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émon GO》強勢登台!
專題故事

千呼萬喚始出來!《Pokémon GO》8月6日正式在台灣上線,不只玩家人手一機上街抓寶可夢,連商家也搭上熱潮,紛紛祭出行銷新手法!到底寶可夢的風潮會怎麼改變我們的生活、形塑什麼樣的城市景象呢?

要成為神奇寶貝大師!

1 終於!Pokémon Go正式在台灣上架

先前傳出台灣暫不開放的Pokémon Go,隨著越來越多國家、地區陸續開放,台灣玩家望穿秋水,等到別人都玩膩了,還是未登陸台灣。

日本繼上個月22日正式上架,成為全球第35個、亞洲第一個開放下載的國家;緊接著25日中午則是香港開放,而台灣還是遲遲等不到,只能眼睜睜地開看著各地玩家捕捉神奇寶貝。

不過今早有個好消息:配合里約奧運於巴西地區開放的Pokémon Go,目前也終於在台灣地區上架了。

圖說明

編輯一早起來看到這消息趕快來下載

Pokémon Go先是在Google Play上架,隨後iOS版也開放下載。

圖說明

Pokémon Go先在Google Play上架。

圖說明

iOS版也隨後推出。

圖說明
圖說明

編輯發稿前先抓隻小火龍。

台灣的訓練師們,趕快下載吧!

資料來源:mashi-digi自由時報Google PlayApp Store

火紅遊戲引發專利官司插曲

2 台灣專利提告Pokémon GO遊戲商Niantic,勝算有多大?

由日本任天堂(Nintendo)和美國軟體開發公司Niantic, Inc.共同開發營運的「精靈寶可夢GO」(英文名稱Pokémon GO),作為ㄧ款結合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AR)的行動平台遊戲,已經使全世界逐漸開啟「寶可夢」時代(任天堂:想要超夢嗎?我把牠放在遊戲裡了…去尋找吧!)註1。

該遊戲目前已在美國、澳洲、紐西蘭、日本等地開放遊玩,有玩家甚至不惜辭去工作或是違法跨越國界,也要成為傳說中的寶可夢訓練師,並且透過新聞媒體的推波助瀾,全球對這款遊戲的關注可用瘋狂程度來形容。

然而,即便台灣的朋友們天天乾瞪著光禿禿的遊戲地圖直至望穿秋水,「精靈寶可夢GO」仍遲遲未在台灣正式營運,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呢?7月27日商業周刊以及7月28日的蘋果日報均指出「精靈寶可夢GO」尚未進入台灣的原因,推測是因為擁有發明專利「真實世界之網路遊戲」的專利權人對Niantic另一款已在台灣營運的遊戲「Ingress」(中文名:虛擬入口)提出告訴,請求智慧財產法院排除Niantic的侵權行為。

編按:2016年8月6日早上,台灣的Google Play和Apple Store終於可以下載Pokémon GO囉。

由於「精靈寶可夢GO」是將「Ingress」的遊玩方式進一步搭配含有精靈寶可夢圖像表現之虛擬物的AR技術,可想而知,在可能面臨侵權風險之情形下,Niantic對於「精靈寶可夢GO」是否進入台灣市場恐怕仍有疑慮。

台灣專利「真實世界之網路遊戲」(專利號I300720)所保護的是ㄧ種採用無線網際網路或網內網路,並整合衛星定位系統,使攜帶型裝置可以在無線上網的狀態下回傳包括定位資料等資訊給主機伺服器。其中,主機伺服器取得定位資訊後,可以執行多種需定位資料的程式功能,如線上網路遊戲、旅遊購物服務、線上定點解任務等,並使主機與攜帶型裝置間進行互動以進行程式功能。

涉及侵權的遊戲「Ingress」是一款另類虛擬實境遊戲,遊戲內容和真實世界的地理狀況結合,遊戲會透過手持裝置的GPS、AGPS以及Wi-Fi資訊確認玩家的位置,以使玩家爭奪遊戲內的據點─能量塔(Portal)。

事實上,筆者身為遊戲「Ingress」的玩家之一,遊玩過程中,玩家手機和GPS系統的定位資料搭配「Ingress」主機伺服器來完成現實世界中的定位,而能量塔的位置也是根據現實世界的地點進行配置,玩家則可以對能量塔進行部署、入侵、連結等動作。若從遊戲內容來推斷,「Ingress」的確與上述專利有所衝突。

然而,專利權人的提告究竟勝算有多大?這篇專利的發明人真的是第一位提出像「Ingress」或是「精靈寶可夢GO」這種虛擬實境遊戲的時代先驅嗎?在筆者搜尋後發現,在這篇台灣專利申請日(2006年5月29日)之前,其實就已經有不少人提出相似概念的虛擬實境遊戲方法了呢!

