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登陸,愛之適足以害之

2006.06.01 by
數位時代
不准登陸,愛之適足以害之
台灣的金融業在國內殺紅了眼,台灣的公債利率曾經短暫地拿過世界第一,但是台灣的房貸利率卻蟬聯全球第一寶座已久。在這樣惡性競爭的環境下,卻極少有...

台灣的金融業在國內殺紅了眼,台灣的公債利率曾經短暫地拿過世界第一,但是台灣的房貸利率卻蟬聯全球第一寶座已久。在這樣惡性競爭的環境下,卻極少有銀行走得出台灣,為什麼?結構性的因素在於:沒有足夠的人才。
台灣的金融業人才本來就少,再加上台灣金融業的待遇普遍較國際金融業的差,少數像樣的人才可以在外商銀行找到金飯碗,還被媒體及獵人頭公司捧上天去,何必出國打拚。久而久之,台灣金融業的國際人才寥寥無幾。反倒是大陸的人才輩出,在投資銀行和避險基金等領域,來自中國的人才如今至少是台灣的數十倍。

自己斷了自己的後路

因為人才有限,台灣的金融業真要跨出去,恐怕也只能走到對岸。但是由於兩岸一直談不攏,加上金融業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嚴格地管制,銀行偷跑的可能性不大,造成除了國泰人壽外,沒有任何一家可以在中國營業。雖然對岸再度釋出善意,表示在中國已經設立代表處的台資銀行可以在福州營業,但是看起來還是一個巴掌拍不響。
其實十多年前,中國政府不斷向台灣的銀行業招手,但是由於台灣的金融業資金全部在政府的監控下,無法登陸。最後只有製造業的寶成蔡家,參與了華一銀行的創設,因此華一銀行也普遍被視為唯一登陸成功的台資銀行,更有許多金控找上寶成,希望買下控制權。但是即使是集三千寵愛在一身的華一銀行,也因為台灣政府規定金融業不能直接投資,造成金融專業股東比例不足,無法廣設據點拓展業務。
或許有人會提出疑問,為什麼不考慮其他地方?有些金融機構不是號稱已經與國際接軌了嗎?答案是:跟國際接個「鬼」!台灣銀行業中國際化最深的中國信託,雖然在國外的獲利情況尚佳,卻還是以服務華人為主;富邦銀行雖然在香港取得據點,但卻是透過購併而來。其他銀行在香港的發展,很多以販賣台灣不能販賣的基金為主,但這也是台灣請吃閉門羹的畸形產物。在越南的發展則是因為去得早,如今面臨國際銀行的挑戰看起來榮景不再。總之,台灣的銀行業除了在台商雲群之處還有機會,其他地方只是緣木求魚。
再回來大陸看看吧!許多人認為愛這片土地,就不該讓資本外流。論點或許正確,但資金早已外流。個人匯款大陸上限五十萬美元,誰不會轉手透過第三地匯款。結果是只有台灣銀行業去不成大陸,但錢還是借給了登陸的企業。其實釜底抽薪的方法,是允許銀行登陸,收取大陸本地人或台商的存款,借給在大陸的台商,才能避免「債留台灣,錢進大陸」。
回頭省思,其實最該登陸的是銀行,可是因為擁有特許執照的銀行最好管,因此一直無法突破,真是愛之適足以害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