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觀點] 蔡英文拋創業政策,面對網路浪潮,總統候選人們真的準備好了嗎?

2015.10.20 by
郭芝榕
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月初拋出創業政策,要把台灣打造成亞洲矽谷,也針對產業轉型提出五大產業聚落計畫,至於鼓勵新創事業,則是要用五大方向解決創投資...

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月初拋出創業政策,要把台灣打造成亞洲矽谷,也針對產業轉型提出五大產業聚落計畫,至於鼓勵新創事業,則是要用五大方向解決創投資金不足的問題。等了許久,並沒有推出更進一步的詳細說明,還無法看出全貌,以目前推出的政策來看,真能鼓勵新創事業嗎?

攤開目前蔡英文提出的創業政策:
* 蔡英文發表亞洲矽谷產業政策全文
* 蔡英文五大創投資金政策工具+五大產業聚落

關鍵一:五大創投資金政策工具,活絡了資金然後呢?

五大方向解決創投資金不足的的問題:
1、擴大壽險業資金的投資應用
2、研議讓退休基金投資創投
3、國發基金與民間業者合組大型創投
4、發展科技創新板,鬆綁科技創新事業的掛牌
5、適度允許銀行給新創事業的貸款得以以債轉股

這五大方向可解釋為政策工具,的確能活絡創投資金,美國也有壽險、退休、學校信託基金來投資新創公司。而國發基金與民間業者組大型創投,運用國發基金是目前國發會已經在做的事,3月才以「配比基金(Matching Fund)」的方式,與之初創投合組15億的本誠創投基金

FlyingV創辦人林弘全做天使投資、也常參與政府創業政策討論,他說,創投一直都有,國發基金配套也很多。組大型創投的話,資金越多越可怕,因為績效期待值越高,投資人反而會越趨保守。反而是要支持資金不要斷裂,投資初早期的公司,不然沒有新的產業會出現。

之初創投共同創辦人林之晨則認為,像KKBOX要往海外發展,需要募數千萬美元,但是卻只能向KDDI募資,被占股65%股權,台灣缺乏能夠投這樣規模的大型創投,他認為國發基金可以跟創投組2-3億美元的基金,才能在一家公司投出數千萬美元。

至於科技創新板,林弘全說,對創投來說,目前是沒有題材、沒有出場機制,所以才要想辦法創造退出市場,然而,讓新創公司容易IPO不一定是好事。台灣反而需要次級市場,就像之前推的股權群募平台,讓私有化公司可以在市場上交易。 他指出,台灣一直都有簡易上市櫃的機制,可以不需要獲利就上市櫃,推出科技創新板,有做有幫助,但要思考的反而是還有沒有可以做,但沒被列進來的?

林之晨說,高科技業本來就可以上市櫃,可以免去連續兩年獲利的要求,只是,網路公司很難申請,要放寬限制。

針對銀行投資,金管會最近通過法案,讓銀行可以100%直接投資,但前提是網路新創公司不見得能通過貸款,另外對於銀行來說,如果創業者繳不起貸款,甚至倒閉,要讓銀行以債轉股,真的有其誘因嗎?

shutterstock
(圖說:友善的創業環境才能對創業家真正有幫助。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關鍵二:創業家的困境是在投資的連續性

坦白說,目前提出的政策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缺乏更大方向的國家級戰略。《數位時代》長期關注網路創業環境,蔡英文提出,「沒有創投產業的資本挹注,新創事業就像鯨魚擱淺在沙攤上,無法游向藍海!」這句話一點也沒錯,只是目前台灣網路創業家面臨最大的挑戰是缺乏投資初早期新創公司的天使投資人,傳統創投不見得看得懂網路模式,也不太敢冒險,許多初早期新創公司就這樣胎死腹中,這跟創投資金來源不足沒有必然關係。

林弘全指出,創投資金活絡的核心反而是稅務補貼、減稅等政策誘因,讓創投有租稅抵減條例,但過去兩度開放,又兩度拿掉,因為對政府來說收不到稅。活絡創投資金沒有問題,只要做就一定會有某種程度的幫助。但除了這五個方向,政府應思考的是政策上還有沒有能做的關鍵解決方案和配套措施?

要扶植新創公司,得建構創業生態環境,目前行政院創新創業會報就在試著解決這個問題,創業政策三大方向鬆綁法規、國際連結、創業園區如下:

以上種種雖然不是盡善盡美,但至少看得到官員開始用開放的態度,試著朝向真正對創業社群有益的方向努力,創業家需要的是政府打通環境上的限制,協助創業家和創業社群自身沒辦法做到的事。

關鍵三:國家級戰略思維是什麼?

「這就像是生病了卻輸血,而不先釐清病症是什麼?」林之晨提出三大方向:

  • 把網路訂為國家級戰略:

如同當年把半導體設定為國家級行業一樣,林之晨認為,台灣必須成為東南亞甚至世界的網路強國,所有產業正在被網路顛覆,網路是下個重要的價值產生引擎,台灣只剩下3-5年時間。目前台灣人均GDP比較高是因為半導體,當紅色供應鏈襲來,台灣接下來還剩下什麼?

  • 重新檢視網路相關法規

林之晨說,台灣法令都是在沒有網路時設計的,大部分法規都不利於網路,就像當年偏袒半導體一樣,現在必須重新檢視法規,這對未來30年國家的發展至關重要。

  • 普及軟體教育

林之晨指出,背誦是工業革命需要的人才,隨著知識經濟來到,需要大量軟體、創意人才,未來五年內要大量提升資工、資管系的比例,不然青年失業會更加劇烈,因為其他行業對人才的需求都在減少,會訓練出一堆業界不要的人才。此外,軟體教育要完全下放,國中、國小就要教軟體,軟體是21世界的英文,未來當所有東西都是自動化時,負責自動化的人才會有工作,被自動化的人就會失業。


總統候選人若能在更高視野提出創新的創業政策,才能驅動新的產業出現,但重點是,這些政策擬定前是否跟創業社群緊密接觸?了解對創業家來說,真正迫切需要的是什麼?這五大方向要解決創投資金不足的問題,並非沒有幫助,多一個工具就會帶來效益。只是,這些工具也不見得能讓投資者有誘因投資新創團隊,特別是投資最容易陣亡的初早期新創公司,如果初早期新創無法存活下來,再創新的事業也沒有長大的可能。

網路和物聯網新創公司越來越多,雖然產值和規模都不大,但台灣新創團隊也開始逐步走向世界。過去這段時間,我訪談的國際新創團隊及外國創業家,都認為台灣很棒,有很多優秀的人才,也不乏想來台灣市場發展的新創公司。

台灣市場不大也不小,但的確有自己的優勢,而網路產業是最有機會用最小的成本,做全球的市場,只是我們常常借鏡中國和美國,認為自己做不到,就像先前Skype共同創辦人普瑞提斯(Geoffrey Prentice)來台時所說的,「每個創業家都要問自己:Why not us?」目前總統候選人也只有蔡英文提出創業政策,但提出的產業轉型政策也了無新意,不但五大產業聚落幾乎都是現在各地已有的產業方向,甚至還是帶著製造業的思維,也許,我們更要問代表未來政府的總統候選人們,網路所帶來襲捲全產業的快速浪潮,你們真的理解嗎?真的準備好了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