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奴幫了銀行一個大忙

2006.02.01 by
數位時代
卡奴幫了銀行一個大忙
預測真不是件簡單的事。二○○五年開春伊始,投資法人比較看好台灣股市的金融股,而非電子股。結果整年結算下來,電子股大放異彩,金融股雖然一馬當先...

預測真不是件簡單的事。二○○五年開春伊始,投資法人比較看好台灣股市的金融股,而非電子股。結果整年結算下來,電子股大放異彩,金融股雖然一馬當先,卻在年中遇到二次金改挫敗以及消費金融雙卡風暴,跌了不小的跟頭。 年底時國泰世華銀行率先出招,十二月增提九十億元呆帳準備,接著又傳出停止小額信貸款、消費金融約聘人員有好幾百人將不獲續聘等消息。台灣的消費金融是不是真要掀起一場風暴?外資分析師普遍認為情況更嚴重的台新銀行以及中信銀,為什麼還沒見到增提呆帳或裁員的動作?

退出是避開風暴的好方法

從市場老三的大動作可以看得出來,台灣的消金市場的確面對不小的壓力,但是由於問題發現得早,應該還沒有到動搖國本的地步。以國泰世華銀行為例,即使增提將近百億元的呆帳準備,全年結算下來還是獲利。市場老大、老二中信和台新的狀況固然比較慘,但是由於每年獲利也在百億元之譜,很有可能採取「鋸箭法」,在未來幾年內由獲利來吸收,也就是獲利表現可能較差,但是不採取一次增提呆帳,導致出現虧損的作法。 那為什麼市場的主要領導者出現大規模縮減業務的動作?原因在於:根據韓國和香港的消費金融風暴經驗,不還卡債以致拖垮銀行的「卡奴」,其實占客戶人數的百分比很小,但是這群人多半同時持有許多家銀行的卡,同時都借到滿額,由於有些銀行在消費金融風暴來襲時,通常會使出以鄰為壑的伎倆,也就是唆使卡奴轉向其他銀行借款,因此在風暴來襲前暫時緊縮業務,倒不失為明智的作法。

市場參與者將重新洗牌

但是前述的大銀行,並不會真正因此就遠離消費金融市場,因為這個市場還是具有吸引力的,有一群客戶的確是使用信用卡或現金卡來應付資金的需求,例如每年一、二月和九月的貸款餘額會相對較高,因為消費者以借款來應付年關的資金需求或是學費,再利用未來幾個月還款,他們和銀行的關係是「魚幫水、水幫魚」,因為他們需要銀行來協助短期的資金需求,這群客戶也是銀行的獲利來源。 那這場風暴會有什麼影響?目前的消金危機,已經讓有效卡數不減反增,後段班的銀行如果現在還達不到國際上至少一百萬張卡的有效卡量,只有選擇退出市場的命運,對於台灣混亂的市場,反而是幫助。 另一個影響是經濟成長,台灣近年來薪資水準並沒有顯著增加,但是二○○五年的經濟表現還不錯,信用卡和金融卡提供不少助力,在消費性貸款緊縮的同時,經濟一定會受到影響,只是程度難以預估。 千萬不要再問為什麼韓國和香港發生過卡債危機,台灣還不懂得避開。泡沫經濟幾個世紀前在荷蘭和英國輪番上演,到了二十世紀還在頻頻安可。壞的躲不掉,至少希望好的學得到。韓國和香港市場在歷經消金危機後改善體質,之後都有精采的表現,台灣的銀行已經重新走對正確的第一步,希望好日子也不要太遠。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