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正式公告「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業界與立院丟出四大問題

2017.02.10 by
翁書婷
shutterstock
日前金管會召開2次會議,徵詢各界意見,終於在今日公告草案,對此業界多抱持讚賞態度。

金管會今日公告「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草案。日前金管會召開2次會議,徵詢各界意見,終於在今日公告草案,對此業界多抱持讚賞態度。

曾銘宗:不能以此替代金融法規的全面檢討

雖然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草案已經出爐,但不能以此替代金融法規的全面檢討。立法委員曾銘宗指出,「許多金融法規無法因應數位化變革和環境脫節,全面檢討現有法規有其急迫性與必要性。」

另外針對法案實質內容,不少業者表示,一年試驗期太短了。

問題一:一年試驗期太短

金融科技界有不少業者表示,「一年試驗期還不夠長」,雖然金管會已把試驗期從最初設定的9個月延長至1年,但時間還是過短。

「這個草案給業者最多一年的試驗期,比較適合支付或國際匯款等短期內可見成果的服務,而機器人理財與保險等需要中長期時間發展的服務,實驗困難度很高。」中租控股金融科技發展組協理吳建頤說

對此曾銘宗建議,「時間延長為兩年更為合適。」

問題二:缺乏自動生效機制

曾銘宗也建議草案應該增加自動生效的機制,申請書送達金管會後,若審查委員不反對就直接視為核准,讓一些簡單的金融創新服務可以快速試驗。

另外關於第五條所提到的「主管機關應就創新實驗計畫之申請及創新實驗結果,召開審查會議,審查會議之成員應有金融領域、非金融領域。」曾銘宗表示,審查委員的成員,來自業界的比例應該要高於政府機關,而金融業與非金融業的比例要均衡。

「這樣對於案件審核才不會太保守。」曾銘宗強調。

問題三:缺乏國家級戰略高度

立委余宛如則指出,相較英國是從貿易局、國家科技發展等多元單位參與金融創新實驗(英國稱為金融沙盒監理法案),台灣參與單位僅是管理的專責單位(金管會),位階不夠高。總體而言,缺乏國家級戰略野心。

余宛如建議行政院政務委員更積極參與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

問題四:審查門檻高,新創闖關不易

此外,這份草案雖然參與的業者不再限於金融業,資訊、網路或其他科技辦理特許金融業務者也可以參與,但對沒有太多資源的金融科技新創公司來說難度仍高。

「所推出的服務需要通過防洗錢、資安與資金金額等條件,因此對現有的金融機構,電信公司與電子商務等Big Player 來說門檻較低。而對一般的創業團隊,就比較辛苦。」吳建頤認為。

除了草案內容,草案後續行政程序要加快

英國在2015年提出監理沙盒(Regulatory Sandbox)概念,讓金融相關業者在安全空間測試其金融科技創新產品,之後新加坡、香港、澳洲等亦陸續規劃辦理金融監理沙盒措施。

「不僅原先的英國與新加坡,現在連香港、澳洲與美國也都推出金融創新實驗相關法案,行政程序要加快,讓台灣的公司更有機會在世界舞台展露頭角。」曾銘宗表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