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媒體實驗室(Media Lab)

1999.08.01 by
數位時代
MIT媒體實驗室(Media Lab)
去年,一組攻頂的登山團隊,滿身重裝備下,照例在零下三十幾度的酷寒雪地裡前進。但是這一次,他們不須和變幻莫測的大自然賭運氣,因為沿路架設的氣象...

去年,一組攻頂的登山團隊,滿身重裝備下,照例在零下三十幾度的酷寒雪地裡前進。但是這一次,他們不須和變幻莫測的大自然賭運氣,因為沿路架設的氣象觀測瓶,正收集最新氣象變化資料,透過衛星傳送到山下基地站,再送到登山隊員的隨身裝備中。
另一方面,隊員們的心跳和血壓資料,也透過縫在衣服內的量測器取得,經由無線電送到山下基地站,如果身體狀況異常,基地站會通知隊員停止前進。
這不是拍電影,也不是預言二○○五年的世界,而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現階段研究成果之一。「我們爬到喜瑪拉雅山上裝觀測瓶,雖然累,但是很高興看到自己做的東西能幫助別人,」參與這項計畫的佛萊查(Rich Fletcher)笑著說。佛萊查是MIT物理博士,目前擔任媒體實驗室研究助理。

**科技應用,體貼人性

**
走進媒體實驗室,彷佛走進科幻電影片廠。到處是散落纏繞的電線,連接在自製的奇怪工具上。貼在牆上的一張薄紙,乍看是一個人臉,走近細看,可以看到整個大腦內的構造,包含神經和血管,往左右各移一點看,角度也跟著改變,是一個360度的立體影像。
放在沙發上的一件襯衫,上面繡了幾個樂器圖案,拿起來一按,就出現不同樂器的聲音,原來是穿著走的隨身樂器。再往前,看到一件掛在衣架的厚重衣服,比一般雪衣還厚,這件內含量測血壓和心跳功能、能以無線傳送訊號的登山衣,是為攀登喜馬拉雅山所設計。
往上走兩層樓,兩位研究人員戴著類似耳機、但電線是連到眼鏡鏡片上的頭套裝置,手上還拿著按鈕拚命按。猜猜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在互相送電子郵件給對方,鏡片就是電腦螢幕,手上按鈕就是鍵盤。
許多意想不到的點子和創意,都在這棟媒體實驗室裡進行,他們在研究的不是尖端科技,而是把已經存在的科技,應用到日常生活中。
原本學建築的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有感於科技雖然帶來很多便利,但是使用界面太不友善,以致於無法普及。他在一九八五年創立媒體實驗室,希望設計出好用而友善的界面,讓更多科技進入一般人的生活。

**科技思考,體恤人腦

**
媒體實驗室主要有三大方向。「會思考的東西」(Things That Think),是把電腦裝置做進一般日常生活產品中,比方說烤麵包機、椅子或鞋子中,讓它們具有判斷和學習功能,提供更好的服務。
「數位生活」(digital life)研究人和位元間的互動關係,看數位環境如何幫助人們講故事、進行娛樂以及跨國合作。「未來新聞」(News in the Future)在於改善蒐集及傳播新聞的方式,即時傳遞合乎不同消費者需求的內容和廣告。
除了這三大領域,其他還有「明日玩具」(Toys of Tomorrow)、「一毛錢電腦」(Penny PC)、「未來廚房」(Counter Intelligence)和「銀髮重點族」(Gray Matters)等小型專題。
目前媒體實驗室有四百多位研究人員,每年的研究成果可產生150篇論文,一年總研究經費約10億台幣,有九成來自企業贊助,而贊助廠商分佈全球,除了美國本地之外,各有四分之一來自日本和歐洲。
「我們不必等待任何發明,因為它就發生在我們眼前,就發生在當下,」尼葛洛龐帝強調。媒體實驗室要做的,就是把未來變為當下,把當下帶到你的眼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