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觀點]創業者的一時失足與一名記者的反思

2015.11.17 by
郭芝榕
昨天晚上《數位時代》接到讀者投書,指出奇群科技未有進度報告、電話變成空號,寫信到CatFi的臉書及信箱都沒有回應,接著有媒體寫了這個消息,懷...

昨天晚上《數位時代》接到讀者投書,指出奇群科技未有進度報告、電話變成空號,寫信到CatFi的臉書及信箱都沒有回應,接著有媒體寫了這個消息,懷疑與不安正在創業社群中蔓延,指向對奇群科技不利的方向。

「難道真的是一場騙局嗎?」第一時間看到時,我十分震驚,也覺得有點傷心。因為我本身也喜歡貓,當初真心覺得他們創造出一款很特別的產品,解決了廣大貓奴們的需求。

回想2014年7月,奇群科技所開發出全球第一台貓臉辨識智慧型餵食器BISTRO(現更名為CatFi),短短三天時間就達標,募得11.4萬美金(約344萬台幣),最後募到24萬美元(約733萬元台幣),也因此貓臉辨識智慧餵食器獲得台灣和國外媒體的爭相報導。

然而,早在2012年就有數據指出,Kickstarter募資成功的專案只有25%能準時交貨。無法準時交貨是Kickstarter和Indiegogo群募平台募資案最大的風險。

如今這個消息一出,彷彿是媒體現形記,比對過去看好他們的報導,就像是重重一記打在臉上。開始有人說早知道這款產品不可行,也有媒體沒有向奇群科技執行長宋牧奇求證,直接改寫新聞大肆批評,彷彿他們是無良商人,打算捲款逃走。

直到17日中午,宋牧奇在粉絲團上發布遲來的道歉信,他們有很多做不好的地方,時程嚴重延宕、太過自信以至於錯估情勢和成本、未即時回應贊助者的疑問、難找投資者、難找做得出產品的硬體工廠(甚至可能根本找錯對象),創業者到群眾募資平台做硬體募資案會發生的種種問題,他們全都發生了,就像骨牌效應那樣。

延伸閱讀:奇群科技貓臉辨識餵食器難產?宋牧奇:低估硬體開發的難度(內有聲明全文)

身為記者,常常是退到事件背後而不表露情緒,這是我第一次懷著五味雜陳的心情處理新聞,一個投入身家財產及三、四年青春的創業家,選擇從B2B切入B2C市場,並從軟體轉向軟硬整合的技術團隊,細細指出自己犯的錯誤,中間還經歷忍痛裁員,把團隊縮編到十幾人。但他們沒有像許多提案者那樣選擇逃走,我要用什麼心情看待這件事?這件事給台灣創業者的啟示又是什麼?

數位時代

我開始思考以下幾件事:

1. 台灣社會對別人特別嚴苛

生活中的各方面,婚姻、工作、感情、親子、朋友關係,每個人都常常在犯錯,不過願意承認的人很少,願意既往不咎的人也很少。我也天天在犯大錯、小錯,每分每秒總是在掙扎,然後在混亂中做出選擇。創業很艱難,媒體又往往單一面向報導所謂「成功」、「突出」的案例,讓創業者很少分享失敗,也羞於分享失敗。要向大眾承認自己的錯誤,是非常有勇氣的事情。

2. 媒體報導天生有其局限

當初貓臉辨識餵食器的確是很棒很吸睛的媒體操作,除了團隊本身技術強之外,記者們都寫了這個全球唯一的特別案例,我也不例外。如今發生產品延遲出貨的問題,對媒體是警惕,記者是否只會說好話而已?

不過,這的確是身為記者的局限,我覺得一個人不可能用全知觀點看到事情的全貌,當每個採訪對象都用選擇好的那一面跟你互動時,要剝開真實本身就是很難的事。

你又確定你現在看到的是真實的嗎?人有可能在一年前就知道,創業者因為種種個性、團隊或判斷錯誤的變因,導致今天的結果嗎?身為記者,就只能做到在那個當下盡可能求證,因為你相信這件事,所以你寫了,甚至在那個當下,連你自己也被感動了。人心在變、狀態在變,你自己也在變。媒體的日常,每天都在出錯,常常不小心就變狗熊。

3. 社會對議題唯一政治正確的態度是負面和批評

目前台灣社會,對所有議題唯一政治正確的態度是負面和批評,因為那讓讀者覺得「真實」。但那又真的是真實的嗎?當懷疑的聲浪四起,在沒採訪到當事人的情況下,媒體可以為了流量,先發文章搶流量,繼續以訛傳訛嗎?

