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法規跟不上新模式:Airbnb短租合法化之戰

2017.08.17 by
數位書選
舊法規跟不上新模式:Airbnb短租合法化之戰
shutterstock
在Airbnb的發展史中,有許多的戰役、小勝利及重大挫折,例如波特蘭市短租合法化、推翻舊金山F提案和種族歧視等外部對立與爭議事件,內部也得應付快速成長所造成的擴編混亂。

本文摘自:《Uber與Airbnb憑什麼翻轉世界》,天下文化出版

2014年夏天,波特蘭市成為美國第一個和Airbnb達成協議的城市,讓自住屋供給短租合法化,但限制無房東的短租(即房東不與房客同住),一年內不得超過九十天。民宿註冊費從4,000美元降低至180美元,房東必須對住家進行安全檢查,通知鄰居,並向市府當局註冊。Airbnb同意代市府向房東課徵11.5%的膳宿稅(lodging tax),把稅收上繳(無需包含房東姓名與地址)。

這提案是在向城市遞出胡蘿蔔,旅館稅現在被Airbnb拿來做為換取支持的工具。幾年前Airbnb曾說,不該由自己代政府課徵旅館稅,因為Airbnb只是一個市集營運平台,現在Airbnb已看出在這點做出讓步的好處,幫忙代課旅館稅,可以換取政府核准短租。

這果然是前兆,一週後,Airbnb聲明將開始在舊金山課徵14%的旅館稅(又名短期占用稅),甚至同意付清數千萬的欠交稅款。接下來一年,Airbnb在芝加哥、華盛頓特區、鳳凰城、費城以及其他城市,都達成以繳稅換取合法化的協議。

但紐約市仍然是個亮點,在這個最大的市場之一,Airbnb一開始低估了強大政治勢力,當它初期成功之後,紐約市的政治勢力開始動員起來。2014年春,Airbnb和紐約州檢察長史奈德曼的辦公室協商,希望終結在紐約的長期僵持,據熟知這些談判內容的三位人士說,雙方已經快要達成協議,但是突然來了一個大逆轉,紐約市拒絕完成協議。

參與談判的人士認為逆轉的原因有兩個。那時Airbnb剛完成把其估值提升到100億美元的集資,身價超越大型國際連鎖旅館,這些公司震驚之餘,也警覺到威脅逐漸逼近。十天後,代表美國旅宿產業190萬名員工的美國旅館業協會發布聲明,表示將開始追蹤Airbnb及其他短租網站。

與此同時,Airbnb已和服務業雇員國際工會紐約市分會接洽,希望能讓Airbnb的房東隨時可以請來合格的房屋清潔人員為他們清理房屋。此舉惹毛另一個勢力強大的旅館業工會―紐約旅館貿易協會。

這下Airbnb面對兩個強大的敵人:旅館業者和強大的旅館業員工工會,這兩者都非常有組織且口袋極深,並且與當地政府關係深厚。旅館業工會及其代表在一天之內,讓所有可能的協議停擺。

而其他城市也發生了轉變。Airbnb打著「共享城市」口號在波特蘭等城市達成協議而通過的法規,竟完全被漠視不理。當法規要求Airbnb房東必須向當地市政府註冊,只有極少人遵照規定而行。

面對此問題,Airbnb卻拒絕祭出強制其房東遵守的手段,例如要求房東輸入有效的註冊證號,或是禁止一名房東在平台上張貼多物件。各城市不可能有人力去調查成千上萬使用民宿出租網站的匿名房東,而Airbnb似乎不像它原本聲稱的那麼樂意提供幫助。

舊金山的短租立法

在旅館稅及房東註冊爭議層出不窮的兩年前,住在舊金山北灘區的關家儒(Peter Kwan),開始出租自己的一樓客房。Airbnb在種種方面都超出關家儒的期望。多年來,他結識來自美國各州和世界各國的旅行者,並和其中許多人保持聯絡。

但關家儒是訓練有素的法學家,成為房東幾個月後,他開始懷疑:「萬一房客受傷了,Airbnb有責任險嗎?它有課徵舊金山市的短期占用稅嗎?這一切合法嗎?」他上Airbnb網站詳細查看,但沒有找到答案。在當時,Airbnb顯然並不合法,至少在舊金山市是如此。

關家儒決定召集一群房東,共同交流資訊,研究所謂「住家共享經濟」的複雜性。他在Cragslist網站上宣布成立「舊金山住房分享者聯盟」(Home Sharers of San Francisco),這團體後來吸引了2,500名會員,為避免任何利益衝突,關家儒決定不讓Airbnb員工、舊金山市或加州的政府員工加入團體。

在Airbnb同意代政府課徵旅館稅後,舊金山市監事議會(亦即市議會)開始考慮讓短租合法化,而「舊金山住房分享者聯盟」遊說當局與立法者,讓房東保有姓名與地址隱私,並增加每年可以短租的天數。

