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物報告】 失去的總是最美好~科技業需要另一個賈伯斯嗎?

2013.06.26 by
路怡珍
【有物報告】 失去的總是最美好~科技業需要另一個賈伯斯嗎?
書呆子 Larry Page 第一次看到 Google 創辦人兼執行長 Larry Page 的演講,是2009年春天,他在密西根大學畢...

書呆子 Larry Page 

第一次看到 Google 創辦人兼執行長 Larry Page 的演講,是2009年春天,他在密西根大學畢業典禮致詞當時我心想,嗯,這真是場細心安排的演出,有動人的情節,幽默的橋段,激勵人的智慧箴言 — 但,不像你我熟知的那場「Stay Hungry,Stay Foolish。

[![](http://yowureport.com/wp-content/uploads/2013/06/Larry-Page1.jpg "Larry Page ")](http://yowureport.com/?attachment_id=7182)Larry Page 在 Google I/O 演講 圖片來源:[Foxnews](http://a57.foxnews.com/global.fncstatic.com/static/managed/img/Health/660/371/Larry%20Page.jpg?ve=1)

過了幾年,再一次看全神貫注的看 Larry Page 登台說話,是今年五月在加州的 Google I/O。登台前幾天,Larry Page 才在自己的 Google+ 說他得了一種罕見的、病毒引起的左聲帶癱瘓。我相信許多人跟我一樣,在他登台上的12分鐘,一起零時差、八個螢幕看 YouTube 直播。12分鐘一下子就結束了,聽完演講,我有些錯愕、還有點失望。

因為病情,Larry Page 的聲音有點像唐老鴨界裡的法蘭克辛納屈,這種聲音狀況似乎已不適合登台演講。而在有限的時間裡,我們重複聽到好幾次關鍵字:「樂觀」、「潛力」、「改變世界」、「更快更大」、「有趣」!這些話像包在泡芙外的巨大麵粉糰 — 看起來美好,但我們還來不及吃到裡面的奶油,時間已經到了。

新聞媒體認為他的現身與其說是面對大眾,不如說是面對投資方。他站上舞台,更多是要證明他的健康能順利運營公司。但說實話,這場演講,對像我這樣的科技粉絲卻有一些殺傷力:我發現心目中的執行長 原來也會在5,500名嘉賓及100萬線上直播的觀眾前,言不及義的說一些 small talk,開一些不太好笑的笑話 . . . 一點都不像,總在我們心目中不由自主冒出的那個名字–賈伯斯。

唯一的亮點是 Page 花了許多時間回答 Q & A 環節,包括談論 Google 和微軟的關係、工程師的思考邏輯等。他還分享他去參加年度「燃燒人」節慶(Burning Man,一個美國年度的激進社區節慶),並認為那是一個適合測試新產品的場合。Page 說:「我不確定站在 Google I/O 講臺上說出一切是否有讓人驚奇的價值,我們應該要用一種謙虛的方法來發表新東西,並看看效果如何。」
 

風度瀟灑 Eric Schmidt 

今年58歲的 Eric Schmidt 是 Google 現任的執行董事。上個月他才上了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最著名的機智問答節目「Wait Wait Don’t Tell Me」,在節目上跟主持人 Peter Saqal 一來一往俏皮對話。雖然問答成績最後慘不忍睹,但對談中,你可以感覺到 Schmidt 的自信、機伶還有謙虛的幽默。

[![](http://yowureport.com/wp-content/uploads/2013/06/large_4627889636.jpg "large_4627889636")](http://yowureport.com/?attachment_id=7183)**Google 執行董事 Eric Schmidt。**圖片來源:[Jolie O’Dell](http://www.flickr.com/photos/jolieodell/4627889636/)

Eric Schmidt 來過台灣,曾在天下雜誌舉辦的國際大師論壇上談科技議題。當時天下雜誌形容他:「身為 Google 黃金三角之首的施密特,被譽為當代網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人之一。2001年起,施密特成功帶領 Google,從一家矽谷初創公司,躍升為市值逾1,500億美金的網路科技龍頭」。

而今年早些時候,當他的北韓訪問結束之後,他出現在北京的初創科技網站「極客公園」舉辦的創新大會,接受大陸央視主播田薇的訪問。這是他第一次在中國大陸接受公開座談採訪。他從矽谷的創業精神、談到北京及中國的市場、再談到全球市場的共通性。他強調訴諸消費者的信任很重要,而對於科技公司而言,快速回應挑戰也是很核心的能力。他同時分析了中國的網路及智慧型手機市場,並給中國的開發者創業建議:解決移動安卓平台上的問題。

有著這樣專業經歷和見識,他大可以跋扈大牌,但是所有跟他親自接觸過的記者、作家、工作夥伴,都會用圓融和謙虛來形容他,稱讚他的可親,稱讚他成就面前泰然自若、不卑不亢。

他穿著最好的西裝,在公開場合,坐著說,慢慢說,引經據典的說,和賈伯斯也很不一樣。
 

汽車銷售員 Tim Cook 

賈伯斯的繼任者,Tim Cook,從接任以來一直一頭灰,我想那是因為他跟賈伯斯之間的比較更加的直接。

[![](http://yowureport.com/wp-content/uploads/2013/06/Tim-Cook-2.jpeg "Tim Cook 2")](http://yowureport.com/?attachment_id=7187)**蘋果 CEO Tim Cook。**圖片來源:[iapp](http://iapp.com.tw/2013/01/tim-cook-will-be-summoned-to-attend-the-controversy/tim-cook-to-be-declined-double-salary-bonus-by-apple/)

