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人物] 鄧培志:夢想,就是把自己當柴薪燃燒

2015.01.27 by
莫小莉
將花不完的外幣零錢儲值到手機的「積少成多」概念作品,讓鄧培志跟夥伴謝倪彩奪下德國Red Dot「Best of the Best」的推薦,進...

將花不完的外幣零錢儲值到手機的「積少成多」概念作品,讓鄧培志跟夥伴謝倪彩奪下德國Red Dot「Best of the Best」的推薦,進入全球前三名,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得主。雖然他有著色弱缺陷,但靠著紀律及奇想,讓他在設計領域發光了。

人都有奇想,但是可以把奇想當成夢想的燃料,讓自己發光發熱,必須付出代價、必須燃燒自己。

鄧培志,90後,卻在求學期間完成3個夢想:參加國際設計獎競賽、為家人設計商品、作品量產化。他如何把奇想化為真實?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片來源:蔡仁譯攝影)

鄧培志小時候本來想當導演。他跟著父母看了很多成龍的賀歲片,一直以為那些不想活的人是跟成龍報名,等到需要人跳樓時,他們就跳下來,死掉了。直到看了《AI人工智慧》,他才發現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樣。更重要的是,人原來有好多種死法,故事也有好多種說法。小小的鄧培志第一次發現故事的秘密,深深著迷。

中學時代鄧培志考進大安高工圖文傳播科,滿心以為要學拍電影了,沒想到卻是印刷科。學科他都學不好,考全班最後一名,爸爸告訴他:「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有門檻的,不重要的事,低空飛過就好,重要的事才需要拚命。」

什麼是重要的事呢?踢足球很重要,於是他們狂練猛操,參加國際5人制街頭足球。比賽在台北市政府前廣場舉辦,在水泥地上踢足球,一不小心就頭破血流,他們卻打敗日本、德國,拿下金牌。拍小短片很重要,於是鄧培志拍起校園女同志的純愛短片,也得了獎。

考大學前,爸爸說:「家裡不有錢,可以盡量考國立大學嗎?」鄧培志想上國立大學,只能靠比賽。他的排版成績很高,本來參加了「工科技藝競賽」。準備期間,他人生最大的秘密終於被發現──他天生色弱,只看得見四原色。他說:「如果用我眼睛看出去的顏色來創作,會變成很強烈的野獸派!」

團隊競賽容不下野獸。鄧培志很快就被委婉勸退。校方叫他參加「應用設計」類,派了一個新任老師幫他。兩人研究出「顏色編碼」,紅色是「X」,藍色是「△」,紫色則是「X△」,鄧培志的色筆與噴漆罐上貼滿顏色編碼。他還硬把「配色寶典」背起來,對他來說,快樂與悲傷的顏色只是編碼不同罷了。

考試終了,他得到全國第12名,無法保送大學,卻也擊敗了很多人。他笑著說:「我已經很滿足了,當初因為色弱被趕出團隊的屈辱感終於沒有了。」最後他參加獨立招生,憑著獨特的想法,考進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創意設計系。

創意設計班的開腦實驗

創意設計班的設立,是為了讓學設計的學生「開腦」,學習設計的核心理念,而非專科技術,大學三年級才分主修,在此之前,他們要接受很多「有的沒的」訓練。比如如何從二樓扔下一顆雞蛋卻不摔破?有些同學不喜歡這樣廣泛卻無章法的學習,很快就轉走,鄧培志卻愛的不得了。好不容易考上國立大學的他,碰到什麼知識都好珍惜,恨不得全部塞進腦袋。

老師要他們拍短片,他就把考北科大當天的情景化為動畫《MEET》:到北科大應考的早晨,他在公車上發現皮夾掉了,下車時司機硬是不給下,有個年輕小姐上前為他投了15元。

