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彩色羅馬、黑白巴黎,到 數位張耀

2000.04.01 by
數位時代
從彩色羅馬、黑白巴黎,到 數位張耀
「可以玩,不可以要,這叫美麗。」三年前,張耀在攝影文學著作《黑白巴黎》中,灑鹽似地不經意回答了今天的所有驚嘆。 如果你也曾在張耀的書中,尋...

「可以玩,不可以要,這叫美麗。」三年前,張耀在攝影文學著作《黑白巴黎》中,灑鹽似地不經意回答了今天的所有驚嘆。
如果你也曾在張耀的書中,尋找一種氣味的重逢,一種異地的遙戀,忍不注想要一一典藏,這一次可能要失望了。「這套書做了,但是你不能有,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是絕對自我的遊戲。」

**傳統印刷 許不了張耀的未來

**
當網路族因一齣電視劇碼而大興文藝青年風,這位成長於上海、旅居異國、以文字和鏡頭速寫人生、直來直往的旅遊文學攝影作家(他不一定承認這樣的定義,但至少一般歸類於文人)——張耀,卻和你滔滔談起數位技術帶來的驚喜。
故事說的是全球第一本數位影像書,起點是一連串的震撼。去年十月間來台,張耀受了沖洗店「很不專業」的氣,不期遇上一個叫做「影像劇場」的公司,那傢伙大剌剌地向張耀展出巨幅攝影作品,彷彿毫不客氣地向印刷廠宣戰,原來,電腦加印表機,竟可以將印刷做到絕妙,張耀不禁欣喜若狂,又生了單張印刷的念頭,「革命」的概念,從此開始。
傳統印刷許不了張耀的未來,因為它身邊還有兩個元配要打點:一是製版昂貴,一定得大量複製才划得來;第二個則是受到拼版技術的限制(通常必須8頁或16頁合拼一個版),跨頁的兩張圖無法各自美麗、調出不同的色彩要求,顧得了左頁的偏紅,就顧不了右頁的偏黃。
數位技術,卻讓張耀的綺戀變得可能。
一年半前,Epson(愛普生科技)在日本開了個藝廊,請攝影家提供作品,由Epson以專業設備印製輸出、長期展覽,初期雙方還停留在堅持「忠於作品原貌」的階段,去年底情勢逆轉,愈來愈多的攝影師、藝術家們開始主動請託Epson為他們的原始作品做色彩修正。不過像張耀這樣,和Epson及提供數位修正技術的策略聯盟夥伴——影像劇場,共同合作出版成書,不僅對Epson,即使對全球出版界,都是首例。

**一套原生材料 實驗出十本風貌各異的書

**
沒有製版的問題、沒有費用的問題、沒有非常高昂的起步、沒有印製數量的限制,也不用看出版人的臉色,張耀猛然發覺自己可以不用倚靠太多外力,也能成書。這個向來喜歡做夢的人,於是搭了這群人一起做夢。張耀說︰「感覺有點像結婚。」
打破了純攝影原著的概念、丟棄了所有傳統出版印刷的章法,張耀挑動童心,玩得極端。同一組材料,同樣300張圖、2萬個文字、7個城市,明明一個故事,偏偏用不同的色彩、光影重新拼湊,搬出十個不同的面貌和版本,「我想像的十本書,是一個個台階上去,換十個方式,講同一個故事,和原著沒關係,卻都是創造和發揮,到最後每個故事完全不同,不斷發展新的故事。」
刺激就在這裏。如果「忠於原著」,就不可能有這十本書。如果依循過去的出版遊戲規則,這種做法更是大大不韙——簡直就是一種「機巧的一稿十投」,一種會被編輯或出版商「永不錄用」的「唯一死罪」。一般商業出版社除非市場允許,也不大可能願意同時做十個版本。然而這和現在網路報紙的趨勢概念,以同一原生材料,根據不同版面的需求,提供不同的閱讀訊息,卻是不謀而合。
雖然承認對讀者來說,接下來的動作有點荒謬,張耀還是堅持奇想,讓這十本書變成獨一而絕版的非賣品,再次將一直以「複製」做為出版重要元素的觀念,徹底顛覆。

**數位出版的無所不能、 文化民主與圖像升級

**
不是譁眾取寵,張耀在這趟數位出版中傳遞了三層意義。
第一層意義,在於「無所不能」。如果四個月前閃電一樣的狂想,都能排除不可能的因素,徹底實現,那麼任何事情、任何主題、任何方式,都可以做;做多少版本,也悉聽尊便,按需要、按喜歡、按市場的回答。你可以只做三本、五本就賣斷,再做別的,沒有人會說不可能,數位出版容許「即需即印」(on-demand printing)。而如果隨便拍什麼,都可以成書,又何必研究構圖、追求原稿上的完美?「三張圖片自成一本書,一樣可行。」張耀說著,眼神中帶著憧憬與自信。
第二個層面的意義,是「文化民主」。從創作者的角度來說,本來對一個故事的想法不一定那麼單一,但是創作者和出版商的傳統框框,卻逼使上市的版本必須唯一,這就是專制了。當攝影家剎那間拍了一些好照片,原封不動地交給出版者,心裏就想著最好不要改,出版者又把這套東西交給讀者,印五萬冊,設定五萬個人要買這本書,書架上,那姿態近乎獨裁的口吻:這是最好的東西,你就欣賞吧!沒有其他版本的選擇,而大家也習慣了沒有選擇的狀態。
如今,數位出版「少量多樣」的概念,卻可以讓這五萬冊翻出無數版本,選擇變多了,文化民主的意識,自然抬頭。
第三個層面是「圖像升級」。張耀認為,圖像的語言其實非常強勢,幾乎以一種威脅的地步,影響人看事情的方法和情緒,但是它經常隱藏得很好,因此大部分的人都是無意識地接收。
而這十本書的方法,就是透過不同的數位排列處理、拆解、組合,讓文字、攝影之外的第三種語言——平面圖像,上升到一種哲學意味,跳出來變成主角。

**把編輯的權力 交還到讀者身上

**
做《彩色羅馬》的時候,就著迷於電子,亟欲顛覆傳統。為了做到合適的色調,花了好幾個月的工夫,在沖洗的化學過程中玩。如今在電腦裏玩,文字、顏色、古典、幾何解析……,在這十本書中,你看見各種主題的盡興延伸。苦的是前無來者,碰到的問題都是典型的第一次,就拿裝訂來說,因為用的是稀有的雙面相紙,大費周章,可到底在兩個禮拜內,堂堂宣告出書。
在出書、出CD,屢次驚動平面出版界之後,張耀的下一個夢,是快快找到一種新而簡便、有效的著作權處理方式,讓電子出版社或網路出版社把一整套影像和文字的原始碼開放到網路上,讓網友自行選取原生材料,隨意遊戲發揮,重新生出一個又一個由讀者自己當編輯的作品。
「我希望自己不斷往前走,不要停在一個地方——包括住的地方。」離開台北、飛向巴黎的前夕,張耀這麼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