上個月,美國《華爾街日報》旗下的科技網站 AllThingsD 舉辦了一年一度大會,在這場名為 D11 的科技論壇,聚集科技界大老和 CEO 們,由 Tim Cook 擔任開幕嘉賓。他坐在舞臺最左側,接受《華爾街日報》著名部落客沃爾特·莫斯伯格(Walter Mossberg)和卡拉·斯維謝爾(Kara Swisher)採訪。

81分鐘的訪問,我們看到一個樸實、誠懇的隔壁鄰居。Tim Cook 很專注、友善,木訥的惹人喜愛。但還不到一天,新浪科技便發表專文,標題是「老實庫克洩漏蘋果流向」。文章有這麼一段側寫:

「兩人(Steve Jobs v.s. Tim Cook)的不同之處顯現的尤其鮮明。同樣面對未來產品的提問,Jobs 總能把話題引到整個行業的未來發展,天馬行空的語言讓聽眾有更多享受與暢想的空間;完了之後觀眾們才想起,原來 Jobs 壓根就沒有回答關於未來產品的提問。而 Cook 卻連繞圈子都不會,回避問題時略顯實在,反而會讓人猜測到蘋果的一些動向。」

Cook 會在談論一個可能性產品的話題中間,忽然說:「我不願意談論」。而且連續發生了好幾次。模式都是主持人拋出話題一開端興致勃勃,後來在切入核心後,又急踩煞車。

幾個被猜測到的「弦外之音」,開始鋪天蓋地的出現在科技網站上,同一篇專文寫道:「在 Cook 的支吾其詞背後,可以明確猜測出蘋果的動向:蘋果電視還在研發當中,蘋果會進入可穿戴市場,廉價的 iPhone 的確存在,新的 iPhone 螢幕尺寸是4吋,iTunes 會推出媒體串流服務……」。

對 Cook 最惡毒的評論是形容他像一個汽車銷售員:他的簡報裡可以沒有錯字,有最漂亮的模型,但他不是一個明星,無法激勵你。無法讓你為他尖叫。

只是我一直在想,科技公司需要一個明星嗎?或者是,他們當然都已經是明星了,但是明星只有一種模樣嗎?
 

只要做自己 

不需要閱讀商管分析,我們也知道蘋果、Google、亞馬遜和 Yahoo! 是多麼不同的公司。他們的產品不同,經營理念不同、文化相異、連設計的理念也迥異。但為什麼當我觀察他們的執行長 時,心中會出現同樣的標準?

我們對於領導力的魅力胃口,是不是被 Steve Jobs、歐普拉、甚至是愛開玩笑的美國總統歐巴馬慣壞了?

或是因為我們懶惰而娛樂化了呢?

原本應該是我們主動篩選適合自己的科技用品,認真的理解公司背後的精神和文化。但我們卻沉溺在感官刺激裡,期待聽到一場又一場、讓人頭皮發麻的演講展示,似乎就可以被動而無責任的直接推論(購買),這就是這個時代需要的終極科技產品,有這種特質的人,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終極科技公司 CEO。

蘋果和 Google,雖然同樣都是潮流的製造者,同樣都嵌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但中間還有程度的差別。我們在設計與美感上追隨蘋果,「驚喜」成了基本的要求,同時也形塑了我們和蘋果產品間的感情。另一方面,我們在效率及可親近性上信賴 Google,用務實化的角度看待它推出的新功能,並且稱讚一句:「這個玩意兒很聰明」:兩種態度有明顯的差異。

我想,就像人們早起會刷牙一樣,Google 是人們生活經驗中的一部分。我們可能不需要每兩季一次,全面顛覆使用牙刷的體驗,並且在短短刷牙漱口的五分鐘,追求撼動人心的感覺 — 但我們總是需要一隻更細緻、更有效率、更能保護牙齦健康的牙刷。

這中間還可以提及的一個角度,是產品和人之間的距離。2007年的時代精神大會上,Google 創辦人 Sergey Brin 試著定義 Google 真正創造出的價值究竟是什麼。他的回答:「正確的資訊有助於人們作出更好的決策;合適的廣告資訊幫助人們買到更合用的商品」。這個說法到今天還適用。賣到翻的 Google 產品和消費者中間,始終保留了一塊開放的空間:你要主動去善用搜索的結果,這個搜索的動作才變得重要;你要辨識地圖上的訊息,地圖本身的完善才變得重要;工程師們得先確保安卓生態圈裡面的各種相容性,那這個平台本身也才能延續。

蘋果不一樣,從手機到筆記型電腦到平版,每一項新的產品都是直接撞在消費者的心頭上。產品抓著你的手,告訴你要這般那般使用,產品帶著你的眼球,指引你要這邊那邊看,從來都不是反過來。對於人更貼身,也更私密,所以我們才會對蘋果的設計師、工程師、CEO有更深的敬佩和感情牽繫。

但不是所有的科技公司都在賣所謂「潮流的身分地位」,也因此,不是所有的科技 CEO 都得像賈伯斯般充滿傳奇、矛盾、神祕和明星魅力。

當我們能夠接受 Page 本來就是一個小氣書呆子(nerdy curmudgeon)(他也很自豪整天和 Sergey Brin 研究無人駕駛車和眼鏡)、Schmidt 本來就一個風度翩翩且學問淵博的的專業經理人、Cook 就是他自己,不會是也不應該是一個賈伯斯翻版,我們才能更清楚的理解科技公司的運作:他們現在在哪裡,而他們未來要往哪裡去,是不是應該更大幅度的參予我們的生活。

轉自有物報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