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瞄器之父發豪語,研發複合機重振產業

2006.09.15 by
數位時代
掃瞄器之父發豪語,研發複合機重振產業
*飯沼廣和(Hiro linuma) Profile 年齡 54歲 經歷 愛普生新加坡掃描器研發中心資深總經理暨資深總監/多功能複合機產...

*飯沼廣和(Hiro linuma) Profile
年齡 54歲
經歷 愛普生新加坡掃描器研發中心資深總經理暨資深總監/多功能複合機產品規劃/精工愛普生掃瞄器產品規劃/精工愛普生噴墨機械設計
學歷 信州大學(Shinshu University)機械工程系畢業
成就 在愛普生內部有「掃瞄器之父」美譽,帶領團隊全力發展掃瞄器產品,並為愛普生研發出1440dpi解晰度的噴墨印表機墨水及噴墨頭,並正式商品化

一九八○年代,日本在光學影像感測技術商品化方面大幅領先全球,特別是電荷耦合器(Charge Couple Device, CCD)商品化成功的經驗,激勵日本企業投資影像感測技術的研究發展以及製造,而飯沼廣和(Hiro linuma)就是當年領軍愛普生(Epson)研發團隊,發明出今日精巧的掃瞄技術者。
「在日本的企業文化中,身為一般的雇員,在企業內有相當的尊稱,這樣比較個人主義的表現,實在很難在日本企業中出現,」有二十三年資歷,對日本企業文化相當熟悉的台灣愛普生幕僚長邱天元這樣表示,「日本文化比較不會把人冠上頭銜,在大組織中每個人都是螺絲釘,訴求的是團隊。」
對於被冠上「掃瞄器之父」的頭銜,飯沼廣和卻是以典型的日本心態表示,這樣的頭銜讓他心裡有很複雜的感受,一方面很高興,但是也覺得很不好意思。他認為掃瞄器的發展還有不少空間,現在就被稱為「掃瞄器之父」,好像還太早了,他在心裡上把自己看成是「掃瞄器少年」。
飯沼廣和認為這個榮譽是屬於整個團隊的,而不是他個人。但跟飯沼廣和有十五年同事情誼的愛普生諮詢經理下山英祐表示,掃瞄器之父的頭銜,上至愛普生的社長都有耳聞,企業對於這樣的榮譽視為重要人才的表現,並沒有與企業文化衝突。
飯沼廣和解釋,他一九八二年進入愛普生,但愛普生早在一九七九年就投入掃瞄器的研發,當時的環境是個人電腦市場開始成長,列印需求愈來愈高,也逐漸帶動其他如印表機、掃瞄器等周邊的產品。發展了三、四年後,產品進入量產,之後平均每兩年就會有新產品推出。

因數位相機出現而沒落

一九九五年左右,掃瞄器部門主要的任務是研發相片掃瞄,愛普生走的是高解晰度及底片掃瞄領域,主要目的也在於區隔市場及樹立自己的技術差異性。
飯沼廣和另一個在愛普生的重要功績,是他帶領團隊研發出噴墨印表機高解晰度一四四○dpi的噴墨技術,飯沼廣和表示,這是全新的經驗,由於過去沒有參考的資料,所以一切是從頭開始。
飯沼廣和舉例說明,送紙的滾輪要走多快、多少個滾輪,都沒有經驗,能否順暢地送紙也影響到墨水的多寡,墨水太多會讓紙張產生皺褶。這個研發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完成。
二十年的掃瞄器產業,由新興到巔峰,卻在數位相機這類消費性電子產品問市後,逐漸地萎縮凋零。以現在消費性市場的經營者來看,大概只剩下愛普生、惠普(HP)及佳能(Canon)三家,日系企業仍占多數。
目前愛普生將全球掃瞄器的研發中心搬到新加坡,由飯沼廣和帶領兩百人左右的團隊,包括一百三十名研發工程師及七十名採購與行銷支援團隊。
飯沼廣和表示,新加坡與日本有很大的文化差異,若以日式文化來做開發,可能會有很多東西做不出來。分析兩者的差異是,日本企業文化由下而上反映意見,並重視意見;而新加坡則是由上而下地傳遞決策,教育水準高且有從事設計的能力。
面對掃瞄器市場的萎縮,飯沼廣和認為這是必須正視的問題,市場確實在萎縮,但是這個產業不會完全消失。這個產業要存活下去,靠的是應用,其中更專業、更有創意的功能會讓這個產品持續存在。舉例來說,掃瞄器與印表機結合,創造出多功能複合機。如果以這樣的角度看,多功能複合機每年都有兩位數字的高成長,掃瞄器市場真的消失了嗎?新的產品與應用,飯沼廣和要大家拭目以待。

◎飯沼廣和的創意一堂課

從居家生活中放鬆找靈感
帶領研發團隊,最重要的就是源源不絕的創意及想法,通常飯沼廣和獲得新的想法及靈感,都是在放鬆自己之後,並針對事件用不同的思考角度,因此飯沼廣和認為休息是很重要的。舉例來說,洗澡讓血液循環加速,就可以激發創意或想法。移居新加坡的飯沼廣和,因為空間的關係,沒辦法像在日本一樣於假日從事園藝的休閒生活,現在只能在陽台及房間種種花草。每天下班之後都會聽聽爵士樂來調劑身心,現在他的CD可是多到數不完。此外,他最喜歡的運動則是打高爾夫球。新加坡人很熱情,多交朋友也可以激發生活創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