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折中的科技新勢力

2000.07.01 by
數位時代
轉折中的科技新勢力
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和MIT的活氧計畫,這三個同樣在今年6月舉行的活動,有什麼共同之處? 答案...

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和MIT的活氧計畫,這三個同樣在今年6月舉行的活動,有什麼共同之處?
答案是:他們代表新勢力的崛起。6月初的電腦展中,一大堆長得不像電腦的電腦,讓參觀者看得目瞪口呆,錯愕是否走入家電展還是玩具展。6月中的世界資訊科技大會上,除了微軟的蓋茲,大多數受邀來的演講貴賓,是民眾一年前還不認識的生面孔,像惠普(HP)的新執行長菲奧瑞娜(Carly Fiorina)、思科(Cisco)的執行長錢伯斯(John Chambers)和紅帽(Redhat)的執行長楊(Robert Young)。
菲奧瑞娜是道瓊指數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性執行長;錢伯斯帶領的思科,已是全球市值前三大企業;紅帽以發展Linux作業系統為主,一年前才上市,但是楊所受到的矚目,絲毫不亞於蓋茲。
把鏡頭帶離台北,來到半個地球以外的美國東岸波士頓。6月下旬,在MIT的電腦科學實驗室裡,25位在各種電腦領域拔尖的研究人員輪番上陣,向諾基亞、飛利浦、NTT、惠普、宏碁和台達電等六家公司主管,說明活氧計畫的概念和研究方向。活氧計畫的精神,是要把電腦變得完全不像電腦,讓大多數人都能輕鬆使用。
這項計畫的經費高達5000萬美金,很可能是MIT繼二次大戰期間發明雷達之後,再一次改變世界的重大發明。
千禧年的聖嬰現象,造成全球氣候異常變化,以及地殼板塊的劇烈位移。同樣的聖嬰力量,正促成電腦產業的巨大變化。
第一個改變的,就是電腦的外形,從過去方方正正的米黃色外殼,變成綠、黃、藍、黑等各種流線可愛造形。別小看這件事,這代表電腦業從傳統追求更快更強的特性,轉向更便利更符合個人特色,從每18個月速度加快一倍的摩爾定律,進入應用範圍更寬廣的後摩爾定律。各種有創意的設計,因此有機會變成市場上的產品。
在這當中,台灣扮演關鍵角色。隨著完整而綿密的資訊產業聚落(cluster)成形,台灣是全世界少數有能力從上游IC設計、晶圓代工一路做到下游的系統組裝,整個過程當中牽涉的各種零件、印刷電路板到週邊配備,台灣一應俱全。過去,台灣被戲稱為只能做代工,但是目前這種獨樹一格的垂直製造能力,已成全球價值鍊上無可取代的一環。

**電腦產業版圖重整

**
在電腦展前一個禮拜,生產新型微處理器的全美達(Transmeta)執行長迪佐,特別來台參加活動,並與國內多家筆記型電腦廠洽談,希望他們能採用全美達的微處理器,讓全美達能成為新的標準。行程滿檔的迪佐,還特別規畫在台灣停留一週,好參加電腦展,「讓更多台灣廠商認識我們,」迪佐指出。國家半導體、超微和英特爾,也都選在電腦展期間強力促銷,頻頻向台灣廠商放電。也因為台灣有這樣的影響力,接下來的世界資訊科技大會,吸引到多位世界級產業領袖齊聚一堂,而每一家來到台灣,都宣布和本地廠商有新合作案。蓋茲在上場演講的那個早上,特別和宏碁的主管們共進早餐,討論合作開發資訊家電產品。菲奧瑞娜宣布惠普將提高對台採購金額,錢伯斯也宣布思科將有新的產品交給台積電生產。有了台灣廠商背書,代表產品可以更快上市、成本更有競爭力、更有機會成為業界標準,這些價值都不是單純的代工生產所能完成。「台灣已是世界級的製造中心,」在資訊業已耕耘25年的施振榮觀察。

