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少了點數位靈魂……

2000.08.01 by
數位時代
我們,少了點數位靈魂……
上網人口普及到640萬,行動電話滲透率超過60%,肉眼看去,滿街數位工具暴增,但是用心量一下台灣體溫--這個社會少的是:數位靈魂。 什麼是...

上網人口普及到640萬,行動電話滲透率超過60%,肉眼看去,滿街數位工具暴增,但是用心量一下台灣體溫--這個社會少的是:數位靈魂。
什麼是數位靈魂?簡單的說,就是人民自我的「知識管理」,以及政府的「效能管理」。
Internet全球連網,把資訊的累積能力,以及資訊流動的速度,都帶到人類歷史顛峰。全世界任何一個有能力將資訊轉化成「知識管理」的個人或公司,都有可能透過Internet,迅雷不及掩耳地改變我們命運。舉例而言,7月初,美國所羅門美邦(Salomon Smith Barney)證券分析師約瑟夫(Jonathan Joseph)提出半導體景氣即將反轉的研究報告,經過網路散播,一夕之間,全球共同基金經理人紛紛減碼半導體持股部位。台灣晶圓代工股票同步帶頭重挫,半個月時間,所有台灣持股人資產平均縮水25%以上。
一篇報告,可以砍掉台灣2000億台幣財富,這群被美國紐約時報普立茲獎記者傅利曼(Thomas Friedman)稱為「電子游牧族」的知識工作者,示範了「知識管理」力量。然而,也唯有「知識管理」,才能面對他們的「挑釁」。
面對縮水中的財富,你如果預先參考過網路上「多空紛雜」的研究報告,理解公司負責人對產業的預期與規劃,對套牢中的股票公司成竹在胸,你反而可以持續加碼;反之,你做過跟約瑟夫同樣的功課(蒐羅過半導體研究公司Dataquest網站、台灣哈網、23XX.com…),獲得同樣結論,你會早已賣出持股。即便是你沒有時間蒐集資訊,你也可以由訂閱Total Telecom的電子報,早一步知道Wap手機銷售不如預期,而避開通訊晶片半導體公司的股票。而再不用功的人,你也可以透過網路下單的「停損機制」,降低你的損失。
換言之,如果你是個數位靈魂的知識管理者,你也會是個快樂的套牢者或空手者。你絕不會作的,就是要政府四大基金幫你護盤。
而當Internet深入社會,政府最該做的事是什麼呢?
八掌溪不幸事件中,你不難發現,政府最該做的,就是自己的「效能管理」,而不是新、舊政府心中的「領導力」。
古早「父母官」時代,因為集中資訊的成本極度高昂,只有政府能作投資(主計處、經建會…),因此官員既是知識權威,也是政策制定者。人民相信「政策」是社會資訊最大化結果,甘心服從;也僅有當政府出現道德性危機,人民才會用革命或選票,把政府趕下臺。那個時候帶著運動帽的政務官,要具備是「包青天」般的領導力--可以一步下凱迪拉克,就能攀著群眾肩膀共吃排骨便當。
Internet帶給世界重大成就之一,就是貴族與平民間的「知識不對稱」消失。過去國家是金字塔,頂端的總統被稱為是最「聰明」(英明?)的人,人民對政府的效能要求是寬鬆的;現在的社會,人人上網、「藏智於民間」,民間的自發決策,自然會趨向經濟學上資源分配的合理化;此時政府不再是領導者,而應是忠實扮演「專業經理人」的受託角色。納稅人付錢,公務員則提供高品質的「CSM-顧客滿意管理」與「CRM-顧客關係管理」服務,人民對政府效能要求是嚴峻的。
八掌溪事件中,我們驚覺:公務員從來不覺得自己該是「專業經理人」;而人民也很少對政府效能作績效考核。當「政府企業」內各級專業經理人與組織團隊,全是一群喝茶看報的「父母官」,單單撤換一個政府的CEO,有什麼用呢?
相對的,政府的CEO天天想開創新局,強在「專業經理人」的角色賦予上,加上自我「領導者」的企圖心,造成社會力的抵沖銷耗,同樣令人不堪。過去證期會請外資券商「喝咖啡」、「勸說」投信發行價值重置基金,到今日要求券商「止賣」認購權證的避險部位,都是嘗試運用「領導力」對抗「電子游牧族智慧」的老舊父母官心態。他們都忘了自己的專業,其實是「透明市場資訊」的促成者(enabler)。
台灣如何能擁有數位靈魂?我們不應對兩年後的發展過度樂觀;但也不應對十年後的結果過度悲觀。數位時代,是一場漫長的社會轉化(social transformation)過程,我們一動手,明天就和今天有了不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