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用科技透明財務、創意行銷 有效分配善款

2017.12.15
聯合勸募
台灣社會不乏願意捐款幫助人的愛心,但愛心分配不均,默默服務的中小型社福團體常遭遇募不到款的窘境。如何運用科技與社群平台吸引募款並妥善分配,成為社福團體的必修課題。

根據民調統計,台灣超過三分之二的民眾有捐款經驗,而民眾對愛心捐款最大的疑慮,就是擔心款項沒有被妥善利用。根據聯合勸募調查,台灣有一半的民眾認為,受捐贈的對象應該要公開善款使用情形。事實上,聯合勸募多年來一直堅持公開財務報告,更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加入各種方便查詢的使用介面,確保捐款民眾清楚知道協助了哪些默默耕耘的社福團體、幫助了哪些遭遇困頓的弱勢朋友。

台灣民眾願意捐款的比例相當高,但民調顯示,有37.76%的民眾認為,捐款或物資捐贈有過度集中的問題。大量善款流向少數大規模的高知名度團體,讓許多默默在幫助台灣變得更好但缺乏知名度的社福團體,經常面臨財源困境。聯合勸募說:「就像名氣響亮的捐款箱容易吸引人們的目光,小團體是很難獲得關注和捐款的。看他們這麼努力付出,卻募不到需要的資源,真的很令人難過。」

吸引民眾目光 貼近社群增加勸募成效

爭取民眾的目光,吸引大眾捐款,向來是社福團體的重要課題,也是難題。已經連續舉辦23年的花旗聯合勸募活動,便以公益趣味化為行銷主軸,吸引捐款人的眼球;2016年,活動為聯合勸募多元的受助對象打造了5款扭蛋,強調捐款付出可以幫助不同的弱勢族群,而捐款人在扭蛋的同時,也象徵扭轉了受助對象的人生困境。

面對數位時代強大的社群影響力,今年花旗聯合勸募活動邀請知名youtuber深入了解聯合勸募的運作方式,以及活動核心理念「月捐500」,期待透過網紅們獨特的觀點和敘述方式,讓更多民眾認識這個募款活動對台灣社福環境發展的重要性,也呼籲大家以理性捐款來改善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的現象。

此外,現今的募資平台極度發達,如果有好的故事、絕佳的照片,也能讓募款活動病毒化,迅速吸引大筆小額捐款。其中最為人所樂道的例子,就是一名敘利亞難民抱著趴睡在他肩上的小女兒,在貝魯特街頭兜售原子筆的照片。父親悲壯的神情在Twitter上廣為流傳,最後一位挪威網路工程師 Simonarson 找到這位父親,並利用群募平台 Indiegogo 為他募款,成功募到19萬美元,讓這位父親可以買下一家麵包店維持生計。之後,他不僅在貝魯特開了三家店,還收留了16位同樣來自敘利亞的難民,提供他們工作機會。故事歡喜收場。

在Indiegogo的Generosity 平台上,為人稱 Pen-selling Man 的 Abdul Halim al-Attar 成功募得超過19萬美元。如今他擁有二家麵包店、一家沙威瑪店,雇用了許多敘利亞難民,並免費提供食物給其他難民。
聯合勸募

不過,Indiegogo 的執行長 Slava Rugin 對此也表示擔憂,因為一般民眾為難民在群募平台發起的捐款活動,一旦金額過於龐大,把錢交到難民手上的過程不僅困難,還必須小心受捐助者的安全。成功發起這次募捐的 Simonarson 也坦承,這樣的募款活動只能幫助那些出現在平台上的難民,「例如有震憾人心的照片,所以才能幸運地得到幫助。」對其他同樣需要幫助的人,顯然不公平。

聯合勸募
1988年,台灣發生一起「溫暖雜誌詐騙事件」,造成社會大眾因害怕受騙而減少捐款的效應。當時的台北市社會局局長白秀雄便出面召集了社工學界的一些教授,號召引入歐美等國行之有年的「聯合勸募」(united way)機制,為台灣的社會福利資源做一個有效並透明化的統合募集、合理分配工作。

確保捐款能確實送達真正有需要的地方,合理分配善款給有需要的弱勢朋友與社福團體,必須交給有專業、有規模的第三方組織才能有效達成。

聯合勸募就是因應這樣的需求而成立,以達成兩大核心目標為使命:一方面有效監督善款運作,另一方面負責專業籌資,讓中小型社福團體能安心服務,也減輕分別募款的資源浪費。聯合勸募呼籲,「無論是零錢或是發票,這些小小的愛心結合起來,都能成為一股很大的助人力量。如果你有心想為這個世界付出一點心力,幫助一些弱勢朋友的話,可以安心將善款交給聯合勸募,讓你的愛心能被公開透明地妥善被分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