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觀點] 當停車場與餐廳都開始變成孵化器

2015.06.09 by
李欣宜
[數位觀點] 當停車場與餐廳都開始變成孵化器
素聞中國創業風氣盛,年輕人各個充滿狼性,彷彿每個都懷著顛覆Google和蘋果的野心,這些他人口中說得頭頭是道的話語,在我親自造訪中國創客之都...

素聞中國創業風氣盛,年輕人各個充滿狼性,彷彿每個都懷著顛覆Google和蘋果的野心,這些他人口中說得頭頭是道的話語,在我親自造訪中國創客之都深圳之前,都恍若遠在外星球的事與我無關,但在真正走過一遭後,我才真正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火熱。

中國創大
(圖說:中國創業氣氛火熱,人人都說中國好創業。照片來源:李欣宜攝。)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

中國創業有多火熱?就是無論你走到哪個孵化器、創客空間、創業活動以及創投聚會,每個人口中都不離李克強今年三月兩會時所說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八字訣,在李克強把這「雙創」引擎寫入中國政府工作報告中之後,原本就人人瘋創業的中國,變得更加瘋狂,創新創業儼然成了解救中國逐年低迷的就業率與經濟成長率於水火之中的救星。

中國創業有多熱?看孵化器的數量就知道。來到孵化出超級課程表、兼職貓等明星新創團隊的廣州創新谷,時任創新谷執行長的何雲湘告訴我,中國現在有1萬家孵化器,政府的目標是要在十年內打造出10萬家孵化器,姑且不論這個數字是否為真,中國的孵化器數量確實正逐年成長,根據《2015年中國創新型孵化器發展報告》,2015年中國各類孵化器數量總和為1500家,十年來成長近三倍。何雲湘說:「那天我媽打電話告訴我,我那開餐廳的叔叔要把餐廳收掉改作孵化器,還問我停車場改作孵化器行不行得通,我都要哭了。」

當連餐廳和停車場都要開孵化器,整個中國可說是無處不孵化,無人不創業了。那問題來了,有那麼多的新創團隊可以被孵化嗎?孵化器在美國十之八九都不賺錢,中國孵化器的商業模式在哪裡?

TCL孵化器
(圖說:創業家在中國又被稱為創客,從政府到民間,為創客打造的服務越來越周全。照片來源:李欣宜攝。)

孵化器正在風口上

這兩個問題,在這裡似乎都不是問題。在北京已做出一番成績的聯想之星星雲智能硬件加速器今年三月正式落腳深圳,不到一個月名額全滿,星雲智能硬件加速器負責人說:「很多人覺得孵化器沒有商業模式,但現在風口來了,孵化器就在這個風口上。」掛著創客空間(maker space)的名號,實則更像加速器的長虹眾創空間創始人胡志強告訴我們:「以前還會問眾創空間的商業模式是啥,現在不用問都有商業模式。」

其實孵化器的收費來源不外乎房租與投資新創團隊兩種,前者在深圳處處可見,有在地創投稱為「科技地產」。胡志強說,深圳電子巨頭華強幾年前砸了好幾億人民幣弄了個加速器,後來雖不了了之,但今年又砸下2億搞創客空間,同樣一次砸好幾個億不眨眼,難道不怕虧錢?「不需要問什麼,就是國企,沒在管的。」胡志強笑說。看來有政府撐腰,孵化器在這裡賺不賺錢得了錢,根本不是問題,無怪乎開餐廳和停車場的都要來開孵化器。

就算沒有政府撐腰,民間私有孵化器也自有生存之道。以孵化器管理公司自居的創新谷就是孵化器界掙錢的佼佼者,一方面輸出標準化的孵化器管理模式到各個孵化器,二方面全力栽培新創團隊三個月,確保新創團隊在這三個月內不出任何差池,最後再找來幾個中國明星級的天使投資人與BAT等大公司的大頭掛名新創團隊的共同創辦人,將每個團隊打點得漂漂亮亮的,再替每個團隊風光募得A輪,創新谷2年來總共只投了6千萬人民幣,但旗下估值破億元人民幣以上的團隊一家接一家出現,這背後的投資報酬率光用想的就不知有多驚人。

