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觀點] 做老題目沒什麼不好,重點是創業競賽的目的

2015.07.22 by
數位觀點
[數位觀點] 做老題目沒什麼不好,重點是創業競賽的目的
編按:關於洪士灝的文章「創業比賽不該只是作文大賽而已」,在網路上引起了一些創業圈相關人士的討論,數位時代編輯部的孫治華與 CTO Ja...

編按:關於洪士灝的文章「創業比賽不該只是作文大賽而已」,在網路上引起了一些創業圈相關人士的討論,數位時代編輯部的孫治華與 CTO James 也參與其中,綜合整理於本文。

洪大倫不太同意這樣的看法,他認為網路創業獲利模式也就三種:廣告、電商、付費服務,大家都千篇一律,如果說從此不再允許競賽內出現網創題目?這也不對。洪進一步表示,自己當評審的時候,如果聽到一模一樣的點子,反而會更認真聽,看他們有沒有解決了過去那些團隊碰到的問題。雖然多數情況下是沒有,但還是會有所期待。

洪大倫認為老題目沒有不好,雖然未必創新,但可能還沒有人真的做得很好,讓競賽團隊嘗試看看,搞不好可以看到有突破性的東西出現---無論是瞎貓碰上死耗子,還是有徹底研究過。進一步解釋,可能因為某種服務起來了,所以該服務得以繼續延伸,而能夠做。但如果要單做該種服務,則因為沒有基本的利基而難以成功。例如,很多人都想要做旅遊媒合,不論是 P2P 的媒合還是資訊流的整合等。蕭上農提到,這種問題就像Peter 的午餐大王夢一樣,不斷地出現。仲秉霖表示,外送、旅遊行程計畫、電商平台都是經典老題目,在台灣的這幾個老題目好像都很難做,但對岸每天都搞得轟轟烈烈的,是非常有趣的反差

洪大倫首先舉出經典的題目不少,例如「外送」這個議題,還有旅遊網站之類的..不只是骨灰級,而是侏羅紀等級的題目了。蕭上農也認為許多老題目的不斷嘗試很有趣,例如虛擬試衣間或旅遊行程計劃,但不知道為什麼,在台灣的比賽裡,每次看一看都感覺是重蹈覆轍為多。但是,蕭上農也認為

老題目不一定表示是本題無解,例如線上叫車,可能因為時代變化或資本夠大就可以硬解。

他進一步以自己在經營的愛料理這個題目為例,中國的市場裡,同類的題目例如 2014 年 36氪報導「豆果美食」完成了 2500 萬美金的 C 輪融資,或就在上週鈦媒體報導,「下廚房」完成了 3000 萬美金的 B 輪投資。「就像蓋核電廠,有些點子,的確是需要儘速達到某種規模,才能存活」洪大倫說。

綜合上述討論,眾人認為其實基本上原作者洪士灝與後續討論兩者並沒有衝突而是互補的。很多時候駭客松或創業比賽,為了衝人氣,根本定義不清楚,導致參賽者或隊伍品質參差不齊,讓評審也很為難。重點是主辦單位對自己這個比賽的定義是什麼,比賽目的如果單純著重在「技術突破」或某些評分標準上,否則,即使是重複的議題,也可能有不同的做法,未嘗不可。如果比賽目的假設競賽是站在鼓勵創新的角度看,就算沒有硬底子而純粹只有概念,若具備一些啟發性,也可以算是有達到目的。如果弄一個競賽,然後讓一群人願意去思考一些問題,提出一些解決的想法,這就是很大的貢獻。Facebook 一開始也只是想要做校園花名冊,也沒想過要做多大不是?

如果主辦單位定義這個比賽要達成人才聚合,那麼就算是企劃書也要收,只是應該要整理賽制,把企劃書、很難執行類的挑出來。注意看對岸阿里百川獵豹紫牛,他們都經過初選跟複選,這些初選的時候,許多團隊也很像是企劃書啊?就算經歷過幾天幾夜的駭客松,報告兩分鐘 demo 的成品卻還不一定成熟,很多評審比分根本都在看簡報技巧!但是,當他們最終到杭州、到北京的決賽就不一樣了,是真的被捏出產品的,這中間這兩家公司都真的有投注大量資源下去灌溉這些團隊,不是只是辦比賽而已。創業比賽很多時候是會吸引很多開發者來找伙伴的,很多人自己有武藝但不知道怎麼闖蕩江湖,配上對的軍師也許就成了一支軍隊也說不定,這種 mixer 正是某些比賽的其中一個意義,不是嗎?

參與本文討論的主要貢獻者:

洪大倫,喜歡投資、企管、歷史、音樂、電影,著迷於巴菲特的投資與處世哲學。樂於交朋友、閱讀,有許多創意商業構想與行銷點子,是許多新創團隊的好朋友。
蕭上農,A starter,6歲開始玩 Apple II 錄音帶遊戲,自以為是輕骨灰級遊戲玩家。曾經跟一群人玩 CS 玩到沒天沒夜。愛料理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共同創辦人。
仲秉霖 (Roland),Green Hour 共同創辦人。一個從半工半讀變成半創業半讀書的大學生,期望透過健康的飲食,帶給人們不一樣的生活,並為這片土地帶來回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