例如,一份2000年至2003年公開的日文專利文件中就提到了結合手機、無線網路、GPS定位、伺服器基地台的遊戲方法。如以下流程圖所示,遊戲程式根據GPS定位和伺服器資料,在玩家持有的手機螢幕上顯示街道平面圖以及玩家的所在位置,同時也在街道平面圖的某位置(如某ㄧ間商店的地址)顯示有遊戲任務。當移動到該位置後,玩家可以以遊戲程式進行任務(例如問答或是小遊戲)。一旦完成任務後,玩家可以從遊戲程式取得可以在該商店消費用的紅利點數,藉此提升人們購買該商店產品的意願。

圖說明

在一份2000年至2003年公開的美國專利文件中,還另外提到能根據定位資訊進行追逐遊戲(鬼抓人遊戲)。如下圖所示,扮演追逐者與被追逐者的玩家的位置即時地透過他們的手機回傳到遊戲主機,遊戲主機在將各玩家的位置資訊即時地傳至其他玩家手機螢幕的遊戲畫面中。玩家可在遊戲畫面中看見其他玩家在現實地圖中的位置。在進行追逐戰的過程中,當追逐者追上被追逐者時,遊戲主機即判定追逐者獲勝,並將追逐戰結果回傳至追逐者與被追逐者的手機中。

圖說明

另外,一份在2000年至2001年公開的美國專利文件也提到了結合手機、無線網路、GPS定位、伺服器的尋寶遊戲。遊戲伺服器在對應到真實世界(例如美國聖地牙哥城市)的地圖上默認ㄧ個寶藏位置,並且經由GPS系統確定玩家位置後,給予該玩家路徑提示。玩家可以根據地圖和路徑提示逐步搜索,最終找到寶藏。

圖說明

不過,有沒有像「精靈寶可夢GO」或「Ingress」可以抓怪物或是攻擊據點的實境遊戲呢?一份2001年至2004年公開的美國專利文件就提出了根據定位資訊進行互動式遊戲的方法。當玩家使用行移動裝置回傳玩家的位置資訊到遊戲主機後,遊戲主機根據玩家的位置資訊在玩家端生成虛擬的怪物。如此一來,玩家可進一步透過行動裝置或延伸裝置在真實世界中與虛擬怪物進行互動遊戲。

圖說明

至於有沒有像「精靈寶可夢GO」這種再進一步結合AR技術的手機遊戲呢?一份在2006年5月29日之前公開的美國專利文件,就提到可在手機上執行的AR遊戲。遊戲程式利用AR技術,以手機螢幕上呈現的現實世界為背景,根據背景內的現實物件(如下圖中標號651與652的矮牆)的相關資訊安置虛擬物(如標號660與670的小精靈),玩家可以對遊戲程式下指令來攻擊虛擬物(就像「精靈寶可夢GO」中玩家丟寶貝球的動作)。

圖說明

在看過上面的內容後,大家覺得這次台灣專利權人提告Niantic的勝算到底有多大呢?此台灣專利權人真的是第一位提出實境遊戲的先驅嗎?究竟「真實世界之網路遊戲」發明專利權是個有著尖銳獠牙的猛虎,亦或只是個虛張聲勢的小貓呢?就等未來智慧財產法院或是智慧財產局給玩家們答案吧!

