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達人遠征林宏民月入百萬

2006.12.01 by
數位時代
蛋糕達人遠征林宏民月入百萬
「台商」兩個字,已不再侷限於早期到大陸設廠的中小企業老闆,或是落戶長三角區域的高科技公司。近年來,有愈來愈多台灣年輕的一代,正化整為零地飄洋...

「台商」兩個字,已不再侷限於早期到大陸設廠的中小企業老闆,或是落戶長三角區域的高科技公司。近年來,有愈來愈多台灣年輕的一代,正化整為零地飄洋過海,到中國創業。六十六年次的林宏民,就是其中之一。

**台灣蛋糕市場由盛而衰

**
雖然不到三十歲,林宏民卻已經擁有豐富的工作經驗。初中畢業以後,他白天到蛋糕店做學徒,晚上在夜校上課;十九歲退伍,又趕上當時葡式蛋塔流行的好光景,短短四個月,三家蛋塔店就讓林宏民賺進三百萬元台幣。他用這筆錢在天母開了幾家蛋糕店,每家生意都好到不行。
然而台灣景氣由盛而衰,連小本經營的蛋糕店也受影響。「以前一個月隨便就做四、五十萬元,但自從幾年前台北淹水之後,生意就每下愈況,甚至還會賠錢。」因此林宏民開始思考,是不是該換一條出路。
兩年前,林宏民來到上海,跟著熟識的長輩學做房地產,幾進幾出之間,他賺了個盆盈缽滿,見好就收的他買下了店面,決定做他最專精的生意──在上海開了一家名為「卡布拉」的蛋糕店。

**靠品質和服務打開知名度

**
久居上海的台灣人都知道,上海沒有幾家好的蛋糕店,因此這門在台灣競爭激烈的生意,到了中國卻成為「藍海」。「卡布拉」雖然才開幕一個多月,就已經達到一個月約一百萬元台幣營業額,遠超過林宏民的預期。
林宏民表示,有別於大陸傳統蛋糕店的狹小雜亂,卡布拉的店面運用大落地窗和明亮寬敞的空間設計,容易吸引過路人群的注意。而且製作蛋糕時用的都是最好的原料,來買過的客人幾乎都「一試成主顧」。
大陸的送禮文化也是創造「卡布拉」銷量的重要原因。林宏民表示,台灣人大多是自用,本地人買蛋糕則多半是拿來送禮,「經常有客人要我在蛋糕上題『喬遷之喜』,一般拜訪朋友他們也會買蛋糕。」為了滿足客戶的需求,「卡布拉」特別訂做精美的包裝紙和提袋,這個貼心服務深受客人喜愛。

**提高員工效率有「撇步」

**
只不過,如何有效管理當地的員工,成為他每天必須面臨的頭痛問題。
「雖然人家都說大陸人工便宜,但也因為這樣,所以他們做起事來也很懶散,」林宏民表示,大陸員工其實很聰明,就是不肯好好做,「我們用的進口原料都很貴,但是他們一天可以烤壞好幾個蛋糕,看了實在很抓狂。」林宏民靈機一動,告訴他們,烤壞蛋糕的支出要從薪水裡扣,情況頓時改善許多,「只有講到錢,他們才會緊張。」所以林宏民把員工們依照職務編組,設立獎金,為了得到獎金,大家的配合度都明顯提高。
對內要時時盯著員工,避免他們犯錯,對外又要面對消防、食品、環保等單位的頻頻刁難。林宏民坦承,來大陸以後經常煩得睡不著覺,但是「已經走到這裡,也回不去了。」

**台灣人贏在「眼光」

**
儘管在內心深處始終無法接受當地人的一些文化和習慣,但中國在一波波外來力量牽引下,對於林宏民這樣的年輕人,有著無可抗拒的吸引力。「商機無限」就是林宏民第一次看到上海的印象。
「我剛來的時候,站在萬頭鑽動的南京路步行街上,腦中突然浮現一個念頭,如果我在這裡賣『灌腸』,只要兩百個人裡面有人跟我買一根,我就可以賣一萬根,光是烤香腸就會烤到瘋掉。」
對林宏民來說,人就是商機,上海街頭絡繹不絕的人群刺激著林宏民,讓他每天都湧出一堆生意的點子,「上海的有錢人房子一買就三十幾間,我們錢也輸人家,又沒有人脈關係,台灣人到底可以贏他們什麼?就是眼光。」
林宏民認為,如果把上海的經濟發展比喻成一部連續劇,那麼這部戲在台灣已經上演過了,只是上海人自己還沒看過。 

**設立中央廚房提高效率

**
由於店裡生意好,加上西餐廳、加盟者的需求龐大,林宏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盡快完成自己的中央廚房。「之前半島咖啡向我們訂蛋糕,但他們有八百多家店,這個訂單我們吃不下來,必須要有中央廚房,才能提高效率。」
按照預定計畫,設立在上海靜安區的中央工廠,在今年十二月可以加入生產,到時候不僅可以接外面的訂單,之後新開的每家分店也只需要有一個小廚房,負責將半成品加工就好。這樣一來,既可以節省店內固定設備的投入成本,也不用再跟當地的食品、衛生部門打交道,可以說是一舉數得。
林宏民的創業成功並非特例,在同文同種的語言優勢之下,也許有愈來愈多的台灣年輕人意識到,他們將來所面對的就業舞台,並非只限在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島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