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士頓「1人1百萬美金」生產力探秘

2005.05.15 by
數位時代
金士頓「1人1百萬美金」生產力探秘
在充斥少年英雄和一夕成名的科技行業,六十四歲的杜紀川和五十四歲的孫大衛這對「歐吉桑」,已是人瑞,先天就難成為傳奇故事的主角。聽他們談起經營理...

在充斥少年英雄和一夕成名的科技行業,六十四歲的杜紀川和五十四歲的孫大衛這對「歐吉桑」,已是人瑞,先天就難成為傳奇故事的主角。聽他們談起經營理念:「重視信用」、「公平對待彼此」和「建立長期關係」,就像翻開二十年前的國中「公民與道德」課本,完全沒有暢銷企管書那種創新名詞的吸引力。
但是,他們花十八年時間締造了「金士頓傳奇」,一家位於美國洛杉磯郊區的公司,連續五年蟬聯美國百大「最佳雇主」(best companies to work for)。只有二十四家美國企業達到相同成就,這表示金士頓和英特爾、聯邦快遞(FedEx)屬於同一個聯盟。

**大器晚成的平凡創業家

**
當世人提到科技圈的創業搭檔,首先會想到惠普的惠烈和普克,雅虎的楊致遠和費羅,最新的則是Google的布林和佩吉,這三組人都來自史丹福大學,都在矽谷成名,都是被一再謳歌的傳奇,可望而不可及,成功因素當中摻雜太多時機成分,難以被複製。
相較之下,杜紀川和孫大衛的經歷則像是隔壁鄰居。兩人並非一開始就選擇「創業家」這個身份,而是受雇做著自己也不知為何的工作。他們在台灣長大,與多數人一樣,經歷升學壓力而飽受壓抑的慘澹年少,以及報禁、髮禁、舞禁、黨禁和宵禁,還有「國際新聞等於美國新聞」的單調時代。他們沒上過史丹佛,也未創新任何科技。即使人生當中偶然獲得一次意外之財,卻也在一年內賠個精光。
那又怎麼樣?在一趟絕望的公路之旅懸崖邊,兩人對著海上落日聲嘶狂吼,立志討回公道,回家後捲起袖子打拚仍是好漢一條。
大器晚成,註定他們不會成為高峰論壇上的主講者、手按Power Point被閃光燈圍繞,卻反而讓他們沈澱下來,對人性和世事有更多理解,並揉合儒家的「人之初,性本善」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與資本主義的「效率、效益、利潤極大化」,形成獨特金士頓哲學。

**融合儒家精神與資本主義

**
儒家講求人我關係和倫理,重視不同身份個體之間的對應方式,以及個體和群體的關係,從「利他」出發,許多研究論述都認為這是阻礙資本主義發展的石頭,與資本主義的「利己」概念相違背。儘管這種結論過於簡化又武斷,卻被廣為接納。
但是,當資本主義進一步被簡化為每一週、每一月和每一季的財報數字,並對應到交易所跑馬燈上股價變動的另一組數字時,員工、客戶和供應商,甚至老闆自己都不會甘心。
於是,鐘擺擺到另一邊,我們看到金士頓。金士頓從不裁員、不對客戶落井下石、不剝削供應商、堅持股票不上市、不向銀行貸款借錢、不賺本業以外的錢,所有企管教科書上談的經營績效、財務槓桿和多角化原則,它都不符合,但是供應商信任它、競爭對手佩服它、員工喜歡它,金士頓以二七%的占有率,雄踞所在產業第一名,大幅領先第二名的八%。「金士頓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企業,」排名第五的台灣宇瞻科技DRAM產品處處長羅雪茹說。
「在價格下滑,當大家都不進貨的時候,金士頓還是向供應商大量進貨,而且有辦法不虧錢賣出去,他們對於價格掌握非常好,」排名第九的創見資訊發言人張達文表示。
別以為金士頓是犧牲利潤成全名聲,它可是連續十八年都賺錢,而且每一位員工年產值高達一百萬美金(約三千三百萬新台幣),是美國五百大企業平均的三倍,更是新竹科學園區平均的五倍。平均一位金士頓員工,一年幫公司賺進一百六十萬新台幣稅後淨利。

**公司賺錢慷慨發獎金

**
公司則以慷慨的「民胞物與」精神,發獎金感謝員工。早在一九九六年,金士頓就以發出一億美金年終獎金一戰成名,平均每位員工分得八百萬新台幣。
利他,反而利己;利己,也連帶利他,這種例子在金士頓比比皆是。「我為什麼對員工好?我也是有私心的。你對員工好,他就會專心把事情做好,你就減少查核和責罵的工夫,就不會生氣生病,對自己的健康也好,」孫大衛強調。
當管理概念已多如牛毛,「四個象限」、「五力分析」和「六西格瑪」再難帶來更多啟發時,你會發現,金士頓通往高生產力的方法,竟是如此簡單有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