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程式麻瓜,靠coding翻轉未來
專題故事

「程式」這個詞彙近來頻頻出現在我們周遭,從個人升級到企業轉型,從工作現場到教育現場,面對琳瑯滿目的程式語言,從JavaScript、Java、Python、Ruby、Objective-C 、C、C++、C#⋯⋯作為一個初學者,到底該從哪裡開始?這些程式麻瓜翻轉人生的故事,或許可以給你解答。

1 現在開始學coding,用編碼加值未來

陳美如、黃巧秀/製作
當大家都開始瘋程式學習,你也心動了嗎?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是位科技狂,他在任內曾親自示範寫程式,並編列了40億美元預算,將推廣電腦科學教育,視為國家戰略級的施政方針。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說,學習編碼將比第二外語更加重要,「讓你可以跟70億人交流。」

在全球政商名人、教育界和NGO組織積極鼓吹下,coding蔚為風潮,已是多國基礎教育的指定必修,而慢了多年的台灣,在一年後即將上路的「12年國教新課綱」(簡稱108課綱)中,正式將數位素養、演算法和程式設計等能力指標納入國高中課程。也就是說,學會寫程式,將成為國家未來舵手共同具備的基本能力。

當然,受影響的絕不只是學生。年輕一輩的父母開始擔心,未來將如何教育孩子?這群人同樣也是職場上的工作者,在漫長的職業道路上,又要如何與後進競爭?

事實上,華爾街日報早已定調,寫程式將成為二十一世紀工作者的必備技能。美國知名的職場評價網站glassdoor,根據職缺數量、薪資水準和整體工作滿意度綜合評比,整理出2017年全美最棒工作,上榜前十名中,高達六類工作和coding息息相關,包括資料科學家、軟體開發工程師、使用者體驗設計師等等,都必須具備程式專長。

產業數位轉型,帶動程式人才夯

從教育現場到工作職場,從程式教育到程式學習,coding搖身成了外語、證照之外的新寵兒,正在翻轉既有工作內容。有愈來愈多缺乏理工背景的成人工作者,透過線上、社群資源自學,或是借助新創、就業養成單位的力量,開始接觸程式設計。

而這股coding的風潮,除了涉及個人價值提升、就業導向之外,更是與企業組織的數位變革密不可分,當各行各業皆朝向物聯網、大數據發展,自然衍伸出大量的程式人才需求。

就拿扮演數位轉型關鍵角色的資料人才來看,根據104資訊科技統計,資料經濟人才需求遍布在各產業別中,缺口最大的資料工程師,今年將釋出超過4萬5千個缺額,而最底層的軟體工程師,近三年的需求累計增幅達282%,呈現三級跳態勢。

又以科技界常見的產品企劃人員(PM)來說,過去是行銷導向,現在則多半要求有技術背景,像是提供全快閃儲存服務的矽谷公司Pure Storage,台灣區總經理劉國龍提到,自家在招募客戶體驗、通路和業務部門員工時,仍傾向錄用懂記憶體技術的求職者,「因為他們對市場最了解,知道客戶、產業要什麼。」

在台灣引進全球三大女性科技社群的石舫亘則發現,「coding變成很底層的技術訓練,至少得看得懂程式人員在做什麼,能互相溝通。」當寫程式成為任何一個職位的起步點,打破各項職務壁壘,勢必對職場帶來翻天覆地的影響。

跨領域程式人才,職場的耀眼之星

編碼是構成數位虛擬世界的基礎,但就像學英語一樣,各人有各人的切入點,並非人人都得成為程式高手,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經理鐘祥仁形容,就像透過接觸Python,「可以培養邏輯思維能力,學習如何拆解一件事,或是把需求系統化。」但這絕不代表一定得學會Python。

特別是隨著人工智慧發展,有一天,寫程式也許會跟操作電腦、手機一樣容易上手,若是僅專注coding,或過度強調編碼的技術面,是捨本逐末。微軟大中華區總裁幕僚長暨台灣營運長趙質忠表示,軟體工程師早就不是傳統的埋頭苦幹型,相較於熱門程式或技術來來去去,「跨產業經歷、學習能力和心態,才是更重要的。」

陳美如、黃巧秀/製作

人才競逐,始終是企業在持久戰中勝出的關鍵,結合程式語言和領域know-how的跨界學習者,已成為職場上最搶手的明星。沒有程式相關經驗的人,要怎麼開始?不同背景的人,又要如何相互合作?