說穿了,只是因為這一類負面標題,能激發讀者的情緒,帶動眼球和流量,事實上,媒體餵給讀者的東西,也只是配合讀者演出而已,至於是不是事實?就各憑媒體的良心了。

另外,我不覺得負面的消息不好,那是種提醒,也可能是轉機,網路時代藏不住秘密,誰能不犯錯?所以重點是你的反應能力有多快。

4、對於一個創新的服務,記者要怎麼選定自己的立場?

就算你已問得很仔細(何況目前媒體結構下,被要求大量發即時新聞的記者,哪有那麼多時間去多問甚至查證),對於一個過去從沒有人做過的東西,你又要用什麼角度來看待?用過去經驗來判斷它,一個創新的服務很可能就此死在路上,而且,創新就是從來沒有人做過、跟知識體系斷裂、你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的,才叫創新。PChome Online董事長詹宏志先前接受網路20年專題採訪時說過,「如果都在邏輯當中,那只是排序而已啊。

5、社會對一個創業者的容忍度在哪裡?犯錯與創新的兩難。

2015下半年,創業圈發生三件引起話題的大事,包括Gogoro的定價策略錯誤、麻吉大哥黃立成17App遇上情色風波及貓臉辨識餵食器恐難產。

Gogoro創辦人陸學森是HTC前創意長,已是很有業界經驗的創業家,但最近一次的產品發布推出平價車款,Gogoro也承認自己定價策略錯誤,Gogoro行銷副總彭明義說,「我們做那麼多東西,又該怎麼定價?我們沒有前例可循,也不確定市場有沒有人買單。但市場願不願意給認錯的人一個機會?我們沒有傷害任何人,這跟賣了黑心的產品給別人是不一樣的。」

富比士(Forbes)網站運用企業資料分析/顧問平台Mattermark Pro.的數據,評選出2015年前100大IoT新創,Gogoro是唯一一家上榜的台灣新創公司,當我們圍顧四周,認為台灣沒有前景的當下,依然有人願意為創造台灣品牌而努力。

延伸閱讀:[專訪]Gogoro行銷副總彭明義:市場會不會給犯了錯的人一次機會?

17App是最極端的例子,因為當初沒設計好內容管制機制,所以被炒紅了之後,吸引許多網友為了分潤而全裸激情演出,然後被Apple Store、Google Play下架。但17App可以登上Apple Store、Google Play大平台的第一名,已打破台灣新創團隊的紀錄,有謠言說他們刷榜攻上第一名,但如果能刷榜刷上第一名,也代表技術非常厲害,大家應該要跟他們拜師學藝一下。

此外,它可以在一個月時間捲土重來,甚至重回審核很嚴格的Apple Store,如果沒有兩把刷子,做得到嗎?他們開發出內容管控技術SkyEye,除了用程式偵測文字和影像之外,技術團隊還輪班24小時人工監控內容。17App在下架的那段時間,每天的日活躍用戶還能達到100至200萬,如果只是靠情色內容,沒辦法吸引這些廣大用戶。

延伸閱讀:不受情色風波影響,黃立成17獲得3.2億A輪融資

我在17App被下架之後,實際觀察17App兩週的時間,其實大部分時間都是直播主在對用戶說話,也有人畫畫、彈吉他,可能都是些無聊的內容,但它主打寂寞需要人陪的族群,也許不是所有人都喜歡,但的確有人買單。11月初傳出17募得1千萬美元融資,這件事對台灣創業圈來說,絕對是一個重大的消息,1千萬美元是台灣難得一見的A輪募資規模,即使在亞洲都十分罕見。依照這個規模繼續成長下去,它很有可能成為影響全球的台灣網路公司。

時代基金會副執行長趙如媛在臉書上寫下:學業、職涯、創業、婚姻…..偶有搞砸的時候,但我們不會妄論那叫「失敗」。
今天有媒體致電關心CatFi的動態,他們沒有消失,Garage+邀請他們進駐;如果我們羨慕矽谷可以容忍失敗的文化,何不跟團隊一起來學習這堂失敗的無價之課?一群年輕人花了三、四年的美好青春、所有積蓄,其實放手是最簡單的選項,那他們在堅持什麼?失敗可以成為文化的一環,一定是從今天開始、從我們身邊開始。

回過頭來,我們又要怎麼思考奇群科技犯的錯呢?我們在羨慕矽谷擁抱失敗的同時,能不能再給大膽嘗試的創業者多一點空間?一時失足不可怕,勇敢承擔才可貴,台灣創業圈能不能打群架,坦承失敗經驗,讓後進者別再走上冤枉路了呢?

推薦閱讀:為什麼台灣是硬體之島,卻無法做出新硬體?從CatFi看台灣硬體新創的挑戰
[王景弘]談 CatFi:一場越玩越大的賭局與硬體賭徒的末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