最後,筆者心裡想說,Niantic加油!!我可是要成為寶可夢王的男人啊!~

圖片來源:
美國專利商標局(USPTO)
日本專利商標局(JPO)

註1:此句係改編自網路用語,非任天堂官方發言。

台灣先智專利商標事務所

台灣先智專利商標事務所創立於1998年,耕耘領域從專利、商標到著作權,為台灣地區的專利申請量排名前十大的事務所。積極協助國內外客戶厚實智慧財產能量並已取得多場訴訟勝利。

餐飲業這樣玩

3 你會養神奇寶貝嗎?Pokémon Go成行銷新寵兒

你會「養」神奇寶貝嗎?台北一家咖啡店藉由Pokémon Go登台熱潮,利用購買Pokémon Go內的誘餌道具(Lure module),讓遊戲電腦系統放出大量的神奇寶貝在咖啡店附近的寶貝聚點( Pokestop),成功達到吸客效果。

圖說明
(圖說:利用Pokémon Go搭配臉書宣傳,咖啡店布咕成功拉抬業績/圖片來源:布咕Facebook粉絲頁)

台北一家名為布咕的咖啡店,先是利用遊戲功能在店內養出大量神奇寶貝,再搭配Facebook宣傳抓寶貝送皮卡丘蛋糕的活動,吸引消費者進門,帶動業績提升。

圖說明
(圖說:布咕特別準備了皮卡丘造型蛋糕/圖片來源:iChef)

布咕咖啡老闆魏昭寧表示:「今天早上看到消息後,馬上跟餐廳主俱樂部的其他老闆討論,決定參考國外的作法做看看。」實際操作後,他發現難度不高,從寶貝飼養、新餐品上架、活動宣傳、到掌握促銷狀況,通通都可以透過手機搞定,也可以隨時掌握活動銷售成效。「透過宣傳,今天下午的散客數多了50%,相當讓人滿意。」他說。

圖說明
(圖說:布咕老闆魏昭寧表示,這樣的行銷操作難度不高/圖片來源:iChef)

此外,就愛開餐廳部落格的文章「給餐廳老闆的Pokémon Go獲利指南」指出,依先前國外店家的操作經驗,成本約每小時新台幣50元,就有機會將自己的餐廳變成熱門神奇寶貝捕捉點,達到「客人抓皮卡丘、店家抓客人」的效果。

代表圖來源:就愛開餐廳

可以不只是遊戲

4 [曹家榮] Pokémon GO如果這樣玩!再談AR遊戲與城市空間創用

2016年8月6日,是寶可夢「殭屍」現蹤台灣的日子。我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那麼快。幾天前我還在談Pokémon GO可能引發的虛實二次大戰,今天就看到有玩家掉進湖裡、甚至摔車的新聞。

圖說明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s

前天下午,我因為有「做研究」這個完美理由(藉口),也拿起了安裝好遊戲的手機出門。太陽非常毒辣,籃球場上空無一人,但公園仍四處可見像我一樣盯著手機繞來繞去的人。

我觀察了兩個小時(當然也升了好幾等),除了一些是三五好友(多數看起來仍是學生)一起出來抓怪,因此偶有彼此交談(內容多半是這裡有怪、或是抱怨都沒有),有很多人都是像我這樣一個人繞來繞去,只盯著手機螢幕看。

如果這時有空拍機能從遠處觀看,那景象說是有「殭屍」在公園四周繞巡真不為過。而這種殭屍現象,從我上一篇文章的觀點來看,恐怕是證實了我所謂的虛實二次大戰。至少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手機螢幕上的虛擬怪物、「驛站」,變成了「更真實」的現實,吸引著玩家的注意與行動。

這讓我想更進一步討論,Pokémon GO這類擴增實境遊戲如何可能改變我們的生活空間,進而我們可以想:如果Pokémon GO這樣、那樣玩的話,又會怎樣?

一樣先說重點:Pokémon GO的虛擬物件如今已成為新的空間指標、建材,改變著我們移動、行動的方向與目的。

城市空間:隱形的路標與規範

首先我們得知道,城市的空間充滿了各種「指標」導引著人的行動。這些指標有些是清晰且清楚表明的,例如:紅綠燈、人行道;有些則隱晦不可見,例如:沒有任何座椅的空曠廣場。無論形式上可見還是不可見,這些指標的意義內化在人們心中,形成某種類似於規範的行動指南。

社會學家Sennett曾經有一本很有趣的書《肉體與石頭─西方文明中的身體與城市》,就是在談述西方文明幾個重要時期中,城市裡面各種物質技術如何塑造、改變人們的生活型態。

