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Internet「神奇小子」的挫敗

2005.05.15 by
數位時代
日本Internet「神奇小子」的挫敗
在四月十八日的聯合記者會上,昔日怒目相向的日本Livedoor執行長崛江貴文、富士產經集團會長日枝久握手言和。置身在一堆老式西裝日本企業家間...

在四月十八日的聯合記者會上,昔日怒目相向的日本Livedoor執行長崛江貴文、富士產經集團會長日枝久握手言和。置身在一堆老式西裝日本企業家間,身著白T恤的崛江雖依然顯得唐突,但過去三個月來的硝煙已散,徒留下日本企業改革者一片噓嘆之聲。

**網路新貴與財閥爭戰

**
藉著各公司的交相持股,日本媒體財閥忽視觀眾與小股東權益的惡習已久,今年二月,Livedoor發動奇襲,吃下日本放送廣播電台(NBS)過半數股權,欲藉此實質掌控富士電視台(因交相持股,日本放送為富士的第一大股東),並號召改革電視台的老舊經營手法。此舉雖然激怒了以日枝久為首的老人管理階層,但也引發日本年輕人的廣泛聲援,日本各個電視台的談話性節目更屢屢推出類似台灣(全民開講)的唇槍舌戰,一時間熱鬧滾滾。
然而,隨著富士電視台破天荒地「借出」日本放送持股,引入網路巨人孫正義的軟體銀行投資公司做為新股東夥伴後,Livedoor訴求改革的股權優勢和正當性頓失倚靠。更糟糕的是,堀江貴文為併購「日本放送」向美國投資銀行李曼兄弟發行的八百億日圓公司債,於併購案不成後償債壓力十分沉重,這使得原本營收就不高的Livedoor立刻身陷險境,一個月內股價大跌近二五%。

**葬入歷史的改革美名

**
四月底的和解記者會,可大大舒了堀江貴文一口氣,根據雙方協定,富士電視台將以些微的價差,以六百七十億日圓買回Livedoor年初所購入的所有「日本放送」股票,讓堀江能順利出場;而同時,富士電視台還將另外投入四百四十億日圓,購買Livedoor約十三%的股份,以加強彼此合作關係。這個協議的幕後動機再明顯不過:堀江貴文退出富士產經集團的經營權爭奪戰,讓日枝久的老人派能夠繼續掌握大權,但富士電視台則付出近一千一百億日圓的現金,以解除Livedoor的財務壓力警報。
這場以「改革」為名的爭奪戰劃下句點,富士產經集團與堀江貴文都是輸家,富士產經為取得日本放送的控股權,多付出了近七百五十億日圓的代價,而堀江貴文則失去了他做為「年輕網路教父」的名譽地位。唯一獲利的,是由日本前經濟產業省官員村上世彰領軍的M&A Consulting集團,他們在Livedoor購入日本放送持股前,即已悄悄吃進約七%的股權,因而唯一享受到鉅額的差價利益。當然,改革日本企業內部黑箱作業的陽光夢想,也隨著此一皆大歡喜的結局,再次被送回歷史的記憶裡。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