帳過高,對未來經濟造成隱憂,但真正的原因還是政治的不穩定因素,造成了投資人長期看空的預期心理。

**預期心理影響股價

**
而股票市場的回饋理論,是造成股市持續上漲的主因。根據回饋機制,股價因某個因素開始變化時,會吸引投資人的目光及反應,造成股價進一步變化,緊接著造成第三波、第四波的反應。原本造成第一波上漲的因素,影響力並沒有那麼大,但結果卻是如滾雪球般的不斷擴大,最常見的回饋理論是基於「調節預期心理」(adaptive expectation),先前影響股價的因素刺激了投資人預期股價將會持續上漲,進而信心增強,造成股價持續穩定上漲,而非突然暴漲。
當經濟學的基本教義碰上了「非理性」的投資人,這群西裝筆挺的經濟學者,即使分析再完整,往往也無法充分解釋股市的上下波動。
股市是經濟發展的櫥窗,並沒有任何單一的因素可以左右股價。本書作者試著從經濟學、心理學、社會學及過往統計資料和歷史分析的角度,來探討在1990年代美國投資泡沫出現的一些理由。
首先發現的是人口結構改變,造成了股市攀升的動力。美國的嬰兒潮在1946年到1966年創造了非常高的出生率,所以到了2000年時,35歲到55歲之間的人口,佔了總人口當中多數的比例,因此,美國股市今日的繁榮,也可以解讀為這一代嬰兒潮競相買進股票做為退休準備之用,並因此造成股價的上揚,累積他們的獲利。但一旦原本從事生產、創造價值的嬰兒潮世代,陸續進入退休之齡,股市的榮景將會如何?
單從嬰兒潮事件解釋股價尚顯粗糙,另一個因素則是資本主義盛行所造成的拜金風潮。根據羅普爾‧史達屈(Roper-Staech)調查發現,在1975年及1994年提到:「當你想到美好人生,表上所列的哪些事項,是目前為止你個人所關切的?」在1975年時,38%的人會回答「一大筆錢」,到了1994年時,有63%的人選擇了上述答案。

**鼓勵投資的新價值觀

**
雖然人生價值觀轉變和股市水準間並沒有明確的邏輯關係,無論人們是否屬於拜金主義,我們都可以合理地期望人們會為未來而存錢,並為個人的積蓄尋求最佳理財途徑,投資股票的確是公認快速聚集財富最好的方法。投資股票可以快速致富的想法,對於拜金主義者自然有一定的吸引力,不論是美國或台灣,近年來儲蓄率不斷降低,也可因此獲得佐證,人們比以往更積極的尋找理財的管道。
人生價值觀的轉變,和媒體的推波助瀾脫不了關係。根據哈佛大學修倫史坦中心(Shorenstein Center)資深研究員帕克(Richard Parker)的研究,報紙在過去的20年中,財經新聞的報導方向,已經從之前的企業焦點轉為加強「如何理財」,逐步加入一些有利個人投資的小道消息。
財經新聞的報導增加,如同廣告刺激消費般,增加了社會大眾對股票的需求。由於民眾對各家股票的熟悉,自然增加了購買的選擇,並進一步誘使民眾進場。
分析師是這波理財熱潮中的媒體焦點。根據列克思投資研究(Zacks Investment Research)的數據指出,分析師針對6000家上市公司所做的投資建議中,1999年下半年只有近1%的股票被建議「賣出」(69.5%是「買進」,29.9%是「持有」)。和10年前的情況成了強烈對比,10年前建議「賣出」的比例是9.1%,足足比現在多了9倍。
分析師們的立場轉變,並非股票真的是值得「只買不賣」,而是整體投資文化的改變。當分析師建議投資人賣出某家公司股票,可能會造成該公司的報復,這些公司可能不再願意接受該分析師訪談,或是不再提供資訊,甚至在分析師要做每股盈餘預測前,故意不讓他和執行長討論。另外,越來越多的分析師被證券公司雇用,而這些證券公司並不希望分析師做出不利企業賺錢的建議。
當分析師成了上市公司的推銷員,言之鑿鑿的投資建議就值得投資人特別小心了。知名股市評論家葛蘭特(James Grant)就指出:「誠實絕不是華爾街獲利的中心思想,但是經紀商慣於保持外表的虛飾。」證券研究,早已變本加厲地成了一種推銷。
股市如今已變成了台灣的全民運動,當「跌深反彈」已成了投資人的基本信仰,政府角色自然就淪落為「護盤工具」。身處在股市劇烈波動之際,投資人的「理性成份」,才是笑傲股市的最佳保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