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畢業生帶來的矽谷創業新浪潮

2012.04.10 by
許凱玲
全世界的人都緊盯著Facebook看,市值千億美元的社群龍頭即將就要公開上市。不過,我們今天帶大家要看的不是IPO這件事,而是從Face...

全世界的人都緊盯著Facebook看,市值千億美元的社群龍頭即將就要公開上市。不過,我們今天帶大家要看的不是IPO這件事,而是從Facebook畢業的菁英前輩,如何在矽谷再創下一個奇蹟。

Facebook聯合創辦人Dustin Moskovitz,全球最年輕也最有身價的人之一,今年27歲的他,和同為Facebook出身的Justin Rosenstein創辦Asana商務協作平台,Facebook第一任技術長Adam D'Angelo則是和一樣從Facebook畢業的Charlie Cheever創辦問答網站Quora,曾任Facebook策略與事業營運副總的Matt Cohler現在是創投業者,為前同事提供創業資金,像是前平台經理Dave Morin創辦的Path;今年31歲的Kevin Colleran是Facebook第一位廣告業務,現在則是一名為創業者提供資金和建議的投資人,他說,「少數人可以有機會和朋友一起改變世界,而我們現在又聚在一起,準備再闖出一番事業」。

只有20來歲的這群Facebook年輕畢業生,是否真能再一次實現夢想?還有待觀察。不過,有一點很清楚,如果你在矽谷認識這一群人,對創業將非常有幫助。想在矽谷創業,人脈相當重要,不管是對組織嚴密的大企業,還是車庫個人創業,創新其實都是社會行為,矽谷知名的未來學者Paul Saffo認為,要在矽谷創業最基本的就是團隊。創新不見得是理性行為,如果想減少非理性問題,最好就是找來同樣瘋狂的朋友,和你一樣都想改變這個世界。

數十年來,有許多團隊為矽谷帶來突破,出現許多重要的科技公司。早在1930年代,史丹佛的年輕老師Frederick Terman鼓勵學生William Hewlett和David Packard創業,Frederick Terman的熱情帶領一群有理想的年輕創業者和當地產業,矽谷這個代表權力和財富的高科技產業由此產業,也挑戰了美國東岸的傳統產業。

1960年代,知名的「八個天才叛徒」(traitorous eight)離開肖克利半導體實驗室(Shockley Semiconductor Laboratory),開創了他們自己的公司仙童半導體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並且快速超越肖克利,還成為整個美國半導體產業的基石。後來因為經營問題,一開始的八位創辦人又各自創業,Eugene Kleiner成了矽谷最重要的創投業者之一,Gordon Moore和Robert Noyce共同創辦了英特爾,稱霸半導體產業。

另外還有一個經典例子-「Paypal黨」(PayPal mafia),把支付系統賣給EBay而出名,後來又開始創辦和投資矽谷熱門公司,例如Yelp、YouTube和Facebook;Facebook最早在矽谷的投資人是Founders Fund的Peter Thiel,他就是PayPal總經理和聯合創辦人。

這一代,輪到Facebook畢業生出場,他們的社交圈更緊密,除了他們,似乎沒有人可能闖出比Paypal黨更亮眼的成績。

Moskovitz曾經對記者說,「我們這群人都體驗過創業浪潮,我們曾經做過的事情對世界影響甚大,可以再次重聚創辦公司,是非常有趣的事。每個人都以任務導向為主,所做的事都是為了要把全世界每個人更緊密連結起來。」

Moskovitz和Rosenstein正著手開發減少用戶溝通障礙的軟體,其實還在Facebook的時候,他們就開始進行這件事,當時,Moskovitz管理不同團隊時,開發一款工具協助內部員工進行組織協調和工作討論。由於和Rosenstein想法相同,2008年離開Facebook之後就創辦這家公司,專心開發協作工具。

27歲的D'Angelo和30歲的Cheever也有一樣的理想,2008年還在Facebook時,他們常常一邊吃中國菜、一邊討論可讓用戶提問且回答他人問題的問答網站,這項服務的確曾經造成市場旋風,不過卻常遇到網友回答不正確或沒用的窘境,後來這兩人認為應該可以做得更好,2009年就在一家小辦公室中創辦了Quora。目前擁有33位員工的Quora,從Matt Cohler融資1,100萬美元,估計市值也達到8,600萬美元。

和其他Facebook畢業生再組團隊一樣,D'Angelo和Cheever默契十足,還可以彌補對方的缺點,他們之間的友誼在矽谷並不常見;這群Facebook畢業生不只是要求對方給自己投資或是建議,而是常常聚在一起討論創業這件事,互相在彼此的公司擔任董事會成員。在人生重大時刻,當然也不會缺席,Facebook第一位女工程師Ruchi Sanghv,和她的先生Aditya Agarwal同為Facebook人,2010年在印度的Goa海灘舉辦婚禮,數十位曾在Facebook共同奮鬥的好朋友都參加這場舉辦一星期的婚禮,執行長Mark Zuckerberg也沒有缺席,穿了一身印度傳統高領長外套夾克出席。

上個月,Ruchi Sanghv和Aditya Agarwal把自己創辦的Cove賣給Dropbox。她說,因為有了這個社交圈,永遠都不會感到孤單,不只是工作方面的社會關係,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每年冬天,這群人會前往科羅拉多滑雪勝地,這是負責設計Facebook介面的Sam Lessin的別墅,Facebook員工絕對不會錯過這個傳統聚會,可以滑雪又可以分享彼此的創業體會。31歲的Morin就是在這裡決定拒絕Google的1.25億美元收購Path的要求--那是2010年,Path剛發表,並不打算出售,也不想為此幫助Google對抗Facebook;當時,他和Path投資人Moskovitz與Founders Fund的Brian Singerman從白天談到深夜,一路聊到隔天,Moskovitz提醒Morin,Facebook最初也面對Yahoo的收購邀約,Zuckerberg也有過一樣的掙扎,最後還是走了過來;Moskovitz和Morin說,「根本不用賣掉公司,就算最後失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之後Morin的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了。Path目前完成新一輪融資,公司估值為2.5億美元,用戶超過200萬人,小甜甜布蘭妮也愛用Path服務。

Facebook編號第7名的員工Colleran說,Facebook畢業生短期內都沒有賣掉公司的打算。他去年七月離開Facebook,加入波士頓創投企業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他信心滿滿表示,「我相信在Asana、Path和Quora之後,Facebook畢業生創辦的公司會越來越多」,「如果我們注定要離開Facebook,為何不更加努力改變這個世界呢?要進入『想當年我們在Facebook…』的話當年時刻,對我們來說還稍嫌早了點」。

出自LATimes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