圖說明
(圖說:圖為前創新谷執行長何雲湘。照片來源:李欣宜攝。)

何雲湘談起有一次地方政府官員來請她到當地幫忙管理孵化器,從頭到尾創新谷沒有提出要一分錢,甚至還自付人事費,對方表現得一頭霧水,何雲湘只回他:「我們投資已經很賺錢了,我們已經不在意這些東西了。」說到這裡,何雲湘開始說服我們不如也在台灣開一個孵化器,交由創新谷管理,聯手打造全球連鎖孵化器公司,每個新創團隊憑著一張識別證就可以出入全球各地的孵化器…她的全球孵化器大夢說得動人,不停說服我們這背後的商機有多麼驚人云云,說得好像不一起做這門生意就是傻子一樣,只差那麼一點,我就要相信了。

像場泡影的創業活動

無法相信,是因為我想起了前幾天深圳一場網路創業大會上的景象。在深圳最現代寬敞的會展中心裡,主辦單位在幾天前就叮嚀我們得提早到,因為根據他們的經驗,這個活動每次都萬頭鑽頭,參加人數少說2萬人起跳,於是在大雨中我們提早到了現場,但活動現場大概只坐5成滿,活動延遲了40分鐘才正式開始,活動開始後,工作人員開始從後面撤掉一排排的椅子,整個會場放眼望去約莫只500人。

所幸,講者的內容並沒有讓人失望。其中一名講者是經驗豐富的投資人與創業家,他開場就提到在全民創業的氛圍下,雖然明年年底即將出現十萬個孵化器,這當中能存活下來的大概不會超過100個,創業正式進入了「九死一生」的年代。另一名講者是創業工場執行長麥剛,評論起中國的創業投資氛圍,他說得更為直接:「這時代是錢在玩人,不是人在玩。過去這一年來,是我從事創投20年來,變革最大的一年。」

兩名講者說的其實是同一件事:泡沫。就如同這整個活動信口開河的規模一樣,整個中國的創業氛圍就給我這樣的感覺,虛浮、躁動且不真實,看似如日中天,氣勢滂礡,只看到大把大把的錢不斷投入,一棟比一棟豪華氣派的孵化器接連著蓋,實則外強中乾,看不到一個中心思想。這並非說中國的創業項目都不靠譜,相反地,許多中國網路產業及O2O領域的新創項目都令台灣新創團隊看了望塵莫及。

圖說明

只是在中國這種全民瘋創業的氛圍下,大陸網路新創團隊的估值被推升到前所未見得高,與矽谷團隊不相上下,這真是一件好事嗎?我與一名矽谷加速器創辦人聊起此事,他轉述之前周鴻禕去矽谷看新創團隊時說的話:「矽谷的團隊真便宜!比中國便宜多了。」聽到這席話讓他感到非常吃驚,他有些擔憂地說,中國現在的創業氛圍令他聯想起當年的網路泡沫。

熱血青年們,都來創業吧

說到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與其說是解救中國成長放緩的經濟解方,不如說更像是穩定民心的一劑特效藥。一個中國孵化器的負責人就說,中共統戰部曾經來「請益」他們如何經營孵化器,原因竟是「香港同胞最近雨傘革命太熱血了,他們需要冷靜一下,你可以去跟他們大學生演講一下,讓他們看看創業可以賺多少錢嗎?」雖然聽起來有些可笑與荒謬,但這倒是很貼切地解釋了為何中國政府大力鼓吹青年創業,原來不只是為了提升就業率,更是為了讓熱血青年們有點事可忙,別太專心搞革命。

一趟中國創業之旅,證實了中國人人瘋創業這句話是事實無誤,而且各個都擁有狼性也是真的,但這批狼要衝向哪裡,在終點等著他們的又是什麼,是下一個媲美BAT的太平盛世,還是一場政府與投資人聯手吹起的美麗泡泡,沒有人知道。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