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業高速成長

2006.07.01 by
數位時代
半導體業高速成長
自二○○四年初晶圓代工廠中芯在紐約證交所上市,以及去年底晶片設計公司中星微在納斯達克上市,中國半導體業在世界的能見度快速提高。儘管美國政府想...

自二○○四年初晶圓代工廠中芯在紐約證交所上市,以及去年底晶片設計公司中星微在納斯達克上市,中國半導體業在世界的能見度快速提高。儘管美國政府想盡辦法限制十二吋晶圓廠設備出口到中國,但中芯仍突圍從歐洲引進,並在北京蓋了中國第一座十二吋廠。
如果把英特爾最近宣布將在中國蓋晶圓廠的計畫算進來,半導體業在中國正進入高速成長期。「除了矽谷和台灣,大陸是目前半導體業最熱門的市場,」六月底剛結束的上海國際電視節的一場座談上,一位台商發言指出。
半導體在中國科技業正從配角躍升主角。去年底,在北京知名(IT經理世界)雜誌選拔的「二○○五高科技成長五十強」中,有七家是半導體公司;今年五月,同樣位於北京的(中國企業家)雜誌選出的一百家「二○○六最具成長性的新興企業」中,有二十一家是半導體公司。
他們正步上台灣在一九七○到一九九○年代的同樣軌跡發展:先由下游的封裝測試開始,往中游發展晶片製造,再往上游發展晶片設計,利用高出其他行業的待遇以及分紅入股等誘因,吸引人才加盟,特別是在美國有經驗的人才,縮短學習曲線,並盡快讓股票上市,利用資本市場做為擴張的籌碼。
這些海歸派不僅了解矽谷,更了解新竹,他們創業的模式都能清楚看到台灣業者的影子。中星微的產品組合很像台灣的松翰;位於上海、以做設計代工和提供設計專利為主的芯原,學習對象則是台灣的智原,連名字都有些接近。除了智原,芯原對同屬蔡明介旗下的聯發科和聯詠也有研究。
芯原創辦人戴偉民是一九八○年大陸第一代留美學生,曾在加大柏克來分校教書,五年前回到上海創業。戴偉民在美國還有指導博士生,設計團隊和客戶也在美國,他本人常開玩笑說:「芯原的設計團隊在美國,做事的人在上海,執行長在聯合航空上(經常美中兩地飛來飛去)。」

台灣經驗提供給這些大陸同行參考的,不只是營運模式,還有整條產業鏈的便利。芯原提供設計方法給晶片設計公司,這些客戶完成設計後,可以直接交到同在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的中芯做代工。另一家台灣代工業者宏力就在隔條馬路對面,而台積電在上海郊區松江也有設廠,備受爭議的和艦則位在離上海市區四十分鐘車程外的蘇州。
這四家來自台灣的晶圓代工廠,奠定上海做為中國半導體業核心的位置,儘管晶片設計中心在北京,但晶片製造重鎮,以及更多下游電子業產業鏈,都位在長三角一帶。雖然這些下游電子產品,不論是資訊、通訊或消費性類型都以出口為主,但內需市場逐漸擴大,特別是具備中國自有規格產品,是吸引人才不斷投入的原因之一。
在3G手機和數位電視方面,中國都推自有規格,國外產品無法直接引入,為國內業者形成屏障,外國企業要加入,只能採取和中國本地企業合資一途。
台灣因為內需市場小,不具備自創規格能力,晶片設計業一向是盯緊美國和日本,以更低成本來取代他們。中國卻有可能走出不同的路,儘管這一天還很久。但台灣股票上市的晶片設計公司,幾乎在上海或北京都有設點,負責產品銷售或在當地招聘團隊,瞄準中國市場。
無論仍在審理中的和艦案判決結果如何,都很難逆轉台灣半導體業者到大陸投資的動作,這是全世界前進中國潮流中的一部分。值得注意的是,因為地理位置集中、產業鏈逐漸完整帶來的群聚效應(cluster effect),過去是矽谷和新竹的特色,目前則在長三角重現。
美國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教授張燕最近針對中國五十三個工業園區進行調查,以「地理位置」、「人員流動」、「產值變動」和「技術提升」等變項做研究,發現當產業適度集中時,會發生資訊、情報和人才交流頻繁,最終導致技術提升和產值增加等正向結果;如果過度靠近或過於遠離,效果都急遽下降。重點是,這樣的結果已在中國沿海地區相繼出現,特別是江蘇和上海一帶,且以電子業最為明顯。「這些園區內的企業,過去是單獨存在的個體,彼此不互動,現在則開始起了化學反應,」張燕接受(數位時代雙週)訪問時分析提到。
長三角地區正從台灣的追趕者逐漸追上,至於什麼時候會成為超越者,半導體業的發展是關鍵,對兩岸都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