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的位置,才知道跟別人差多遠(二)

2013.04.16 by
經理人月刊
經理人月刊 查看更多文章

經理人最實用的管理知識交流和學習平台,提供主管和上班族專業的工作心法及職涯提點,陪伴領導者管理組織、帶領團隊、提升績效。(追蹤:FBwebsite

談創業****抱使命救企業,誤打誤撞進精密機械Q:當年你創業時,台灣資訊產業已經開始起飛,但你仍選擇精密機械產業創業(註:卓永財於1989...

談創業****抱使命救企業,誤打誤撞進精密機械
Q:當年你創業時,台灣資訊產業已經開始起飛,但你仍選擇精密機械產業創業(註:卓永財於1989年成立上銀科技)。是什麼樣的眼光,使你看見精密機械的潛力?

A:創業其實是機緣。1983年,三星五金發生經營危機,政府拜託交通銀行去救,當時我擔任交通銀行總經理執行祕書,我告訴總經理:「這個救不起來,不要救!」結果他轉過頭看著我:「對,救不起來,所以要派你去!」我當場傻住!「永財,台灣這一代企業家都六、七十歲了,下一代才三、四十歲,你這一代不幫忙,國家就脫節了!」聽完總經理的理由,我知道他有使命感,要把五、六十歲這一代接起來,國家才有希望!

當時,三星五金已經4個月沒發薪水,過年前再不發,員工就會散掉。所以拿到交通銀行緊急貸款1億5000萬後,我第一件事,就是發出2000多萬薪水。那一天,我晚上9點才去吃飯,兩個幫忙的菜鳥吃不下,擔心放款收不回來被處分。我告訴他們,「收不回2000萬和1億5000萬,處分都是記一個過,最壞的情況已經發生了,為什麼不死馬當活馬醫?」

三星五金的體質其實很好,有技術、有訂單,只是投資虧錢。我每天都把所有幹部找來討論,職位愈低,愈早開會,晚上10點之後會輪到高階主管,至少開到12點半,4個月後就轉虧為盈。

後來,交通銀行投資何豐精密,由我當監察人;我因此了解,做工具機一定需要滾珠螺桿,所以就找人合資收購這家公司。

會選擇精密機械創業,也跟我的背景有關。我在舊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雖然是學公共行政,但念的是創新管理,碩士論文就是寫「企業成功率的評估」。而交通銀行的前身是開發銀行,企業只要有計畫書就可能獲得貸款,我要有八、九成把握企業的技術可以量產成功,才能放款,所以也要了解科技。

其實我第一次創業,是在念大學的時候。因為家裡很窮,我從初中就開始借錢讀書,一直借到大學夜間部一年級上學期,第二學期以後的學費,都是自己賺的。

大四時,同學創業,我就當合夥人,一起做醫療用品的替代進口。平時,只要同學家裡生意有問題,我就去幫忙出主意,累積了很多經驗。

當時我就覺得,台灣企業真可惜,其實很多東西可以做起來!很多公司體質很好,但老闆sense不夠,「不上學堂上酒家」。所以,應該要改變經營者,經營者不改變,有再多人才他都不會用!

所以,救起三星五金之後,我就離開交通銀行,成立大銀企管顧問,和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合作,前前後後帶著台灣經營者去美國上了12年課。

當時最重要的兩堂課,是購併和創新管理,台灣都還沒有,我白天跟著這些大老闆一起上課,晚上還要帶領討論,對知識有很大的啟發。

資料來源《經理人月刊No.98》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