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叫好又叫座的電影要讓世界變得更好

2006.11.15 by
數位時代

如果有一千億元,你會做什麼?台灣有這筆錢的人沒幾個,所以我們不妨先察考有這麼些錢的人,都做些什麼。首先,是把一千億想辦法再變成兩千億、三千億。有些人會說,這麼多錢不是都花不完了嗎?為何還要賺錢?殊不知,這無關乎錢的多寡,而是因為這是他們最會做的事,或者是唯一會做的事情。
再來是拿他財產中的九牛一毛做點公益,博點名聲,他們也拿財產中的九牛一毛,買飛機、遊艇、豪宅、古堡、名畫之類的奢侈品。缺了一毛的九條牛,在有效規避遺產稅的運作之下,多數會傳到從小歷經魔鬼訓練以防敗家的下一代手上。而這第二代,或許也會拿他財產中的九牛一毛,做點公益、買點奢侈品,但是最重要的事,是把兩千億、三千億再變成四千億、五千億。
但是加拿大人史科爾(Jeff Skoll)卻不這麼想,他有了第一個一千億以後,就決定要離開那個讓他致富的地方──eBay,當個不一樣的有錢人。他的選擇,不是實現致富以後的綺想,而是完成小時候就已經立下的志向──改變世界。他改變世界的方法,是拍電影。

**eBay第一任總裁
曾列全球富豪第八十名

**
史科爾一九六五年出生於加拿大的蒙特婁,父親是一家化學公司的老闆,母親從事教職。他的父親在他十四歲那年被診斷出患了癌症,使他的父親曾多次有感而發地對少年史科爾表示,他非常遺憾,沒有時間完成許多他曾有的夢想。
這樣的經驗,或許讓史科爾變得積極進取,但是也拿得起放得下,他在一九九六年成為eBay第一個雇用的員工,後來成為第一任總裁,但是在一九九八年eBay找到惠特曼(Meg Whitman)繼任之後,他就離開了eBay,前後不過兩年的時間。當然,他是帶著當時市值二十億美元的股票離開的(當時史科爾握有eBay一五%的股權,是僅次於創辦人皮耶.歐米迪亞Pierre Omidyar的第二大股東)。
史科爾人生財富的高峰是在一九九九年,他三十四歲那一年。隨著eBay股價水漲船高,史科爾的財產膨脹到四十八億美元,列名那一年《富比士》(Forbes)雜誌全球富豪排行榜的第八十名。
但是從那一年起,只看科技或產業新聞的讀者,大概會以為史科爾從人間蒸發了,既沒有蘋果電腦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東山再起的傳奇,也沒有他是如何揮霍的名流八卦。

**毅然投身公益
只拍讓世界更好的電影

**
史科爾沒有消失。你所不知道的史科爾,成為一位慈善家。他先是捐了兩億五千萬美元成立史科爾基金會,後來又一路加碼到六億美元。這個基金會最大的特色,是把史科爾的創新與創業家精神運用到非營利組織,他希望完成的事,是「一點點的好事,可以帶來許多的好事,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換句話說,他期待非營利組織也可以像eBay的營運模式一樣(當年eBay的營運計畫就是由他所制訂的),較多顧客會帶來更多顧客的「正向回饋」(positive returns)。
史科爾基金會的定位,便是資助能夠完成這樣目標的「社會創業精神」(social entrepreneurship)。但是讓史科爾再次躍上全球媒體舞台的,則是他堪稱石破天驚的電影事業。
史科爾在二○○四年年初成立了「參與者電影公司」(Participant Productions),至今不到兩年的時間裡,製作了九部電影。台灣觀眾比較熟悉的,像是《諜對諜》,講的是全球石油政治,描述美國的政商共同體如何以暗殺、顛覆他國政權為手段也在所不惜,只為了要掌握石油的穩定供應。
《晚安,祝你好運》故事是講述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記者艾德華蒙洛(Edward R. Murrow)與節目製作人佛瑞德芬德利(Fred W. Friendly),如何不畏懼美國在一九五○年代的白色恐怖陰影,力抗新聞界的麥卡錫主義,揭穿麥卡錫虛偽、戕害言論自由的真實面貌。
《北國性騷擾》也是改編自真實故事,描寫一位單親媽媽為了生計不得不到礦場工作,卻在以男性為主的礦場環境中飽受欺凌與騷擾,但是她挺身而出舉發職場的不公不義,成就了美國第一宗性騷擾官司,並促成日後女性在職場權益的保障立法;不久前在台灣引起關注的《不願面對的真相》,則是記錄全球暖化的嚴重性,而大眾媒體是如何忽視,甚至刻意誤導的影片。

