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老爸埋單的戰爭

2006.09.15 by
數位時代
一場老爸埋單的戰爭
我還不確定誰會是真主黨︵Hezbollah︶以及以色列之役的勝利者,但已經知道大輸家會是誰:伊朗的納稅人們,真是群倒楣鬼。這不是很明顯嗎...

我還不確定誰會是真主黨︵Hezbollah︶以及以色列之役的勝利者,但已經知道大輸家會是誰:伊朗的納稅人們,真是群倒楣鬼。

這不是很明顯嗎?當這場由真主黨發動的魯莽之戰結束時,它的領導者納斯羅拉︵Hassan Nasrallah︶就宣布真主黨將會開始支付現金給黎巴嫩數以千計因戰爭而受創的家庭。﹁我們會賠償每個家庭一定的額度做為一年的房租,遭到徹底摧毀的家庭則另有家具購買金,﹂納斯羅拉說:﹁後者約有一萬五千個。﹂
納斯羅拉同時發誓,他的組織將協助受創的房屋及商家,答應給付這些受連累的人們輔助金,十足詮釋了這套遍布國內的宣傳概念——﹁納斯羅拉,給你無微不至的照顧﹂。

但真主黨要從哪裡拿到這筆三十多億美元來重建黎巴嫩呢?我查了一下,真主黨並未擁有任何在那斯達克上市的公司。這個組織不事生產或向黨員課稅。顯然的,答案是伊朗挹注了自己的石油收入,送鈔票給納斯羅拉,讓後者無需面對黎巴嫩人民對這場戰爭的憤怒。

是的,多虧了一桶七十美元的石油,納斯羅拉才能同時手握飛彈與新鮮奶油。靠著石油賺錢如此盛行,何樂而不為?伊朗及真主黨就像一對在大學就讀的富家子弟,把黎巴嫩像某間海濱別墅般租了下來做為夏日別館。﹁讓咱們把這個地方砸爛吧!﹂他們對自己嚷著:﹁反正老爸會埋單!﹂納斯羅拉只不過少對黎巴嫩人說了句:﹁嗨,不用找了。﹂

冷戰期間,那個在阿拉伯軍隊遭以色列摧毀時,付錢重振武力的倒楣鬼是俄羅斯的納稅者。現在——假設這些什葉派領袖真的照口頭承諾賠錢,支付這筆帳的人則變成了伊朗公民。︵伊朗一向樂於資助真主黨買飛彈,如今來瞧瞧他們是否願意花錢在學校跟診所上。︶

這就是為何我總竭力倡導降低油價。除非我們認真對待這個問題,否則中東絕無可能出現一個清廉的政府組織;更有甚者,我們將目睹更多像伊朗政府及真主黨這類一意孤行、不負責任的行為。

近來可造訪過敘利亞?你覺得他們為何可以對美國的制裁一笑置之?它並非一個高科技國家啊!然而每日出口的二十萬桶原油,讓一個貪污的政權屹立不搖。敘利亞政府補助國內每一樣東西,上至能源下至食物。如同伊朗,敘利亞幾乎一半以上的人口是青少年,且由於沒有真正的經濟改革,街頭巷尾隨處可見失業人口與遊民,只不過是石油收入,延緩了暴動的來到。

伊朗亦然。伊朗是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中第二大石油產出國,一天約有兩百四十萬桶原油賣給世界,每月替國家帶來近五十億美元的財富,是政府主要財源。為了獲得大眾支持,伊朗當局補貼房屋、汽油、利率、麵粉,以及稻米。

根據彭博網站︵Bloomberg.com︶的報導,﹁伊朗政府去年補貼了兩百五十億美元,或者說超過了靠原油賺進的四百四十六億美元一半。﹂但因為本身無法精煉出足夠油量,伊朗國內超過三分之一的汽油是靠進口,由於太昂貴,伊朗當局想要改為部份補貼,卻又畏懼民眾的反彈。這也難怪,據彭博報導,補貼過的汽油一加崙只要三十四美分。

像伊朗跟敘利亞這樣的高壓政府,用石油財來收買人心,並且隔絕了政經改革的龐大壓力。當油價夠高時,他們甚至可以買下長達一個月在黎巴嫩的戰爭。為什麼不呢?簡直是夏日特賣,﹁就是現在,只有今夏:每加崙汽油三十四美分、一場對猶太人的戰爭,再加上整套給黎巴嫩什葉派的全新家具,真是太划算了!﹂
如果我們能夠讓原油價格降到目前的一半,那伊朗就被迫要把所有石油財投入補貼,不但無法長期維持,更將進一步帶給當局極大的威脅。

這也使得納斯羅拉這類伊朗的傀儡們,在發動此類蹂躪黎巴嫩的對以戰爭前必須要審慎三思。

可悲的是,現在有個只會對著我們說大家都﹁過度依賴石油﹂,卻毫無行動的總統︵編按:指美國總統布希︶。這種虛偽,只不過更成就了納斯羅拉。

伊朗及真主黨就像一對富家子弟,
把黎巴嫩像海濱別墅般租下來做為夏日別館。
「讓咱們把這個地方砸爛吧!」
他們對自己嚷著:「反正老爸會埋單!」

像伊朗跟敘利亞這樣的高壓政府,
用石油財來收買人心,
並隔絕政經改革的壓力。當油價夠高時,
他們甚至可以買下一個月在黎巴嫩的戰爭。

湯瑪斯.佛理曼 Thomas L. Friedman
現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最新著作為《世界是平的》(2005年出版)。1953年出生,1981年加入《紐約時報》,1983年和1988年分別獲得普利茲國際報導獎。著作包括《凌志汽車與橄欖樹》(2000年出版)、《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1989年出版)。其中,《凌志汽車與橄欖樹》在2000年時獲得了海外出版商俱樂部的最佳外交政策非小說獎項,並被翻譯成27種語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