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路上遇到大鯊魚,你可以不用急著當烈士

2016.08.22 by
何佩珊

兩年多前,「直播」的Google關鍵字價格趨近於零、一場累積觀看人次達168萬人的「楚門秀」直播,只能找到幾家飲料商和旅館業者的微薄贊助。Livehouse.in是從這樣一個冷淡的市場,一步一步往前走,好不容易等到今日的直播盛況。只是,他們努力了兩年多才達到的用戶數與流量,卻在Facebook宣布開放全民直播後,被一夕超車。

大鯊魚攔路殺出,你會怎麼做?

表面上來看,跟Facebook在台灣1800萬的月活躍用戶數相比,只有200萬月活躍用戶數的Livehouse.in在這場平台之爭中,幾無勝算。然而,面對Facebook這條超級大鯊魚,Livehouse.in要上演小蝦米對抗大鯊魚的正面對決戲碼?還是期待被大鯊魚納入麾下?或是就此認輸?

圖說明
(圖說:創業路上遇到大鯊魚,你會怎麼做?/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他們選擇了第四條路。

「我們現在覺得直播是一個功能了,不是一個平台。」Livehouse.in執行長程世嘉親口推翻自己在三年前開展直播業務時的想法,甚至直言,「任何新創業者說要做直播平台,方向是錯誤的。」他強調「我們比較像在做內容。」而Livehouse.in 共同創辦人鄭鎧尹則是給自家平台一個更明確的新定位,「我們是直播整合行銷。」

創業大轉彎,從直播平台到整合行銷

你可能不禁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一家技術導向的直播平台,怎麼到頭來成了一家整合行銷公司?但對Livehouse.in來說,這可能是自公司成立以來,他們第一次把未來看得那麼清楚。

過去兩年,直播市場持續加溫,Livehouse.in的使用人數也不斷創新高,網路流量甚至大到他們足以成為Google GCP 雲端服務頂級合作夥伴。但,商業模式始終是一個問號。

程世嘉
(圖說:程世嘉認為,直播是一個功能,不是一個平台/圖片來源:數位時代)

實際上,遇到相同問題的不只有Livehouse.in,放眼中國市場,直播平台超過200家。而程世嘉指出,就日前以「洪荒之力」走紅的中國游泳女將傅園慧在映克直播,創造超過一千萬人同時在線的驚人數字,最終卻只有約10萬人民幣的進帳來看,「9成(直播平台)在一年內會GG(指結束), 因為沒有商業模式。」

但活下去的答案,Livehouse.in找到了。

與其硬碰硬做平台,不如改當軍火商

「你不可能去跟Facebook做直接競爭,但你可以把know how帶給大家。」過去三年來,不論是阿邦師的直播拍賣、柯p騎車環島,還是微積分大賽...就像鄭鎧尹說的,「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海邊的都做過了,甚至環島也有。」他們已經累積了太多的直播案例和專業知識,甚至可以SOP化 。

相對之下,每個人、每個企業、品牌雖然在一夕之間被賦予直播能力,可以做到以前只有電視台才能做的事,但多數人卻也不知道應該做什麼節目?要怎麼做出好的內容,更不知道為什麼直播線上人數不多、互動不好、收音有問題、畫面不清楚,還有最重要的,效益該怎麼評估?

鄭鎧尹
(圖說:你不可能去跟Facebook做直接競爭,但你可以把know how帶給大家/圖片來源:賀大新)

「一直播就發現.Facebook雖然讓你可以方便做,但要做好卻不是容易的事。」而這正是Livehouse.in在Facebook掀起的巨浪中,看到的機會。

因為有過去三年累積下來的經驗,鄭鎧尹強調,他們能做的不只是直播,而是可以從前製的節目企劃、宣傳,一路做到最後的效益評估。「我們甚至接過很多case,客戶就說他有預算要做直播,然後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將全部計畫、現場執行、宣傳都交給我們做。」

循Netflix模式,從科技公司變成內容供應商

甚至,他們也不強求廠商必須使用Livehouse.in的平台,而是願意在效益最大化的考量下,主動建議客戶使用Facebook直播。程世嘉認為,「長遠來說,Facebook已經這麼大,他一定會在這邊推得更用力,與其把他當敵人不如當朋友。」 所以他們要做的不是去跟Facebook搶用戶,而是建立聯播網、建立多平台開播技術,「把數據收回來,把訊號打過去。」他說。

不同於三年前得用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程世嘉表示,「現在這些大廠會開始投資我們做的內容。」他也相信,當平台這麼多的時候,內容為王這件事就會成立。在他看來,Livehouse.in其實正走在一條Netflix曾走過的路,從一家科技公司,變成內容公司,「我們的通路、平台已經很完整,接下來把重心放在內容。」

而隨著直播成為一種選項,甚至是電商、電競市場經營的標準配備,Livehouse.in的營收也將跟著一路向上。程世嘉看好,接下來一年營收至少可以成長一倍,到了明年,獲利的日子應該就不遠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