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個名牌,拿下全亞洲!

2000.02.01 by
數位時代
給我一個名牌,拿下全亞洲!
Internet的馬路拓寬了,路上跑的汽車與街邊的百貨公司在哪裡? 在中文網際網路發展歷程中,內容提供者增加的速度,永遠趕不上需求和市場成...

Internet的馬路拓寬了,路上跑的汽車與街邊的百貨公司在哪裡?
在中文網際網路發展歷程中,內容提供者增加的速度,永遠趕不上需求和市場成長的速度。
寬頻世界即將來臨,流量更大更快,卻更凸顯了消費者對「內容」的渴求。
彷彿如有線電視開放初期,頻道的「技術容量」增加了,三台變成三十台、六十台,問題是,拿什麼節目填滿呢?於是「頻道代理商」誕生──將國外的節目頻道,如Discovery、HBO等,代理到台灣市場,加以本土化,便成為有線電視產業的新角色與新商機。
網際網路也開始醞釀出類似的發展軌跡。台灣最近也有網路業者高舉「國際品牌華人地區代理商」的大旗,把世界知名品牌的網站,轉介到亞洲華文市場。
根基於新加坡的ACC集團,是網路頻道代理商的先鋒。二年前ACC的前身Tricast,取得美國專業電腦科技網站CNET的代理權,打入香港、新加坡、台灣和中國市場;接著又拿到MTV音樂網、E!Online娛樂新聞的代理權,也陸續在亞洲各國推出。最近他們更擴張事業版圖,與世界最大的網路廣告代理商Double Click合資,買下亞洲網,成立Double Click Asia,在香港、新加坡、上海、漢城、台北,各設有經營團隊,進軍亞洲的網路廣告市場。為了日後跨國際的運作與多元事業的進行更方便,Tricast遂成立了ACC為控股公司,掌握旗下橫跨網路內容、廣告、電子商務等各項事業發展,透過購併與投資亞洲地區的網路公司,結合國外知名品牌,形成特殊的網路經營模式。最近ACC也準備上市,成為眾所矚目的「亞洲網路概念股」。 ACC發展於網路用戶只有六十萬的新加坡,為了突破先天經濟規模的限制,發展出一套跨亞洲的經營模式,在亞洲網路市場飛快成長的今天,企圖心與格局都相當具競爭力。ACC集團執行總監(Chief Operating Officer)林裕豐,曾經擔任新加坡國家電腦局資訊研究院院長,做了十幾年的研究發展(R&D),於一九九五年投身網際網路事業經營。在專訪中,林裕豐清楚提出他對亞洲網路市場的經驗與觀察。

Q:ACC的營運模式(Business model)和策略定位為何?
A:ACC早期是Tricast,當初幾個創辦人在新加坡,他們認為,要把一個Internet內容網站在單一國家建立起來,不是很難,但是如果要讓全亞洲都有興趣,使用者會經常上去看,並且覺得有幫助,這很不容易。因為當時大家意識到,要把公司建立好,必須要突破經濟規模,你知道當時他們是在新加坡想這件事,新加坡的上網人口比台灣要少。所以他們希望提供一種Internet內容,是能夠針對整個亞洲市場。
所以他們就開始想,是不是用一個國際上的「名牌」來處理這個事情。兩年前,Internet還不像今天這樣普遍,上網者多半是科技上的先驅,所以Tricast會先找電腦相關的內容,就是CNET。然後新的集團就希望開始擴張不同的族群,CNET多半是成年人、專業人士,而MTV多半是年輕人。透過這樣的方式,把我們的讀者群擴張到不同階段。
找國際名牌合作有些好處:他們有足夠的內容資源,他們有強勢的品牌知名度,可以使我們的發展速度快一些,從跟他們合作,也可以吸收他們的經驗。
但是也有缺點。因為涉及到另一個品牌,操作會比較複雜,我們不能單方面做決定,要看雙方對市場的了解與共識,靈活度受限。但這是我們可以理解的事情,不是不能解決。
除了內容之外,我們也覺得網路廣告也會是很重要的領域。許多國際性的客戶,會做跨國的網路廣告購買。當時我們就想,找一個國際上技術先進、有一定影響力的網路廣告公司來合作,所以找到了Double Click,成立Double Click Asia。
做了這個決定之後,我們覺得Tricast這一塊應該專注於內容,和網路廣告這個領域應該獨立營運,從管理上、或從市場形象的考量也好,我們都認為這兩家公司應該是相當獨立的公司,但同時又隸屬於同一個集團。所以我們成立了Asia Content.com(ACC)。
我們把集團分成幾大塊:內容、廣告、電子商務、社群。所以去年五月,Tricast的股東,把他們的股票,轉換成ACC的股票,成立控股公司。不是有任何外來者購併,而是內部基於運作上的便利調整組織結構。

