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紐約時報想變成CNN——兼論《明日報》的實驗

2000.09.01 by
數位時代
當紐約時報想變成CNN——兼論《明日報》的實驗
當今年2月15日第1份網路原生報紙《明日報》(www.ttimes.com.tw)正式上線時,似乎關於它的爭議就不曾斷過。還記得當時幾位記者...

當今年2月15日第1份網路原生報紙《明日報》(www.ttimes.com.tw)正式上線時,似乎關於它的爭議就不曾斷過。還記得當時幾位記者反覆問我,相對於《中國時報》與《聯合報》兩大傳統報紙,《明日報》究竟有什麼優勢?
我說我想不出《明日報》有什麼勝於兩大報的優勢,如果一個新來的媒體就能比原有優秀而有基礎的媒體擁有優勢,我們豈不是小看了這些曾經在社會上累積過的力量?但如果《明日報》沒有優勢,那我們又為什麼勇於創辦一個人人皆曰不可的「網路媒體」?
關鍵也許就在「網路媒體」這4個字上面。網際網路允諾了一個媒體的新可能,這個媒體絕非原有媒體的複製或轉載。這好像說,如果《紐約時報》成功建造了一個紙張的新聞媒體,它想延伸新聞的專業與優勢,再接再厲創辦一個CNN式的電視新聞媒體,它能讓新聞主播們坐在螢光幕前「讀報紙」嗎?
我們都知道不能,因為「媒體」變了(紙張變螢幕),閱讀者變成注視者,不管《紐約時報》的新聞再好,它都必須根據這個新媒體的特性(也就是用畫面來敘述新聞)重新來工作,它的新聞是不能直接搬到電視上去的,而必須再創造(有用的資源是它對新聞的瞭解)。 為什麼網路會不一樣?
它一樣是個新媒體,所有的內容都必須重來,而不是把原有的報紙內容搬上去,或把原有的電視內容搬上去;原創的內容才能摸索新媒體的特性,創造真正屬於這個新媒體的表現形式(也就是內容的外貌) 。
我想像的《明日報》或一切的網路媒體都應該追求這條路,而不是想著和原有的其他媒體競爭;一種新的媒體可能處理新聞的專長會不同(像以前電視長於感染,報紙長於分析),閱聽行為會不同,分送內容的方式會不同(網路新聞一定是web-based嗎,還是更有可能是push形式?);這些答案都應該在現場的摸索裡,你能擁有的唯一「優勢」就是,你是那個心無旁騖的摸索者。
另一個大問題,收入要從那裡來?它不像傳統媒體已經有了成熟的市場與收入模式,該不該《華爾街日報》一樣像讀者收錢?或者是像日本DoCoMo所發展出來按照封包計價的收費內容?還是應該僅僅收取廣告(像電視台或其他電波媒體剛開始的時候一樣)?
廣告預算當然目前還是杯水車薪,台灣今年的網路廣告總金額可能只有10億(佔全部廣告預算的百分之一),但面對需求的是成千上萬的網路媒體,看來這五餅二魚是不夠分的。
收入模式的成熟可能還要一點的時間,這個情況見諸全世界網路媒體都還在生存線上掙扎,我們對新媒體如何產生並不是完全明白,尋找模式因此有著巨大的意義。
既然承認自己是摸索,跌跌撞撞乃至於朝令夕改也是可以了解的事;成就新模式的人一定是偉大的學習者,他嘗試、了解、進而完成。
如果想像網路世界的未來規模,這一切摸索(以及隨之而來的代價)卻又顯得值得;如果未來網路與紙張、電波並列為我們取得訊息的重要媒體,它當然會得到與傳統媒體相當的權力與利益,那個規模我們在報紙、電視興起的歷史已經看過,這一次為什麼要不相信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