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堀江 敗也堀江

2006.02.01 by
數位時代
成也堀江 敗也堀江
此時此刻,全世界手上正有資金投資在日本共同基金的人都在問:「誰是堀江貴文?Livedoor是什麼公司?為什麼他讓我賠了錢?」難怪投資人恐...

此時此刻,全世界手上正有資金投資在日本共同基金的人都在問:「誰是堀江貴文?Livedoor是什麼公司?為什麼他讓我賠了錢?」

難怪投資人恐慌,過去一個多禮拜日股的表現很像電影情節。一月十六日晚間七點,日本第三大網路公司Livedoor集團以涉嫌違反證交法,遭到東京地檢署大舉搜索其位於六本木比佛利的企業總部、子公司Livedoor Marketing公司、社長堀江貴文和財務長宮內亮治的住家。 如同過去歐美的企業醜聞案件,敏感的資本市場馬上反應了投資人的不安:隔天Livedoor股價重挫狂跌一四%,以五百九十六日圓作收,其他網路類股也被拖累,包括軟體銀行和雅虎日本的股價都全面下殺,影響之大讓日經225指數(日本股市的股價指數)暴跌四六二.○八點,市值一天蒸發將近十兆日圓。日本媒體稱十七日的日股效應為「Livedoor Shock」(Livedoor爆炸彈)。

大舉拋售賣壓 東京證交所停止交易

事發後第二天,東京股市一開盤仍繼續賣壓,投資人大舉拋售Livedoor的股票,賣單擠暴東京證交所。儘管交易所曾一度通知各家券商,希望匯整不同客戶的委賣來減少筆數,以免超過電腦處理負荷量,卻無濟於事,最後被迫提早二十分鐘收盤,這是東京證交所在二次大戰後重新開張以來,第一次因為交易量超過系統的處理能力而全面停止交易。更具戲劇性的還在後頭,曾幫助堀江貴文將公司推上市的Livedoor前財務副總野口英昭,當天被警方發現在琉球的飯店內自殺身亡,更為這樁企業醜聞添了一筆神秘的色彩。 這顆爆炸彈甚至驚動了小泉首相親自出面喊話來重振市場信心。去年九月份他曾力保毫無政治經驗的堀江當小泉眾議院郵政改選的「刺客」參選人之一,儘管堀江沒有選上,但在日本社會裡對特立獨行的堀江貴文毀譽參半的評論裡,小泉首相始終對堀江相當友好。這次醜聞讓堀江從媒體寵兒一下變成人人喊打的落水狗,從自民黨立刻與堀江貴文劃清界線的動作來看,不無參雜著小泉首相既尷尬又無奈的心境。 這顆爆炸彈更是震撼到對日股未來發展信心滿滿的的全球投資人。從去年開始,日本一連串的經濟數據所支撐的經濟復甦,帶動了全球熱錢匯入日本股市和房地產。日本消費信心指數更是創下泡沫經濟崩壞後的十四年新高,顯示日本通貨緊縮的時代即將結束。一片看好的經濟前景中,一家網路公司的爆假帳醜聞,竟可以牽動日股全盤表現,甚至帶動周邊亞股也一起慘跌收場,華爾街分析師和基金經理人臉不跟著綠都不行。