Q:許多人在討論「亞洲市場」時,覺得這根本是個不存在的概念,亞洲這麼多元化的國家與文化,很難產生一種可以滿足全部亞洲人的「內容」,ACC這幾年卻努力在做這件事,你覺得你們做到了嗎?
A:這是幾個階段的問題,在某一個階段上,我覺得我們已經解決了。 在台灣,肯定是有些內容和訊息,是台灣人特別關注和有興趣的,在新加坡也是一樣。但不管在哪個國家,也肯定有對國外訊息的需求。我們希望能夠做到的,就是如何把這件事情很有效率的只做一次,而非做很多次。所以你看我們翻譯了CNET,就可以用很多次,當然有些名詞需要依中國、台灣、新加坡等不同地方修正。
另外,Internet也不光只是內容,很多時候需要運作方面的經驗:如何吸引人上來,如何創造社群等。這些經驗的累積,我們也可以在一個地方學,在很多國家用上來。比如說CNET在台灣,已經做了二年了,在這段時間內,我們吸取了很多經驗,有些做法是可行的,有些做法不是很成功,我們現在就準備在中國大陸做China.cnet.com,我們就可以更快的把這個站建好,因為我們在台灣有這樣的經驗。

Q:除了內容之外,電子商務在亞洲的發展計畫如何?
A:在內容方面我們還是會繼續發展,我們希望在體育、婦女等不同內容與族群更進一步耕耘。
在電子商務和社群方面,可分成幾個步驟。有了流量之後,我們可以建立商務。
比如說CNET在電子商務方面有其特殊性。在美國想買電腦的人,會先到CNET,看看產品的規格、形貌、價格,再到商務網站去購買。所以CNET本身是不做買賣的,而是透過這些內容,做其他網站的引介,收的是「參考引介」(referral)的費用。也只有CNET能做這件事,因為它在電腦科技領域的專業擁有權威。
我想我們在電子商務的發展會很類似這個途徑,像我們有MTV網站,但我們不會直接去賣CD。

Q: 除了引進國外知名品牌之外,你們考慮做自有品牌的產品嗎?
A:我們考慮過這個問題,內部有些討論,譬如說在體育、婦女等網站,很有可能我們會在某一個領域做自有品牌的產品。在新加坡我們就有自製的soccer asia.net,針對新加坡喜愛足球的族群製作。

Q:能否描述你們在中國的計畫,提供台灣網路公司參考?
A:在法令和政策明朗化之前,有很多事可以做。比如說新加坡的聯合早報,很多大陸網民上去看,因為他們是簡體字,而且在形象上對中國來說是比較中立的一方,所以相當多的早報網站擁有中國讀者。
所以我們希望開始有一些中國大陸本地的內容,放在CNET等網站上。
中國大陸對政治敏感的內容肯定還是會嚴格控制,但在其他不敏感的地方,有相當空間。
我們會考慮在中國和印度購買網站,因為我們在那兩個地方沒有太多資源,需要藉助購併與合作來建立資源。購併的對象,包括當地的內容網站,以及網路廣告公司。入門網站購併不易,但我們會採取合作或投資的方式建立更密切的關係。
中國網路廣告的發展,今年和去年會非常不同,今年大約在一千萬到兩千萬美金的規模。一開始的對象還是以跨國公司的客戶為主,他們有網路廣告的預算,也接受在網路上做廣告的模式。所以今年網路廣告在中國大陸還是需要更多的宣傳。

Q:台灣目前也有業者想要從事代理國外網站的業務,根據你們的經驗,要作好這個「代理商」的角色,需要什麼能力和條件?
A:國外廠商針對亞洲市場,除了中國大陸和日本兩大市場外,他們通常不會太重視單獨一個國家的市場。所以在他們找夥伴時,他們要找一組人,能夠說服他們這組人有辦法做全亞洲的運作,在執行上有辦法管理、了解亞洲各國之間不同文化與做法。所以這不是一兩個人就可以做好的事情。
其他就是關於溝通的問題,一方面要了解亞洲的情況,一方面要知道如何和美國公司打交道,談條件合作。另外在籌款增資的方面,讓他們有信心。

Q:許多國外品牌到亞洲來,並沒有在美國出色,譬如Yahoo在台灣和中國,做得就沒有其他地方好,你覺得原因是什麼?怎麼看這件事?
A:絕對不可以小看Yahoo,他們在這裡沒有像在日本、美國那麼好,是因為他們的重點沒有放到這邊來,Yahoo肯定覺得中國和台灣很重要,但是發展有優先順序的問題,對他們來說,絕對是美國、歐洲、日本,然後還有韓國,之後才有台灣、中國大陸。他們在台灣和中國還沒有開始作戰,Yahoo一旦下了決心,說這是時候了,一定會很不同。
例如他們來找台灣的Portal合作、購併,我相信那也會很有吸引力。

Q:照這樣說,那本土的網站還有什麼生存空間?
A:本土的網站,在本地建立起來,在本地的內容比較有吸引力;國際性的品牌,跨國的內容肯定比較豐富。挑戰就在於,本土的網站需要國際性的經驗,而國際性的網站需要更多的本土內容。
但我覺得不管在哪個領域,都可以容得二到三個網站共存,都有空間。
一個網站的興衰,和競爭者的數目、能力當然有關,但是更重要的是它本身人才的素質、適應新環境的能力、經營的策略。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