在此一年之初,先釐清程式學習的動機,選定感興趣的程式語言,勇敢踏出第一步,就把搞懂程式邏輯,列為今年度重要的學習計畫之一吧。

陳美如、黃巧秀/製作

2 文科畢業的程式麻瓜,勇闖UI與UX設計領域

Shutterstock
為了追求踏實的人生與安全感,七年級的馬麗安,靠coding華麗轉身。

跨界學程式,像是一篇篇醜小鴨變天鵝的故事。學會coding,好比多了一張王牌在手,其核心在於透過更厲害的工具解決問題,做不一樣的事情,而絕非在搞懂程式碼本身。

處在不同世代的老、中、青素人,看他們的編碼人生,如何依循著各自的生命課題,與程式結緣,從圓夢、加薪、工作啟發、為興趣自學,到不安於現狀,追求更好的生活樣貌。追根究柢,滿足需求才是推動人生、翻轉世界的動力,而程式碼,只是實踐的工具之一罷了!

原本從事數位行銷工作的馬麗安,總覺得每天做的事不痛不癢,這種感覺在27歲那年到了臨界點,她給自己放了人生長假。兩個月的旅行結束後,她做了勇敢改變的決定。

俄 文翻譯、工具機國貿業務、數位行銷企劃,這些八竿子打不著的領域,都是七年級女生馬麗安的工作歷練,而她的現職是博弈產業網頁UI設計師。

位於台中工業區的尊博科技,是全台灣最大的博弈設備商,從遊戲開發、硬體設計到組裝,尊博全部一手包辦,知名賭場客戶遍布東南亞。其合作夥伴嘉碼科技(GAMA),也就是馬麗安的公司,專攻賭場營運管理系統(Casino Management System,CMS),辦公室與尊博就在同一棟樓。

馬麗安:「公司重視人格特質,管理作風美式,很崇尚Google那一套,喜歡能夠自律的人。」
蔡仁譯/攝影

「公司重視人格特質,管理作風美式,很崇尚Google那一套,喜歡能夠自律的人。」馬麗安說,過去總以為程式工程師就是埋首電腦前、沒日沒夜工作,但來到嘉碼後,大大顛覆她的想像,包括多元的社團活動、全天開放的健身房、三餐熱食供應,更重要的是,在優於業界的薪資福利外,強調工作與生活平衡,幾乎不加班的文化,最讓她珍惜。

看似有想法、善於表達的馬麗安,其實就跟多數年輕人一樣,也經歷過一段茫茫然的生涯摸索。馬麗安說,從事數位行銷工作時,她總覺得每天盡做些不痛不癢的事,「我對爆漿蛋糕、對小貓或小狗不感興趣,這跟我的人生一點關係都沒有。」

喜歡旅行的她,在27歲那年,決定放自己兩個月長假,到美國旅行時,偶然得知,當地最缺的是任何與程式設計相關的工作,「只要學會coding,一台筆電在身邊,在世界各地都不愁沒飯吃。」也就是這個簡單的念頭,支撐她從一位文科畢業的程式麻瓜,勇闖UI與UX設計領域。

進入博弈產業一年,從沒去過賭場的馬麗安,也累積了不少心得。她舉例,前台網頁要呈現歡樂氣氛,用色鮮豔大膽,甚至得帶點俗氣與亢奮感;後台管理系統,主要是讓機台跟管理平台介接,包括金流處理、客戶管理等等,因為員工得在昏暗空間中長時間使用,頁面設計上就以操作簡潔、暗色系為主。

賭博,有很大成分是機率問題,賭的是運氣;但人生不能只靠運氣。多元的跨領域經驗,成了馬麗安最大的養分,讓她懂得跟不同背景的人溝通,靠著新習得的程式技術,一步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馬麗安

出生|1988年
學歷|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
現職|嘉碼科技網頁設計部UI設計師
擅長|JavaScript、CSS

3 當了13年的法律人,靠coding開啟程式創業第二人生

Shutterstock
一直在法律領域鑽研的許俊雄,因為web2.0開始介入網路世界,相較於法律的枯燥,網路的變化深深讓他著迷。最終,他不僅具備全端程式開發能力,也走上創業這條路。

城邦集團從出版起家,跨足平面雜誌、數位網站、行動App等載體,是重要的台灣原生媒體集團之一。2007年,城邦以超過1億元新台幣,併購當時的部落格服務新創公司痞客邦,寫下集團數位轉型的重要里程碑。其中,負責產品研發的城邦前營運副總許俊雄,扮演了關鍵角色。

許俊雄在城邦待了13個年頭,在集團的數位轉型道路上,幾乎無役不與。法務背景的他,先是參與了痞客邦的收購過程,為了摸熟Web 2.0熱潮下的網路原生觀念,進一步請調痞客邦;接著,他內部創業了「設計家」網站,2010年後,當行動趨勢興起,他也領頭做了集團內的第一個App。

為何一位法律人,會對網路世界充滿熱情,甚至說自己已練就把工具丟一邊,「用筆記本就能寫程式」的能力呢?

