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愛台灣,一天比一天深?

2005.04.15 by
數位時代
矽谷愛台灣,一天比一天深?
過去二十年,矽谷每一次發生產業交替,從晶圓廠、個人電腦到網路設備等,都為台灣帶來機會。這一次很可能也不例外。 任玫莉過去曾參與行政院開發基...

過去二十年,矽谷每一次發生產業交替,從晶圓廠、個人電腦到網路設備等,都為台灣帶來機會。這一次很可能也不例外。
任玫莉過去曾參與行政院開發基金,投資台積電和旺宏等案子,目前是在矽谷的亞洲科技創投(Asiatech Venture)合夥人。她最近剛投資一家做掌上超薄電腦的矽谷公司,「居然能跑視窗軟體,硬碟有三十Giga,電池可用八小時,還能接WiFi、USB和乙太網路等各種孔都有,太完美了,」她描述初次看到這台產品的感覺。

**台灣握有矽谷產業鏈關鍵

**
「那妳給的建議是什麼?」設計團隊成員問她。任玫莉仔細研究後,發現裡頭用的是矽谷公司全美達(Transmeta)微處理器,她建議改用台灣威盛的晶片,成本和運算效率可能更好,之後並幫忙牽線聯絡威盛。
這群團隊成員來自蘋果電腦和IBM,設計電腦經驗豐富,「他們來找我們,並不是看上我們的錢,矽谷創投太多了,他們看上的是我們在台灣那邊的產業關係,」任玫莉指出,「從半導體到資訊產品,整條食物鏈的下游都在台灣。」
離亞洲科技創投十分鐘車程的Sohoware,是一家銷售網路設備給中小企業的公司,它定義自己是做品牌和行銷,產品則交到台灣代工。Sohoware執行長烏鋆圖今年一月初到台灣找代工廠,一家在台北新店的業者聞訊便帶著自己設計生產的產品來找他,烏鋆圖一測試大為吃驚,十分鐘就敲定合作,「我不知道台灣的技術這麼強。」
台灣過去二十年從矽谷承接的技術、人才和經驗,已使自己融入成為矽谷產業鏈的一環,矽谷創業家的好點子要落實成好產品,「倚重台灣資源變得不可或缺,」任玫莉說。

**切入亞洲市場要從台灣

**
「晶片設計」將是下一波發生變動的產業。這個領域從矽谷開始,目前前十大設計公司主要都在矽谷,但隨著投資門檻變高,本益比卻降低,「新加入者將離開矽谷,到願意提供更高價值的地點,」從事晶片設計近三十年的邱俊邦預言。他在一九八○年成立晶片公司IDT,股票在四年後上市,並於一九九九年被威盛購併。
邱俊邦指出,早期成立晶片設計公司,只要一千萬美金,主要靠手和腦工作,現在至少要五千萬美金,因為製程技術複雜,做一次九○奈米光罩就要一百萬美金,且各種輔助設計軟體愈來愈貴。股市給的本益比也不同,早期可以五○至八○,現在只有二○至三○,還在往下走。
位於矽谷的晶片設計公司Altera執行長丹恩(John Danne)呼應邱俊邦的觀點。丹恩分析,正由於投入成本倍增,風險跟著升高,投資人興趣自然降低。他舉例,三年前無線區域網路晶片推出之初,市場還沒成熟,一大堆公司就跳進來做同樣的產品,流血殺價到最後沒有人賺到錢。
丹恩建議,在賺錢之前,晶片設計公司的首要之急是降低成本。他分析,設計一顆晶片的總成本裡,有四分之三花在設計和修正的工作上,這部分如果搬到中國和印度做,可以省下三分之二,總成本可以省一半。 但是,使用到晶片的大多數電子產品,大多在台灣生產,或經由台灣業者在其他地區投資生產,相關技術和經驗在台灣,「即便要從矽谷轉到中國和印度,最方便之路還是經由台灣,」邱俊邦觀察。

**企業需要創新誘因

**
「股票選擇權」改列「費用」的作法,也可能加速矽谷和台灣之間的產業移轉。在美國企業一連串醜聞爆發後,將股票選擇權列為公司財務報表上的費用,從營盈中扣除,是對於公司治理要求的回應。預料這將對矽谷衝擊深遠,因為股票選擇權是新創公司用來吸引人才加入的最有力工具,因為新創公司營運未上軌道,很難以現金支付獎金,一旦選擇權列為公司費用,新創公司勢必大幅減少發放選擇權,以保留現金,同時減弱吸引人才能力。
「股票選擇權列為費用,將使矽谷的競爭力降低,一定要有其他替代誘因出現,」甫於今年三月退休的安捷倫執行長巴候(Ned Barholt)呼籲。矽谷知名創投業者杜爾(John Doerr)也大力反對,認為這將扼殺矽谷的創新力,將機會拱手讓給願意提供優惠給創業家的地區。 任玫莉建議,台灣政府應該在制定相關規則時更謹慎,像目前以技術作嫁入股的規定就過於嚴苛,應該是等到出售股票時才付費,而不是一開始就付。「創業家還沒賺到錢,就要先掏錢,他當然不願意。」
在公平對待股東和重賞鼓勵員工之間,是一道難以平衡的等式,這件事無關科技創新,卻會影響科技創新的結果。台灣要向矽谷移轉更多機會,除了本身的產業環境要創新,在行之有年的股票分紅制式微之際,回饋人才的方式也急需創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