考上北科大後,鄧培志每天都在差不多的時間去公車站等著,他判斷好心的小姐應該是附近的上班族,一定會再出現。他想謝謝她,如果沒有那個小小的助人舉動,也許就考不上大學了。苦等不到,鄧培志終於放棄。沒想到許久之後,他竟然在前兩站的地方碰到那位小姐。

原來好心的小姐早就在公車上發現鄧培志慌亂找皮夾,決定多坐兩站,幫他付車錢。《MEET》得了獎,上了報,兩人又再度連絡上。直到後來鄧培志得了德國的Red Dot獎,她都還寫電子郵件來鼓勵他。

分科時,鄧培志決定主修工業設計,他累積的能量全面爆發。他有很多新的嘗試,他自己最喜歡的是新型態牙刷的概念:「根據牙醫師的建議,每三個月要換牙刷,可是牙刷的把手還是好的啊,為什麼不能只換牙刷頭?」他用這個概念參加設計比賽,畫了57次設計圖,卻沒有被肯定,讓他非常挫折。

「做設計不應該是去想評審要什麼,而是要思考能夠為世界帶來什麼改變。」指導老師鄭孟淙一語點醒他。他決定暫時放下牙刷的概念,重新尋找靈感。

這次他從母親身上得到好點子。鄧培志的母親是導遊,帶團回來後,常常會剩下很多各國零錢,他開始動腦筋:「如果機場有一台像ATM的機器,可以自動計算外幣的幣值,同時可以選擇要捐贈給公益團體或者儲值在手機裡,豈不美好?」這個「Add up──積少成多」的概念作品,讓他跟夥伴謝倪彩奪下德國Red Dot「Best of the Best」的推薦,進入全球前三名,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得主。

拋開色弱缺點,闖蕩國際舞台

當鄧培志決心投入設計領域時,父母感到很不安,父親更因為把色弱遺傳給他,感到很不安。直到有了德國Red Dot的保證,他們才放心。

被肯定後的鄧培志創作力更加旺盛。他利用工業研究院分析空氣的技術,創造了「空氣模擬機」,核心概念很簡單:「我們每個人都渴望旅行,卻因為種種原因無法成行。如果我們可以把沙漠的空氣、海岸的空氣,帶到無趣的客廳,該有多好?」這美麗的奇想,讓他得到伊萊克斯所舉辦的「美好居家生活獎」。

鄧培志的創作跟生命經驗緊緊相扣。因為姊姊生了孩子,鄧培志創作了「泳伴、永半」泳圈,可以調整用途、大小,陪伴孩子一輩子。父親是空調技師,於是他創作出最新作品「空調鯨魚」,利用空調系統排出的乾淨水,透過外掛裝置,成為冷氣房的噴霧,除了環保,還可以省錢。

鄧培志不停參加比賽,不為名利,而是追求鍛鍊,「比賽可以同時鍛鍊3D動畫技術、表板試做、語言溝通,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直接了。」講起最早想要創作的「種子牙刷」,鄧培志苦笑:「現在已經畫到第58個版本,終於有機會量產!」

鄧培志對未來有嚴格的規劃與付出,計畫在35歲以前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研究所還沒有畢業,中國阿里巴巴已經來挖角,台灣的華碩集團也開出條件。他不因此自滿,反而更積極面對挑戰。

把奇想化為作品,需要的是鐵一般的紀律,絕不輕鬆。鄧培志色弱,所以要背色卡;他畫圖求好心切,結果畫到手腕韌帶斷裂。所謂夢想,不就是把自己當柴薪燃燒嗎?這個90後大男孩,將燃燒出什麼樣美麗的未來?

鄧培志

1991年生,目前在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創新設計研究所就讀,作品曾獲德國Red Dot、IDEA、iF、光寶設計獎、中國設計獎等肯定。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透過旅行奇想創造的「空氣模擬機」,是瑞典家電伊萊克斯全球設計大賽唯一入選的台灣作品。圖片來源:鄧培志提供)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48期)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