**政治立場鮮明
說故事達成社會影響力

**
這些影片共同的特色,就是政治立場鮮明,對這世界「有話要說」。參與者電影公司決定拍一部片與否,第一個問的問題都是:「這部片能否讓世界變得更好?」
光看這樣的影片敘述,你大概會以為「參與者」是一家專拍冷門、票房毒藥,甚至是宣導影片的電影公司。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參與者」是第一家試圖用說故事的方式,達到社會影響力的電影公司。
史科爾強調,「參與者」不是一個慈善事業,這是一個混合社會與商業行為的運動,「參與者」拿到的每個劇本,他們都同時評估其創意與市場潛力,以及在推展環境、健康、人權、組織等社會責任、和平與包容、經濟與社會平等六大議題所能做出的貢獻,缺一不可。
每一部電影,「參與者」都會和相關的非營利事業組織合作,請他們協助評估這部電影的可行性。如果這些組織無法以這部電影為核心做一些有效觀念的推廣活動,這部片也不會被拍攝。此外,參與者的總裁史特勞斯(Ricky Strauss)指出,參與者也不拍光有營養但是不好看的電影,「電影愈主流,就愈有可能有影響力。」他說。
因此,儘管議題嚴肅,參與者拍的影片卻是星光閃閃,除了有喬治庫隆尼(George Clooney)、麥特戴蒙(Matt Damon)、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這些大明星來擔綱演出,劇情也是張力十足,燈光、攝影、場景等技術層面的製作更具是好萊塢大片的水平。當然,沒有銀彈做為後盾還真做不來,史科爾的計畫,是要在「參與者」的前三年投入一億美元。
參與者拍的電影至今共獲得十一項奧斯卡電影獎的提名,這對一家目前製作完成的影片還不到十部的電影公司來說,可以說是非常不簡單的。特別是好萊塢一向以政治意識型態保守著稱,李安的《斷背山》在一片看好聲中未能奪得最佳影片大獎,一般認為和同性戀題材未能討好保守傾向的影藝學院成員有關。今年邁入第七屆的「WIRED Rave Awards」大獎也頒給了喬治庫隆尼和史科爾。《連線》雜誌指出,他們打破了好萊塢「大就是好」的迷思,證明了冒險開發新題材、傳達特定訊息的電影,的確是有可能和通俗電影在票房上競爭的。

**不沉溺於財富
用想像力宣揚普世價值

**
這世界經常最讓人引以為憾的是,有趣的事經常沒意義,有意義的事卻一點都不有趣。擅長意義創造的創作者,不是放不下身段做點有趣的嘗試,就是找不到人支持他做這樣的嘗試(有趣的電影通常比較花錢);一路只拍有趣電影的創作者,要不是迷信有意義的事不可能有趣,就是沒能力讓有趣的事同時也有意義。史科爾為我們示範的,是他如何運用信仰、鈔票、智慧和組織能力,讓電影可以既有趣,同時又不是賠錢貨。
沒有人會記得一九九九年《富比士》全球富豪排行榜的第八十名是誰,但是看過《晚安,祝你好運》觀眾將會記得,美式的人權與言論自由,是有人不畏為強權誓死捍衛才有的堅實傳統;看過《北國性騷擾》的觀眾會知道,男女工作權的漸趨平等,是從那礦場一小步、一小步艱辛地跨過來的。對於史科爾來說,或許這於願已足夠。
有錢人要怎麼花他們的錢,是他們自家的事。但是當台灣多數有錢人,都只是想著如何再以錢賺錢,我們便不得不說:台灣的有錢人比起史科爾,想像力真是匱乏,對於金錢所能帶來的可能性真是沒看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