**電腦的功能大增

**
第二個改變的,是運算資源的普及。使用電腦有無可能像打開水龍頭或拿起電話一樣,馬上就可使用,而且生活中到處都有?這個目標,是所有資訊大廠致力想解決的,包含6家參與活氧計畫的廠商,都是為了此共同目標而奮鬥。
要讓運算資源像水電瓦斯一樣普及,電腦就必須像水管和電話線一樣,連結起來成為一個網路,好讓資訊容易在上面跑動,這是為什麼生產連結電腦網路產品的思科,在一年內竄升為全世界最有價值的企業。而採取公開程式碼的紅帽,集眾人之力把軟體改得更好,使得產品更容易流通使用,加速普及運算資源,讓這個新兵的影響力直追巨人微軟。
這樣的趨勢,不僅促成產業勢力消長,更直接衝擊個別企業營運。如果不能讓自己成為新勢力,將會被其他新勢力所超越,如同趨勢專家梭羅所言,「如果不能形成破壞性的創新力量,就會被其他的創新力量所破壞。」
運算資源像水電瓦斯的概念,惠普前執行長普烈特在1997年中就已提出,但是當時惠普的事業群龐雜,橫跨伺服器、個人電腦、印表機、量測儀器和醫療儀器等,很難集中全力落實這個概念。去年,惠普壯士斷腕,將量測和醫療儀器獨立成為新公司,並打破成立70年的傳統,大膽從外界引入新血菲奧瑞娜接任執行長,並提出e-Service解決方案重新聚焦,終於把公司帶回A級隊伍行列。
第三個改變的,是消費者力量的抬頭。全世界六十億人口中,有三億人上網、四億人使用個人電腦、五億人使用行動電話,而尚未使用任何資訊工具的,至少有三十億人。改變電腦的外形,普及運算的資源,還要再加上把電腦做得易懂易用,才能夠普及,將這一波資訊革命的層次,從產業革命拉高到社會革命。
管理大師杜拉克就指出,工業革命對人類社會帶來的影響,不在蒸汽機,而是其後產生的鐵軌,大幅提升人們移動的能力,而延著鐵路沿線建起來的現代都市,徹底改變農業社會的生活和工作型態,影響所及,造成親子關係、婚姻關係、商業型態、人對於空間的認知都因此改變,這是社會革命的層次。

**創造資訊社會的活氧計畫

**
活氧計畫的企圖非常大膽,要把我們從資訊產業帶向資訊社會。「過去,是人去遷就電腦,學習用電腦的方式思考;將來,是電腦來遷就人,學習用人的方式思考,」活氧計畫主持人德托羅斯教授強調。
想知道最新路況,用嘴巴問就好,電腦接到詢問後自動查詢,並以語音回覆,就像和朋友對話一樣,目前用英、日、中和西班牙語都可以,將來還要開發出更多種語言版本,而且不同語言間還可以轉換,讓講不同語言的使用者,可以透過電腦中介而直接講話溝通。
電腦不但可以聽得懂你的話,還可以認出你的人和做的事。回家的時候,藏在大門上的隱藏式鏡頭主動辨識出主人身份,而打開門。看電視睡著時,電腦感測在30分鐘內沒有人體移動,而自動把燈光和電視關掉。
參與計畫的6家廠商,本身都有類似活氧計畫的藍圖,包含諾基亞的移動網路社會、飛利浦的智慧生活環境、宏碁的e-life、惠普的cooltown、台達的低耗能/高環保計畫、和NTT的整合通訊服務計畫等。這6家廠商的投入,有助於活氧計畫內各項研究成果的商品化。德托羅斯估計,活氧計畫最少可以讓20億尚未使用任資訊工具的人,也能跨入資訊社會。
活氧計畫的另一重點,是「語意網路」(semantic web),由全球資訊網發明人柏納斯李(Tim Berners-Lee)所主持。電腦所使用的語言架構,類似人類語言中的「語法」(syntax),而不是語意,所以原本沒有意義的句子,像「一朵認真的小花正在流汗吃書本」,因為合乎文法,所以也被電腦接受。這使得一般人用電腦查詢資料時,經常無法找到想要的資料,或得到一大堆無關的資料。
柏納斯李正傾其全力,要改造網路的架構,讓電腦可以懂人的語意,並且有學習能力,可以做判斷,精準地提供使用者所需的資料,讓網路成為真正的知識來源,而不是一堆龐雜無用資料的累積。
2000年6月,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時段,台北電腦展、世界資訊大會和活氧計畫之間,本來也沒有關係,但這三件事串連起來,反應了我們所處環境正經歷一場重大變革,許多新勢力正在竄起,要把我們從資訊產業拉向資訊社會。
對個人和企業來說,再來的問題就很單純:你是形成破壞式的創新力量,亦或被創新式的力量所破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