圖說明

拉婓爾的《雅典學院》,照片來自:Wikipedia

例如,他提到,由於古希臘時代人們重視彼此之間的對話交流(他們認為獨處會讓人變得冷而遲緩),便相當致力於市集空間的建造,希望促進彼此之間的互動。而古羅馬的皇帝則是為了透過視覺設計鞏固其權力,使得神廟的建築形式不斷地透露出「向前看」的指示。

到了中古極盛時期,巴黎聖母院的建築則反映出一種對他人的開放與接納(敞開的大門與矮牆),Sennett指出,這樣的場所,無疑地是源自於當時基督教文化的理想。

圖說明

巴黎聖母院,照片來自:Wikipedia

至於近代,過去我也曾提到,活躍於二十世紀中期的美國建築大師Robert Moses,曾在紐約長島蓋了許多高度約只有三公尺的「低架橋」。而這些橋也因為阻礙公共巴士(窮人主要交通工具)的通行,透露了階級隔離的意味。

更接近日常生活一些,百貨公司或是商區街道一樓以透明玻璃取代水泥磚牆,用意即是在吸引消費的目光。而過去只要看到一種霓虹燈招牌在轉呀轉地,我們就會知道那邊有一間理髮店。

這些物質性設計、物件,揭露了我們從來都不是在城市中「自由」移動的事實。它們或導引或規範或吸引地,安排著城市中人們移動的秩序。

虛擬物質成為新的空間建材

因此,寶可夢殭屍現象背後除了有虛擬與真實的問題外,更有趣的是,Pokémon GO的各種虛擬物件如今也成了新的「空間建材」。換言之,除了各種清晰或隱晦的物質物件與設計外,AR遊戲流行的一個重要意義在於,虛擬物件也成了人們移動、行動導引的一部分。

當你打開Pokémon GO,地圖上的各個驛站、道館有著雙重的意義。一方面,它們是真實的。這些驛站、道館的前身正是另一款(類)AR遊戲Ingress玩家在各地所設置的Portal。可以說Niantic Labs鋪這個梗真的很用心啊!

但另一方面,它們也都是虛擬的。驛站、道館之於玩家的意義,都脫離了物理空間環境。玩家循著地圖上一個一個驛站前進,看到飄著櫻花花瓣的驛站,更是會立馬趕去。這些行動都不是因為那些地方的物理環境特徵,而是該處虛擬物件的作用。我昨天下午在某運動公園遊走時,也是盤算著該怎麼走才能經過最多驛站。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可以想像Pokémon GO在原有的城市空間中,又插入了各種虛擬物件作為「指標」,甚至,目前的情況是這些虛擬指標的意義,取代了真實物理環境的意義。我不確定有多少玩家會認真觀看、了解眼前這個驛站、道館是什麼地方(除了某一玩家刻意以毒刺水母鎮守國民黨黨部外…)。或者多數人像我一樣,在意的只是趕快補給、或者注意是否有怪出沒。

空間創用:遊戲城市

因此,我在上一篇文章中也曾經說,對我而言,現在要談Pokémon GO能活化公共空間,甚至「奪回城市」可能都還太早。目前的情況除了是殭屍逛大街外,另一種貼切的形容則像是又一場百貨週年慶的消費人潮。走上街的玩家心心念念的沒有別的,就是抓怪(消費)而已。

而Pokémon GO的虛擬物件也是以此導向設計,驛站作為次要消費的場所,維持玩家的動力,並且暗示玩家消費的路徑。吸引怪物的各種道具,更是猶如喊得震天作響的花車商品預告,讓玩家聞之瘋狂。

換言之,真要藉由Pokémon GO活化、創用空間,循著這遊戲既有的「腳本」是行不通的。我們需要透過「改寫」腳本,才可能將Pokémon GO從純粹消費的脈絡與目的中挪移出來。

其實這種挪移,在消費的場域中已經發生。Pokémon GO先前在國外發行時,有店家早早嗅到商機,便設法在其店內投放吸引怪物的裝置,然後大肆宣傳。這看起來都是消費,但卻是物理空間中實際的店家,將Pokémon GO的虛擬物件挪為己用。

用法國社會學家de Certeau的話來說,這有點像是一種「假公濟私」的挪用。也就是說,看起來我仍然是遵循著既有的規範、秩序(照著遊戲規則玩),但其實我為相同的行動創造了不同的意義與目的。例如,那些店家是為了吸引客人上門消費。

