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產業的陰暗幽谷,最需要逆境EQ

2017.01.26 by
Ray Huang
Ray Huang 查看更多文章

天生好動,總對新事物好奇。職涯隨著內容產業的變遷而轉移,在報禁解除的年代進入報社,在有線電視非法轉合法的迷人時刻進入電視台,更在網路泡沫年代投身網路業。2001年創業投入遊戲業至今,習慣思索數位內容產業的未來,也投資新創團隊。

shutterstock
這三年,台灣的遊戲產業可以說是大逆境,榮景不再,台灣市場成為列強遊戲公司的殖民地。台灣本土遊戲公司不是嚴重虧損,就是被迫轉型。遊戲老闆的真實告白,「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會賠錢,更沒有想過,我會害怕自己已經過時,是否看不懂遊戲產業了?」

近日與國內一位上櫃遊戲公司董事長一起前往東京拜訪客戶,過程十分愉快。客戶也是日本遊戲上市公司的會長,在午餐聚會之後還熱情的邀約我們再回公司喝咖啡,將近四個小時才結束會談。連他公司陪同的翻譯人員都說,這是他們會長很難得的舉動,看來這是場很棒的會談。

談什麼呢?實際上是專程去結束合作案的。朋友主動將去年所提給日方的專案收回,我們告知對方上次提出的專案並不成熟,請他們不必再思考這個合作案。要求不合作卻得來對方極大善意的支持,反而主動提出未來合作的可能想法,這也是我們始料未及的成功!

回程的路上朋友跟我聊起,去年此時是他創業以來最大的逆境。虧損還不是最大的壓力,而是他從年輕時代投入遊戲研發後,第一次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做遊戲,看不懂遊戲,甚至懷疑自己已經江郎才盡?

他說,「別人還好,做決策不用等著我的決定。當時的我想做決策卻毫無頭緒,更不敢告訴同事自己也毫無把握。其實當初跟日方的這個合作案,根本是對自己毫無信心而做出的錯誤決策,幸好沒有執行,不然簡直是病急亂投醫!」

聽到朋友的吐露真言,我的心情也很複雜。其實我知道,這幾年不僅僅是朋友的公司,整個遊戲產業都遇到逆境!是啊,這三年,台灣的遊戲產業可以說是大逆境。

遊戲業榮景不再

回憶2000年代時的榮景,台灣公司在PC連線遊戲上的競爭力十足,不僅產生了多家上櫃公司,甚至積極開拓包括中國在內的海外市場,而成為股市追捧的明星產業。

曾幾何時,榮景不再,2010年後台灣在手機遊戲的戰爭裡幾乎全面敗北。研發團隊做不出好的遊戲,加上手機平台發行更容易,讓全球的手機遊戲公司完全不必經過代理就可以自行到台灣來。

突然間,台灣遊戲產業失去方向。做研發的公司被美、日、中的遊戲大廠打趴,原來最擅長的中型遊戲完全沒有市場,幾乎血本無歸。

而做遊戲發行的公司,遇到中國市場養肥的中資公司直接來台成為競爭對手,好遊戲被壟斷或者土豪式的行銷,讓台灣公司被迫付出極高的代價迎戰,幾乎是浴血抗敵。

一時間台灣市場成為列強遊戲公司的殖民地,台灣本土遊戲公司不是嚴重虧損,就是被迫轉型。許多當年意氣風發的遊戲創業家們,賣掉股票退出公司,經營不佳被迫讓出經營權,或者嘗試做更多轉型,而更有如樂陞者在遊戲本業不佳狀態下大玩資本遊戲而鋃鐺入獄。

從風光上市到步步危機,台灣遊戲產業產生這麼巨大的興衰變化,僅僅十年!

當噩夢真實上演...

我問朋友,這兩年走過產業的陰暗幽谷,最大的心得是甚麼?

朋友說,補了逆境EQ這個學分,是我最大的收穫。創業二十年以來,做出來的第一個電腦單機版遊戲就賺錢,運氣很好。十年前公司上市,一直到前兩年,公司年年賺錢,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會賠錢,更沒有想過,我會害怕自己已經過時,是否看不懂遊戲產業了?