法案在2014年10月通過,並於2015年2月正式實施,舊金山市的房東可以把房屋短租出去,而房東若與房客同住,就不受「出租天數不得低於三十天」的限制,但房東如果不與房客同住,一年的出租天數就不得超過九十晚。房東必須向市府當局註冊,並投保責任險,市府同意設立一個短租管理局,專責執行此法規。

雖然這看起來是一次勝利,實際上卻是Airbnb下一場戰役的開端。

當時的舊金山居民,似乎對科技業在該市的復興日益感到矛盾,這城市以充滿浪漫藝術氣質的過去和獨樹一格的社區著名,現在卻處於幾個趨勢匯聚的中心點:網路經濟蓬勃發展,矽谷新創公司沿著101號高速公路遷入該市,千禧世代湧入這城市,結果導致房價飆漲,社區貴族化(gentrification)正快速改變人們深愛的社區,例如拉丁美洲裔占多數的教會區。

替罪羔羊是Airbnb,雖然影響程度並不明確,但它的確對舊金山及其他城市的長租房間及住屋供給造成影響,因為像關家儒之類的房東,選擇把多出來的房間出租給觀光客,而非長期出租或出售。

舊金山面臨的種種問題,導致了新居民與老居民、科技業工作者與非科技業工作者、民主黨中間派與改革派之間的對立。儘管新的Airbnb相關法規才實施幾個月,反對者已試圖促使立法當局提高限制,雖然行動失敗,但他們爭取到1.5萬人連署,提出一項新的F提案。

F提案要求把房東不與房客同住一屋的一年出租天數上限,從九十天減少至七十五天,並且將出租孝親房列為不合法,也容許鄰居控告一百英尺內違反這些法規的民宿房東。這些嚴格的法規,可能導致該市被鄰居間相互控告的官司給淹沒。

關家儒和他的組織會員動員反對F提案,成立了另一個團體「住房分享者民主俱樂部」(Home Sharers Democratic Club),讓房東在這爭議中發聲。他們召開記者會,並打電話教育市民,向他們解釋F提案的愚蠢與有害之處。

民調結果顯示勢均力敵,而Airbnb的支持者稍微領先。直到11月3日選舉那天,選民以出人意料的大差距(55%:45%)否決了F提案,Airbnb勝利了。

法規跟不上,但新商業模式已確立

在Airbnb的發展史中,還有更多的戰役、小勝利及重大挫折,這一切可以匯成一齣精采戲劇。2016年,柏林市通過立法,明訂把整間住家及公寓短期出租是非法行為,並請市民匿名舉報違法者,罰鍰最高可處10萬歐元。同年,Airbnb在東京也引發爭議,該市考慮訂定更嚴格的法規。

2016年5月,維吉尼亞州首府里奇蒙市的非裔美國人史蘭登(Gregory Slenden)在華盛頓特區狀告Airbnb違反民權法,他曾多次向該公司反映,自己在Airbnb網站上遭到種族歧視,卻不被理會。

史蘭登的控告引起騷動,有些非裔美國人使用主題標籤「#Airbnbwhileblack」,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在Airbnb網站上遭到的歧視,許多人作證,他們訂房時發現突然變成沒有空房,或是房東根本就不回覆。

這件爭議挑戰了Airbnb極神聖的理想,這公司的事業理應是根除以往的偏見,而非賦予它們新生命;用戶相片原是用來建立信任,而不是為種族歧視者提供判斷區別的機會。2016年9月,該公司發布一份三十二頁的問題解決計畫,承諾將把用戶相片模糊化,並要求房東及房客遵守無歧視政策。

在Airbnb內部,平常不只要應付這些層出不窮、十分傷腦筋的外部對立與爭議事件,也要應付不斷成長的瘋狂節奏。2016年跨年夜,訂房房客數來到100萬;到了2016年年中,一個晚上的訂房房客數已經達到130萬。Airbnb內部的統計圖呈現持續向右上方延伸的趨勢,該公司正在偏離旅館業的重力場。2016年,紐約市旅館價格創下自經濟大衰退以來的新低,一些產業觀察家把這歸因於Airbnb之類的新競爭。

Airbnb有新的投資人、更高的估值、更多的員工,到了2016年中,其員工數已經達到2,600人,其中超過半數是在過去一年內加入。Airbnb的部門規模擴增為二到三倍,也讓員工難以找到較正常的工作節奏。另一方面,Airbnb的新任財務長對過去花錢無節制的文化加以管控,各部門自公司成立以來,首度必須提出嚴謹的年度預算規劃及人員需求預測,並且得遵照這一切行事。

這些都是新創公司變得更成熟,脫穎而出的明確跡象,並朝著公開上市這最終目標邁進。Airbnb跟Uber一樣,必須先說服大眾投資人自己已經解決了監管問題,還有隨著企業成長不斷到來的種種挑戰。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