堀江獨特作風 透過不斷併購自我壯大

這顆炸彈的始作甬者是Livedoor三十三歲的年輕社長堀江貴文。他來自福岡縣鄉下一個上班族家庭,從小就是一個絕頂聰明卻又孤傲不馴的學生,他的高中老師甚至形容高中時期的堀江「有一種看透人生的孤獨感」。一九九六年他仍在東京大學求學時,以六百萬日幣成立網頁製作公司「On the Edge」。二○○二年堀江收購了瀕臨破產的入口網站「Livedoor」,並把公司名稱改為現名,從此奠定成功的基礎。今天的Livedoor已成長為擁有三百個廣告主,一千四百萬固定使用人口,二○○五年年營業額七百八十億日幣的「網路財閥」。業務涵蓋甚廣,從入口網站、電腦軟體的開發販售、網路拍賣、線上證券交易到網路顧問服務諮商等,更極具野心地將事業版圖擴充到海外。 從東大肄業生到叱剎風雲的新興網路創業家,從一無所有到出事前七千三百億日圓的公司市值,堀江貴文崛起於日本的成功秘訣在於擅長操控「媒體」和「資本市場」。他在很短的時間內以年輕多金又敢衝撞傳統的形象在日本成名,尤其擅長操控媒體議題。他不但曾說出在日本極具爭議「女人是跟著錢而來的」的評論,更是不吝嗇讓媒體報導他奢華的生活方式。透過他活躍的曝光率,Livedoor一躍而為日本第三大的入口網站(僅次於Yahoo! Japan和樂天),去年六月網站瀏覽量就較前年同期成長了六倍。 堀江貴文主張「錢是世界唯一公平的基準」、「沒有錢買不到的東西」。他將美國版的資本主義帶到日本,給日本人上了一連串的財金課程:「併購、惡意併購、股東權益」。併購是他的核心企業策略,今日的Livedoor王國就是由二十七次的併購案建構而成。業外的擴張也如同玩大富翁一般,他曾投下三十億日圓企圖買下大阪近鐵水牛隊未成,又嘗試角逐仙台球團的經營權未果,去年他甚至閃電花了六百億日圓企圖控制富士電視台。在他之前沒有日本人敢不管倫常地進行「惡意併購」,堀江貴文卻說:「公司是股東的,不是管理階層的。」一再伸張股東權益。

面臨下市危機 涉嫌運用不法手段獲利

無論審查結果為何,透過這次的搜索風波,堀江又進一步幫日本人上了晉級的財金課程:「假帳」、「操控股價」。日本檢調單位懷疑Livedoor做假帳起因於兩點:第一,Livedoor涉嫌非法認列其子公司在市場上賣掉Livedoor股票所獲之利得為母公司營利所得。爭議點在子公司所持有的Livedoor股票,其實是過去併購時彼此互相交換的股票;第二點,日本檢方質疑Livedoor在二○○四年九月的財報中一筆和網路交友公司Cueznet間價值達數百萬日圓的交易所得合法性,「這筆所得和提供的服務價值不合,對Livedoor來說利潤高到不合理,對Cueznet來說付出的成本太高。」日本媒體引述消息指出。尤其在發財報的隔一個月,Livedoor就買下Cueznet,更是令人懷疑這中間是否有違法交易行為。 此外,檢方懷疑Livedoor子公司Livedoor Marketing公司(當時名稱為Value Click Japan Ltd.)在二○○四年十月收購出版社MoneyLife時,涉嫌違反日本證交法第一百五十八條,曾揭露不實訊息以操縱公司股價。因為早在對媒體公布併購的前四個月,Livedoor已經完成對MoneyLife的併購程序,但Livedoor母公司和Livedoor Marketing子公司都隱瞞不對市場公告,這樣一來損害了依賴企業提供情報來做決策的投資人權益。 如果檢查結果證明Livedoor有對財報灌水和揭露不實企業新聞的事實,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Livedoor的主要幹部都有被捕的可能;尤有甚者,Livedoor可能要面臨停止營業甚至是下市的處分。一月二十日Livedoor的收盤價其實反映了投資人的不信任感,以三百三十六日圓收盤,四天來跌了將近五○%,把去年跟隨著堀江貴文水漲船高大漲八五%的Livedoor股價又跌回去。這樣情緒化的股價反彈,其實也隱含著日本人對堀江貴文受爭議的個人行為愛恨交織情節。年輕人把他當新一代的日本偶像,老一輩的日本人卻批評他為「不懂禮教、任性」。過去更有人批評他過度運用財務槓桿擴張,公司負債比例過高,恐怕很快就會步入財務危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如果檢調單位的質疑屬實,堀江將在成就他的資本市場上被將了一軍,對他個人而言將是很大的挫敗;但對日本社會而言,未嘗不是經歷一個學習美式資本主義的必經里程碑。 全球媒體投資人沸沸揚揚之際,堀江貴文本人的部落格「社長日記」仍然每天報告他的生活,不愧是網路領袖之一。他不但如期推出Livedoor Antenna的服務(每日最新服務和訊息通知),也在網頁中透露「雖然地檢署把我的電腦沒收了,但我的資料都在資料庫裡拷貝了,所以我現在還是會每天上網看網友的來信,請你們繼續支持Livedoor。」他更利用網頁澄清自己的清白:「對於檢調單位所提出的指控,我完全不知情。」他在一月二十日的部落格中提出。 然而現實並非堀江貴文所能控制,一月二十三日他被當庭逮捕,他在短短幾年急速擴張的企業王國可能就此瓦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