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奧運看盡數位環境的潮起潮落

2016.08.31 by
邱威凱
從奧運看盡數位環境的潮起潮落
2004 年雅典奧運 ,大叔我原本想說服老婆大人去看奧運順便度蜜月,不過當初沒去成,一方面銀彈不足,另一方面老婆很清楚地知道我根本是為了看棒...

2004 年雅典奧運 ,大叔我原本想說服老婆大人去看奧運順便度蜜月,不過當初沒去成,一方面銀彈不足,另一方面老婆很清楚地知道我根本是為了看棒球而去,度蜜月根本是藉口。所以我跟大多數人一樣,看著「電視」上的陳金鋒轟掉上原浩治的三分砲,從沙發上跳起來,激動地眼淚在眼眶打轉。

那一年,我剛剛申裝了中華電信的 8M/640K 的 ADSL 服務,晚上在我的 MSN 社群上嘴砲了教練的調度,並讚嘆鋒砲、王建民、以及曹錦輝這些旅外球員。那個時候,我們用「電視」奧運看,用「MSN 社群」、還沒有商業化的「無名小站」、又或是剛剛被換掉台大相關網域名稱的批批踢;我們都算是當年的文青、憤青、用的都是魯宅(編按:那時候有這個詞嗎?)們才會用那黑壓壓的佈告欄式社群平台。

重溫 2004 年雅典奧運的陳金鋒三分彈

2008 年北京奧運,那年大家都等著看劉翔要在家鄉拿下金牌,雖然後來劉翔傷退了。不過從「電視」上與「網路新聞照片」上,大家都在讚嘆鳥巢、水立方,然後只能在撲浪哀怨,不知道我們的大巨蛋在哪裡。

Apple 在前一年才剛發表了 iPhone, Sony 也在同年發表了有 QWERTY 鍵盤的 X1 智慧型手機。那時候手裡拿著所謂的 walkman 手機,身邊的朋友追求手機的照相功能。所謂的智慧型手機,大概是屬於 early adopter(ㄎㄜ ㄐㄧˋ ㄓㄞˊ)的無聊消遣。不過就是在手機上看看網站、收收 email ,就算要上網看無名女神,也沒有急到需要在捷運上看吧!那一年,中華電信的寬頻已經來到 10M/2M 的光世代服務,甚至還有奧運 MOD 直播。不過,基本上看奧運這件事情還是在「電視」上,只是那時候用「電腦螢幕」前看「網路新聞」,已經多過第四台與平面紙媒了。

劉翔於北京奧運 110 米跨欄預賽撞欄跌倒後傷退

2012 年倫敦奧運,那年大概已經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身為商務人士,辦了吃到飽方案也是非常正常的事。雖然還在 3G 時代,但是 3.5 - 4 吋螢幕的眾多智慧型手機,已經製造了低頭族。

那一年奧運,可能你也跟我一樣,在 Facebook 上看到小飛俠所領軍的美國隊 highlight 的 YouTube 連結。我甚至是在捷運上看到朋友在臉書貼出 Queen 在閉幕式的精采演出,然後到了辦公室再開電腦看一次,當然也是在 Youtube 上完成。

這一年,奧運相關的影像與文字,幾乎都是在「手機」與「筆電營幕」前完成。我已經很難想像,為什麼當年會覺得智慧型手機是科技宅的專屬玩具。而 Facebook 壓倒性佔領了眼球,也讓台灣原生、女神比阿宅還多的無名小站在隔年宣布關站,

倫敦奧運閉幕式是英國經典創作的超大型演唱會,例如皇后(Queen)樂團的 Brian May 與英國才女 Jessie J 合作演出《We’ll Rock You》

2016 年里約奧運,非常可惜里約遠在南美洲。不然眾人 Facebook 肯定會被各式各樣的直播給洗板。社群平台早就不單純是社群功能,也同時是「大眾製造」的媒體平台。

由於大數據應用環境的成熟,在看美國飛魚 Michael Phelps 拿金牌 highlight 的同時,Under Amour 為他量身打造的廣告就在旁邊,對你喊著「點我、點我」。不少人都被中國游泳國手傅園慧「洪荒之力」這段挺真誠的訪問洗版,但我其實是在寫這篇文章時,才完全搞清楚她的比賽項目。

中國游泳隊里約奧運國手傅園慧,因 2016 年里約奧運賽後受訪以誇張逗趣的表情說了一句「洪荒之力」一夕爆紅。

2016 年的現在,用手機無線通訊 4G LTE 看直播已經快到沒有 lag,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樣在想,是不是有 4G 就可以停掉家裡的寬頻。上班搭捷運的時候盯著手機螢幕,也許滑網站、也許抓寶可夢。回家睡前在床上拿出 Pad,也許看一下 Facebook 、Instagram、又或追 Netflix 上的紙牌屋。至於電視,大概就是周末家裡開伙時才會打開。

2020 年東京奧運,我們不妨猜想,屆時也許或許已經採用 VR 直播,讓觀眾可以在通勤途中透過行動載具觀看。至於行動載具會是「手機」,還是 2016 年今天還覺得不知道能不能實現的「視網膜投影」。甚至去東京看奧運的觀光客,是在「串流式交通服務」平台上,呼叫自動駕駛的計程車。

也不過 10 多年的光景,消費者看奧運已經不只是媒體選擇的改變,觀其脈絡,我們可以看到科技創新,帶來載具、通訊環境等硬體的改變,推波助瀾著數位世界裡軟體、服務與社群平台的改變。單是看奧運這件事情,消費者在「載具」、「情境」有了根本性的變化,甚至在社群平台裡「大眾就是媒體」。奧運這一類的大型賽事,對於品牌溝通來說,所有人都會同意已經不是拍幾段 TVC 了。賽事本身就是各式內容的產生器,不管是比賽本身、賽後訪問、選手故事、甚至是場邊的各式新聞,都可以也可能是與消費者產生連結的橋。

數位行銷領域當然也隨著數位環境浪潮變化,我們也當然持續專注關注著消費者眼球脈動與大環境的趨勢變動。

眼前的流行都是「假的」,消費者行為的洞察才是「真的」。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