過去一整年,這種巨大的恐慌我都遇見了,這個噩夢真可怕。更可怕的是,它不是噩夢,而是在工作中真實上演。逼迫我面對,我有可能失敗!。我必須在逆境中找到出路,否則整個公司將會在泥沼中被吞噬!

面對逆境,你可以有很多因應的方式。專業經理人可以休息後找到節奏再出發。藝術家可以轉換心情再開始自己的作品。唯獨企業家或者創業者承認已經徹底失敗,否則沒有辦法讓正在運作中的公司完全停擺。

公司需要你帶領,但你自己卻遇到逆境而走在顛簸的路上,那種進入五里霧中完全不知方向,還必須裝出信心、帶領一整團人向前行的忐忑不安。這種患得患失、無人可求的心理恐懼,正是創業者最恐怖的夢靨。

跟強者學習

怎麼渡過的?我詢問朋友。
「信心、交換跟學習!」朋友說。什麼意思?我不解又十分期待的想聽這寶貴的一課

他說,逆境裡,你最缺乏的是信心。因為屢戰屢敗的過程早把自信都磨光了,你會沮喪到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已經江郎才盡,把所有的好運都用光了。

然而,最需要的也是信心,你必須堅信自己跟團隊只是遇到轉型上的困難,而不能將自己可以做出好遊戲的能力都否決掉。如果否決了公司的基本核心,就不必再打仗,也不必期待會有逆轉勝的機會了。

但信心只是心理層面,沒有辦法只靠信任團隊,卻不做其它嘗試,就可以改變現況,你必須找到新方式或者讓團隊變強的基因。

找到這些基因最好的方法就是跟強者學習,因為他們身上有你目前缺乏的成功因素,所以你必須想盡辦法讓團隊向他們學習。但這些同業幾乎都是競爭者,沒有人會傻到教你。

你能做的就是把自己最好的資源分享出來,甚至拿出來交換。 有勇氣也願意犧牲某些利益來與他們成為利益共同體後,就有合作學習的可能,而能否學到這些勝利因子,就看你的團隊有多願意學習了!

朋友繼續解釋,在最艱困的時刻,公司也沒有放棄遊戲研發。只是更努力精簡團隊,並選擇了即使遊戲做出來也不賣錢的困境,還是讓精英團隊有辦法繼續在戰場上琢磨手機遊戲的成功因素。

再者,拿出公司遊戲的王牌,把歷年最大的遊戲系列授權大陸手遊公司合作開發,並且高價簽下了日本知名的動漫產品授權,讓自己的研發團隊開發遊戲。

「日本的IP與中國的研發能力,都是我們公司目前急於得到的勝利因素。我們知道,只有把自己最好的資源拿出來交換分享,才可以得到最棒的合作。而這一切都只因為一件事,我們必須學習,承認自己的不足。但我又必須堅信,團隊絕對有能力可以完成這次的轉型。」

事實擺在眼前。朋友公司2016年的表現脫胎換骨。在日本推出日本玩家喜愛的IP遊戲而獲得肯定,在中國也因為合作的大陸廠商開發出成功的遊戲,而在授權金上獲得美好的成果。重要的是,台灣推出的手遊大作也賣座,一改台灣研發怎麼做、怎麼賠的困境,大大鼓舞了團隊士氣。表現在資本市場上,竟然比最低潮時期的股價,回升了四倍之多。但在朋友的臉上,談到這卻絲毫沒有自豪的表情。

走出逆境,回頭看自己改變了什麼?聽到這個問題,朋友想了很久慢慢回答。

「以前很單純,總覺得只要努力就可以達成目標。經過這幾年的衝擊才知道,世界變化太快,你永遠不知道下階段的敵手是誰?有可能下個挑戰,就算你使出全力也改變不了結果。你只能告訴自己要學會提前準備,隨時觀察。

當然不管做多少準備,都無法確保未來可以戰勝下個逆境。但我確認自己應該不會在逆境前害怕或者退縮不前了。因為,這痛苦的學分我已經修練完成了吧!」

逆境EQ,多麼寶貴的經驗,又是多麼勇敢的體悟啊!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