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泉轉型代工 度過遊戲業寒冬

2006.05.01 by
數位時代
昱泉轉型代工 度過遊戲業寒冬
「我現在也可以說,我上了一堂一億六千萬元的課。」昱泉國際總經理曹約文在上海接受︽數位時代雙週︾採訪時說。創業第一年就做到損益平衡,十一年來沒...

「我現在也可以說,我上了一堂一億六千萬元的課。」昱泉國際總經理曹約文在上海接受︽數位時代雙週︾採訪時說。創業第一年就做到損益平衡,十一年來沒出現過赤字的昱泉,向來是業界的資優生。
然而,從二○○一年涉足線上遊戲營運之後,人事和行銷成本大幅增加,但是遊戲的獲利卻沒有預期的好。短短兩年間,昱泉虧損一億六千萬新台幣,儘管昱泉的教育軟體一直都賺錢,但是占投資大宗的遊戲不賣錢,公司整體還是虧損。

國際競標代工分紅

所幸昱泉當時沒有負債,加上最大法人股東宏碁以過去幫IBM代工的經驗告訴曹約文:「昱泉的優勢在於產品研發,唯有做代工才能和國際接軌,提升競爭力。」因此,昱泉開始調整代工和自製研發遊戲比例,一面大刀闊斧砍掉線上遊戲的營運部分,一面加強開發包括任天堂、Xbox等遊戲機軟體,爭取和國際大廠合作的機會。曹約文以「知恥近乎勇」形容當時的心情,「以前昱泉堅持要做自己的品牌,但是經過這次失敗,我們終於知道自己的優點和弱點在哪裡,必須做自己擅長的東西。」
剛開始,昱泉走到哪裡都受挫。曹約文表示,頭一年昱泉到處找客戶,告訴他們可以幫忙做代工,但他們反應很冷淡:「台灣?你們會做遊戲嗎?我們沒聽過台灣的遊戲?你們會做軟體嗎?會畫圖嗎?」當曹約文到南韓談生意時,對方甚至說:「你在開玩笑吧?台灣玩的都是韓國出口的遊戲,我們怎麼可能買你們的產品?」然而,國際市場的挫折並沒有把曹約文嚇跑,反而是更積極地參與國際競標,就算沒有一線訂單,二線或三線的廠商也可以,「我只要一個嘗試的機會。」
曹約文表示,在國際競標場上,廠商只給你一個規格,想要爭取訂單,就必須展現最好的技術、品質、製程與成本控制,「如期如質」是基本要求。在與國際技術人員合作的過程中,昱泉的研發團隊也不斷進步,現在已經培養出一線代工實力,經過試做,通常十個案子可以接到九個。二○○四年獲得E3獎的「鐵鳳凰」,更給昱泉帶來意料之外的收益。 由昱泉製作,日本Sammy Studio公司發行的Xbox平台遊戲「鐵鳳凰」,採用了「normal mapping」的貼圖技術,畫質清晰鮮明。更重要的是,它還活用Xbox的Live連線機制,能提供十六個人同時進行連線格鬥,不僅在二○○四年美國E3電玩展中大出風頭,榮獲TeamXbox評選為「最佳創新遊戲獎」,很多國際廠商也開始和昱泉接觸。「鐵鳳凰幫我拿到後面四個重要的案子,日本遊戲大廠Namco就是主動來找我們,才兩天就把生意談下來了。」曹約文開心的表示。

整合兩岸美術人才

然而,曹約文也明白,光做代工的利潤有限,遊戲機軟體的商機再大,代工商還是只能拿到製作和開發費用。近年來大陸地區類似的遊戲軟體代工業者不斷冒出,光是上海一地就有四十多家,激烈的競爭讓曹約文急於突破既有的營運模式。
「昱泉現在又從代工回到自主研發,不只是OEM或ODM,而是共同開發。我們現在從產品設計到開發製作整個產品,遊戲卡上會打上昱泉﹃Interserv﹄的商標,產品賣出後昱泉可以拿到五%到二○%的分紅。」曹約文表示,以前昱泉是自己出錢自己賣,現在是別人出錢讓昱泉做,做完賣了還能分紅。
中國大陸被業界認定為遊戲機市場決戰之地,微軟、任天堂等公司都已進駐,昱泉也在上海設立據點。雖然大陸遊戲業的人力薪資呈現三級跳漲勢,昱泉還是堅持起用大量當地人才。昱泉上海公司一百七十多個員工中,只有三個台籍幹部。「台灣人才在創意方面略勝一籌,但是美術人才大陸占有絕對優勢,大陸每年有五百萬美術畢業生,擁有六年以上的繪畫資歷,每一年昱泉都會到美術院校招攬前幾名的學生。」曹約文希望,未來將整合兩岸的人才,成為一個具有綜合效益的團隊。
當前台灣遊戲業的景氣尚未走出寒冬,包括智冠、遊戲橘子、華義和大宇等公司都還面臨著營運艱難的問題,是相信「下一個遊戲會更好」,堅持品牌路線?還是轉入昱泉和國際大廠「共同開發」的戰場?遊戲軟體業者此刻正面臨著嚴峻的生存選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