換言之,我們也可以以其他更具公共性、文化性的目的為前提,改寫Pokémon GO的消費腳本。我今天正好看到殷海光基金會的臉書專業上也放上了Pokémon GO的照片,他們的小編呼籲玩家們可以去參訪殷海光故居順便抓怪。

圖說明

殷海光基金會的臉書專業上也放上了Pokémon GO的照片,他們的小編呼籲玩家們可以去參訪殷海光故居順便抓怪。圖為殷海光。圖片來自:殷海光

但這樣的挪用也許還不夠力。畢竟如我剛剛所說,人們可能到了那邊眼睛還是只盯著手機螢幕。大概只知道自己去過故居這樣。

因此,也許我們可以這樣玩:試著讓物理環境能與虛擬物件有更多的互動、牽連。例如,比較可行的方式是配置人員在現場同時進行導覽,或甚至透過與玩家的互動來決定是否投放更多吸引裝置(作為獎勵)。

比較困難但卻很有趣的則是,也許可以嘗試向Pokémon GO提出合作申請,設置「任務型」的驛站、道館等等,這些驛站、道館可以在任務整合下,讓人們的焦點更轉向物理環境,更有興趣去了解周遭空間。

總而言之,想要活化與創用公共空間,在我看來,重點就在於如何突破現在Pokémon GO遊戲中,虛擬物件的意義與吸引力遠遠大於物理真實環境的情況。透過改寫腳本,一方面才可能找回虛擬與真實的平衡,另一方面才能真正地讓玩家抬起頭來,看見社會生活的歷史與文化。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曹家榮

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物的關係是理解當代社會的核心。目前為科技部計畫博士後研究員。

訓練師們看過來!

5 《Pokémon GO》1.3版本8大更新!修正bug寶可夢更易捉?

自從《Pokémon GO》於上月末推出首個更新後,由於捕捉小精靈的難度莫名其妙地提高不少,再加上官方封殺了一系列追蹤地圖,所以令不少玩家感到意興闌珊。不過相隔個多星期之後,官方就終於針對多項問題作出改善,並且已經發佈了第二個大型更新,不知會否令離開的玩家回心轉意呢?

圖說明

是次《Pokémon GO》Ver 1.3.0 更新已經推出,而根據官方的簡介,當中的主要改動內容如下:

  1. 當移動速度太快時,畫面上會彈出通知訊息,以確保玩家並非是一邊駕駛一邊遊玩。
  2. 改善投擲弧形球時的準確度。
  3. 修正了因 bug 而無法取得 Nice、Great 及 Excellent 等額外 XP 獎勵的問題。
  4. 修正成就中錯誤顯示不正確獎牌圖案的問題。
  5. 容許玩家更改自己的名稱(暱稱)一次。
  6. iOS 版重新加入省電模式。
  7. 加入三大陣營領隊的頭像。
  8. 現正測試「Nearby」功能的改良版本。

圖說明
圖說明

對於iOS版玩家來說,再次加入省電模式絕對是一項不錯的改動。不過今次更新的焦點相信應該落在新「Nearby」功能之上,而這個已改名為「Sightings」的功能,雖然仍未能知道小精靈的實際方向,不過今次這個系統卻只會顯示玩家當前位置附近的小精靈(圖案加上了草堆作為背景),而不會再出現較為偏遠的小精靈(即最初顯示為 3 個腳印)。此外,據知即使附近出現多隻相同品種的小精靈,Sightings 畫面上亦只會顯示一個圖案,所以不會再出現之前畫面上有大量波音蝙的情況。

圖說明

另一方面,由於 Sightings 顯示小精靈的範圍收窄了,所以有玩家報告該功能的小精靈列表更新頻率會比以往更高,即意味著大家或可以較易判斷到特定小精靈出現的方向。可以肯定的是 Sightings 應該仍只屬過渡期,相信官方日後應該會繼續完善這個功能。至於官方早前表示由於 bug 而導致小精靈經常逃脫的問題,這點則暫時未知是否已經修正好,各位玩家不妨在更新後測試一下。

圖說明

本文授權轉載自:unwire.hk

Unwire.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