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女性創造職場新價值

2006.03.01 by
數位時代
專業女性創造職場新價值
《華爾街日報》在二十年多前,就發明了「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一詞,來形容女性在職場發展中總會遭遇到各種晉升、資源爭取不公...

《華爾街日報》在二十年多前,就發明了「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一詞,來形容女性在職場發展中總會遭遇到各種晉升、資源爭取不公等的無形壁壘,然而隨著全球化浪潮的新經濟運作,工作型態和女性就業價值觀的變化,專業女性愈來愈有自己的發揮空間。
今年一月,在台灣落腳五十年的IT產業中的大象——IBM公司,破天荒地任命首位女性總經理童至祥,這位近五年轉戰日本、與中國大陸資訊界的女將,被拔戳的主要因素,除了在擁有從基層做起的二十五年完整經歷外,其中更令人注意的是她先後在日本擔任亞太區最高主管的特別助理外,在北京工作期間,更讓中國四大國有行庫的資訊系統都換成IBM的機器。

性別平衡原則成為主流

童至祥在外派經歷中戰功彪炳,讓她有機會在董事會挑選台灣地區接班人時,成為候選人之一,而事實上在IBM的「多元化政策」下,「要求每個高階經理人在三名接班人選中,至少要有提名一位女性,」童至祥指出,曾經擔任IBM內部社團大中華區女性多元團體主席的她,在主要業務之餘,還抽空參與社團活動,積極協助IBM女性員工在職場上個人的心靈成長。
在過去以男性為主導的科技產業裡,女性經理人的身影始終非常少見,而女性員工多半也是擔任行政內勤或是生產線上的技術員等基層工作,能夠晉升到管理階級,甚至進入董事會中成為具有參與決策的高階主管更是少之又少。
美國長期關注女性在商業領域中發展的非營利組織Catalyst,在二○○五年時針對《財星》近五年公布的百大企業中的女性高階主管進行研究發現,在《財星》一百大企業的董事會中,具有董事職務的女性比率僅有一六‧九%,顯示女性在職場上具有的決策與發言權的比率依然偏低。
在許多科技大廠的董事會名單裡,女性的比率難以超過五成,像是業務布局遍佈全球一百一十多個國家的GE集團,在董事會十六名成員中,僅有三名是女性;而靠著娛樂事業大賺女人與小孩錢的的迪士尼家族,董事會裡的女性不超過兩位;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歐洲,《金融時報》曾經調查指出,在百大公開上市公司中,六五%的公司裡,根本沒有女性董事。但是自一九九七年開始進行多元化政策的IBM,女性擔任董事的比重超過五八‧三%、而曾經是女人當家的惠普公司女性擔任董事的比率也高達五五‧五%。

家庭支持更有表現空間

儘管愈來愈多的女性在專業能力上受到肯定,但是當面臨必須經常商務旅行、甚至轉換工作場域的晉升機會時,尤其是外派的職務,往往她們會以家庭、子女為重,而拒絕了眼前的大好機會。以童至祥為例,她優異的管理與業務能力,屢次獲得IBM內部的績效大獎肯定,但是她卻信誓旦旦地說,「家庭和工作兩者之間,家庭是最重要的,一旦家庭氣氛有些不好的改變,我一定調整工作步伐,多花些心思在家庭上,」而外派的機會,在她二十五年的IBM生涯裡多次向她招手,而當二○○○年,她決定舉家遷往北京時,她最感謝的人就是她的先生,「十幾年的婚姻生活裡,過去都是我配合他,現在他願意配合我,當我在北京發展最大的後盾,讓我非常感動。」
只要私領域中情感因素得到支撐,女性在職場上全力以赴的表現,往往展現出高度的毅力與韌性,像是曾經在通用電氣(GE)旗下的砷化鉀實驗室服務十七年的朗弗寬頻微電子總經理余旦華,默默地專注在過去被歸類為冷門科技的無線通訊的領域中,長期累積創業的實力;而同樣為台灣半導體產業中首位女性總經理的茂矽總經理的唐亦仙,從美國國家半導體研發部門的研究員做起,之後一直在半導體產業累積資歷,她在美國擁有多年的跨國合作經驗,讓她回台灣加入茂矽後,從興建六吋廠、八吋廠,與接下來十二吋廠籌建時,都剛好派上用場。
走出家鄉的廚房,這群專業女性在全球化新工作浪潮中,找到女性在職場的全新價值,接下來讓我們好好看看她們精彩的人生故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