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太平洋外的新希望

2000.03.01 by
數位時代
狩獵太平洋外的新希望
在發展亞洲華文網路經濟的分工架構裡,矽谷華人扮演媒介的角色,將美國先前成功的經驗和資源帶回亞洲。 美國的網路產業從九五年開始萌芽,比亞洲早...

在發展亞洲華文網路經濟的分工架構裡,矽谷華人扮演媒介的角色,將美國先前成功的經驗和資源帶回亞洲。
美國的網路產業從九五年開始萌芽,比亞洲早了三年,而早期在矽谷投身網路業的華人,也成了拉近英文與華文網路經濟的先鋒,從創業、開發商機到投資,促成太平洋兩岸更密切的合作與互動。
首先是人才回流。今年31歲的楊文輝,是新加坡到美國的留學生,在美國待了十年,有四年在矽谷,正好趕上矽谷的網路創業潮。楊文輝抓住機會創業,開發電子商務的交易系統,但當時太偏重技術,沒有考慮潛在市場,因而鎩羽。
初次創業雖未成功,楊文輝已預見亞洲在電子商務的潛力,所以在九六年和弟弟楊文昌回新加坡創立黎銳國際(bex.com),再次出發。黎銳所開發的交易系統,是亞洲少數能與美國同領域頂級對手競爭的公司,新加坡銀行、荷蘭銀行、台灣的中信銀、日本的櫻花銀行、東芝和三井都是黎銳的合作夥伴。
平日喜歡研讀孫子兵法的楊文輝,以「天時、地利、人和」說明回新加坡創業的原因。「現在好比春秋戰國時代,你必須找到對你最有利的位置,才有機會嬴,」在趕著去見投資銀行談上市計畫之前,楊文輝強調。
在矽谷歷經四次創業才成功的張紹堯,則是一心帶回最新技術,重建亞洲的網路基礎建設。
全球電信事業正經歷一場大變革,走向區域和全球化,並且從以分鐘計費改為以頻寬計費,對剛開放自由化的亞洲衝擊很大。「我們的事業是從亞洲出來的,」張紹堯強調。
張紹堯創立的冠遠科技(Clarent),是將網際網路技術應用在電話系統上,讓通話成本可以大幅降低一半以上,目前客戶遍及日本、韓國、菲律賓和台灣的電話公司。香港的盈科數碼動力也投資冠遠,希望將冠遠的技術,整合到「世界網路」(請見p.119香港部份盈科數碼動力一文)計畫中,提供全亞洲上網及收看互動式電視節目的服務。
而中國即將加入「世界關貿組織」(WTO),龐大的電信市場開放後,建置網路基礎建設是非常浩大的工程,對冠遠這類型的公司是很好的機會。「我現在的行程排得滿滿的,根本不敢去看,」張紹堯說。

**「該是時候了!」

**
在美國創立網上網(abovenet,提供網站機房和頻寬管理業務)、目前準備在亞太區拉海底電纜的段曉雷,以及創辦Gric、提供全球網路漫遊服務的陳宏,也都積極把他們在美國成功的經驗,帶回亞洲開拓新市場。
除了帶回技術和經驗,矽谷華人還帶回資金,投資起飛中的華文經濟市場。提供速成電子商務軟體的宏道資訊(BroadVision)創辦人陳丕宏,集合矽谷、香港和台灣三地的企業,成立五千萬美金基金,在上海設點,投資中國剛成立的網路公司,結合全球最大的潛在市場。
「該是時候了,」陳丕宏指出,亞洲金融風暴已經結束,而亞洲的網路產業正要蓬勃發展,「我們先交點學費,可是很值得,說不定還會賺一筆。」
在矽谷已參與創辦十多家公司、在科技業知名度很高的陳五福,也應台灣和信集團邀請,幫忙管理和信集團旗下的昆仲創投,借重他在科技業的專業和人脈,找尋有潛力的投資標的。
「網際網路把全球華人串聯起來了,包含人才、技術、公司和資金,」從事創投業務的中經合董事長劉宇環觀察。中經合本身的合作對象和投資標的,就遍及美國、中國、台灣、香港和新加坡等地。

**風雲際會,學以致用

**
當年,這些年輕華人都從亞洲各地,比如台灣的台大和交大、香港中文大學、新加坡大學或中國的北大、清華和交大畢業後,再負笈美國深造,並在完成學業後陸續落腳矽谷,成為高科技業的尖兵。
隨著網際網路產業快速成長,這些人一個個成了空中飛人,從舊金山國際機場出發,來到世界各主要城市,包含亞洲的北京、上海、台北、香港和新加坡,或者從這些城市飛到世界各地。
現階段,華文網路經濟才剛起步,被落實仍需要一段時間。但是這些頻繁移動的身影,以及他們穿針引線所串聯的機會,已促使華文網路經濟從概念階段,逐漸轉化為有經濟價值的活動。
初雪剛溶的北京,報攤上的北京晚報刊載著「第六代知識份子回國」專題報導,Gric創辦人陳宏的行程表排滿行程。「中國第一次擁有這麼好的機會,」他說。改革開放初期,因為文革的斷層,企業沒有專業的管理人,現代化成果不理想;而今天六四前出國的留學生陸續回國,他們多在美國科技公司磨練過管理經驗,方方面面為中國企業注入新血,如果再加上網路商機,「台灣新竹科學園區的盛景,也會出現在中國。」
對比段曉雷剛在北京另一頭的會議舉行演講,以及正留學美國的30萬研究生,矽谷帶來的影響,絕不僅止技術與資金,它更像水中的染劑,點滴將中國由共產紅漂成科技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