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海--蛻變中的數位首都

1999.09.01 by
數位時代
新上海--蛻變中的數位首都
今年九月 ,《fortune》將在上海舉辦「一九九九全球經濟論壇」點出跨國企業投資者的驚嘆,朱鎔基豪言︰「上海將成為中國的紐約。」沒錯,一股...

今年九月 ,《fortune》將在上海舉辦「一九九九全球經濟論壇」點出跨國企業投資者的驚嘆,朱鎔基豪言︰「上海將成為中國的紐約。」沒錯,一股將會震撼全中國的「創業文明」,正在展現驚人威力。
都說上海變了。
一出虹橋機場,內外環線快速道路層層交纏,沿路的景致就像走進任何一個國際大城:玻璃帷幕大廈、五星級旅館、分離式冷氣、家樂福、IKEA……,它們像是已開發國家的標籤,符號般的貼在任何一個受過資本主義洗禮的城。
唯一透露出這個城市共產主義國家的訊息,來自那通常是藍底白字的大看板,不著任何修飾地喊著:「發展是硬道理」。
觀察中國的未來,上海是領先的窗口。
今年九月底,美國財星雜誌(Fortune)將選擇在上海舉辦「一九九九全球經濟論壇」,全球跨國集團總裁將在此共聚一堂,探討此次的主題「中國——未來五十年」。財星雜誌選擇上海,代表著跨國企業投資的潮流,也代表著全球下世紀的焦點。

**不止一次,吸引全世界眼光

**
上海人的驕傲不再是殖民者留下的外灘,而是黃浦江對岸的浦東。他們在那原本無水無電的新生地,飆起了一群摩天大樓:你可以在全世界最高的旅館——56樓的凱悅飯店喝下午茶;或是在東方明珠電視塔裡的旋轉餐廳看夜景;陸家嘴金融區裡有著全世界著名的銀行和金融機構總部,還有個挑高三層、世界最大的證券交易中心。
十九世紀上海的繁華,與廿一世紀上海的未來隔江呼應。
不止一次,上海吸引了全世界的眼光,說它是未來的香港。八月份的《經濟學人》(Economist)更以「香港的晦暗未來」為封面主題,明白指出,上海和新加坡,有可能取代香港,成為亞太金融中心的最佳候選人。
一九九八年,上海的GDP成長10.1%,高出全中國2.3個百分點,其中主要是靠金融證券業的成長。一九九三到一九九七全市金融證券業的年增長率達到16%。
曾經擔任過上海市長的中國大陸領導人朱鎔基,也明白表示中國將積極培植上海,而不是香港,成為中國的金融中心:「上海將成為中國的紐約。」
上海人比老外更有自信。
「上海繁華的時候,香港還是個小漁村呢,」在長途電信局工作的女主管何文婉,以輕柔的輕蔑說道,如果不是「政策失誤」,讓上海停滯了卅年不變,香港不會有今天的格局。
「我對上海未來十年充滿信心,」卅五歲,上海年輕創投家施志堅說。
上海是窺視中國未來的窗口,從上海的改變,我們也看到中國的潛力與發展。

**一年一小樣,三年一大樣

**
上海的變,讓創業家驚艷,讓懷舊者憑弔。
六年前搬到上海的強生視力保健(Johnson & Johnson )中國分公司總經理張燕夫形容,他剛來上海的時候,上海的開發程度還不如北京,滿街腳踏車,每天早上,沿路都是在街邊洗刷「馬桶」的人家,沒有任何一條高架道路。
最近幾年,上海「一年一小樣,三年一大樣。」整個上海就像一個大工地,有人估計,上海市擁有全世界數量最多的高樓起重機。交通建設效率驚人:內外環線一條接一條;第一條地鐵兩年就完工開張;第二條地鐵將在今年十月一日完工,環繞大上海每個重要的辦公聚落。
上海市的急速進化某種程度要歸功於「極權」帶來的效率。上海市政府一聲令下,全市綠化,張燕夫便親眼看著「枝變樹、樹成蔭」,到今天已是滿街法國梧桐。
上海市政府預備在明年底之前,完成所有舊區改造。拆除所有的舊平房,同時在郊區興建大量新住房,進行一場大規模的人口遷移。
住房的擁擠曾經是上海人永遠的困惑,也是培養出上海人計較與謹慎文明的溫床。「三代人老少11口人,擠在9平方米的斗室中,度過一個又一個的春夏秋冬」,是上海常見的居住環境。
「居住文化影響心態,以前好幾家人共用一個廚房衛浴、誰家的鍋碗瓢盆過來一些,就是冒犯……所以相互的謹慎與小心,形成一種外人看不懂的斗室文化,」上海人施志堅形容,過去上海人器量小,在於上海為中國貢獻了1/6的財政收入,卻換來卅年不變的生活水平,以致於斤斤計較、忿忿不平。施志堅認為,住房及空間的改善,將有助於上海人開展寬闊的胸襟。
懷念三○年代舊上海風華的人,仍然可見規劃如觀光區的老宅,聽到處處輕柔綿密的吳儂軟語,只是那骨子裡已經開展了另一種新文明。再也不是過去了。

**上海人是天生的「打工族」

**
一九四九年之前的上海,曾經是西方冒險家的樂園,他們拿著一只破皮箱踏上上海,就成就了許多百萬富翁的傳奇。但是殖民租界的歷史,使得上海人總不是那衝鋒陷陣的英雄,創業者屬於外地人與外國人的權利,上海人是天生的「打工族」,他們是最好的幕僚與專業白領。
站在新世紀的開端,有著自己主權的新上海,開始冒出上海罕見的「創業文明」。
一九九二年以來,中國的改革開放讓出了私營企業生長的空隙。給了創業者稀有的土壤。競天科技就是個典型。由14個不到四十歲的上海年輕人,共同投資3000萬人民幣,回鄉創業,花了1000萬在浦東買下辦公室,代表他們長久經營的決心。他們剛開始做通訊產品的增值代理商,後來找到上海目前最蓬勃的機會,專門做寬頻網路的技術服務。
現在,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和客戶也都還是國營企業,小型民間企業在接政府專案時,往往面臨國營企業的不公平競爭,但是他們仍然信心滿滿,「總有一天我們會比他們強,他們的不勞而穫是不會長遠的。」創辦人之一李志勇說。
公司名稱取名「競天」,就是他們相信,吃大鍋飯的時代已經過去,未來是「物競天擇」的時代。
在創業投資無法可管,體制氣候尚未成熟之際,由上海市政府及國家計委轉投資的「創聯投資管理公司」,就是上海市政府負責投資高科技產業的代表。

**取代香港成為金融中心,至少要五年

**
他們將投資的標的以IT(資訊科技)產業為主,其中又以電子商務為首要重點。負責人之一,卅五歲的施志堅認為,這是一個尊重企業家精神與創業家的時代,而政府也樂見這種氛圍的形成。「我希望我的兒女輩不必從政,我希望他們未來是企業家。」施志堅說。
雖然浦東的摩天大樓,多半還是空屋;雖然企圖做金融中心的上海,外匯還受到嚴格管制,銀行和金融機構業務仍然受限,摩根史坦利亞洲區主席傑克(Jack Wadsworth)預期,上海要取代香港成為金融中心,至少還要五年。
但上海人蓄積已久的潛能,已經為他們預約了下世紀的繁華。全世界也都在拭目以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