「短短五、六年的時間,平面和數位的思維已經完全翻轉。」許俊雄說,網路世界迷人、變化快,在無聊枯燥的法律工作之外,他相信透過coding這項工具,有機會創造無限可能,而事實上,他學習寫程式的根本動機,仍不脫法務工作。

「當時我還在城邦法務部門,每天要處理大量合約,最好提升效率的方式,就是做個類似資料庫的功能,把合約建立編號、抬頭,未來同事要調閱就很快。」於是他開始自學寫程式,用PC架了一台伺服器,雖然只是企業內網(intranet)的概念,卻有效解決棘手的合約建檔問題。

許俊雄分析,所有的程式語言都有一套函式庫,概念類似法律體系中的法典,尤其法律和程式都重邏輯思考、都是目標導向,「法律是先有心證,再找法條詮釋,程式設計也是先看到藍圖,再去找相對應的工具實現,只是每個人選擇不同的工具罷了。」這看似在光譜兩端的學科,意外在他身上找到了平衡點。

其實,許俊雄的科技啟蒙來得甚晚,退伍之後,他才買了人生第一台電腦,回憶城邦數位轉型的過程,他有感而發,「所有行業都是網路相關,無關的,就可能等著被淘汰。」離開城邦後,他選擇創業,結合媒體經驗和程式技術,一個純數位的媒體平台「見學館」應運而生。

見學館專門提供和建築設計、空間再造相關的專業報導,從前台網頁呈現、社群互動,到後台資料庫、運用Messenger聊天機器人的圖書交流勸募系統,所有與程式相關的架構設計,全由許俊雄一手包辦,也因為創新的媒體經營模式,以及建築二手書共享機制,讓見學館連續兩年獲得日本優良設計賞(Good Design Award)。

從網頁前端的HTML、JavaScript學起,到後端的PHP、資料庫,許俊雄自豪,已沒有什麼語言難得倒他,「保持對網路的興趣,進入程式學習這條路,自己的需求只有自己最清楚。」在發現問題、提出問題之後,更要當能解決問題的人,這是他在跨界學習之路上最大的體悟。

許俊雄說:「寫程式沒有想像中難,尤其法律和程式都同樣注重邏輯思考。」
吳晴中/攝影
許俊雄

學歷|東吳大學法律系
現職|協創手造傳媒總監
擅長|HTML、JavaScript、PHP(網頁前後端)

4 補教老師轉行,靠寫程式在數碼世界裡年薪翻倍

shutterstock
吳宗翰退伍後在補習班當數學老師,少子化讓未來蒙上一層陰影,工時長、休假時間不固定,迫使他重新尋找人生目標。學習程式後,現在的他每天都與機密資料為伍。

滑手機時,低頭族大概都有被行動廣告嚇到的經驗,好比說,昨天隨意瀏覽了一篇關於PM2.5的文章,今天各品牌空氣清淨機的促銷廣告,就出現在完全不相關的網頁上,這看似直覺、不經意的推播,其實背後涉及了龐雜且精準的大數據運算。

台灣大哥大自2013年推出的「TA Media」行動廣告聯播網,借助集團的電信用戶資料,描繪出更具象的消費者輪廓,目前涵蓋超過3千5百個行動投放平台,包含網頁、App和WiFi熱點,是台灣最大的行動廣告聯播網。而台哥大產品技術處行動廣告開發課,是優化「TA Media」廣告效益的核心部門,工程師吳宗翰身為其中一員,他每天最大的任務,就是從海量的行動廣告數據中,揪出一筆筆惡意點擊來源。

「我滿幸運的,一開始就接觸到機密資料,有點像打電動、抓小偷的感覺。」吳宗翰說,自己是部門中最菜的工程師,卡關的時候,想法陷進去出不來,求助組內前輩,往往一個提醒,例如加入程式條件、改變限制式方向,最後都能順利破關。

台哥大工程師吳宗翰:「程式很重邏輯,邏輯通了寫起來才輕鬆,這點跟數學很像。」
吳晴中/攝影

進入台哥大之前,吳宗翰在一家全台連鎖的數學補習班當老師,這是他退伍後第一份工作,一待就是兩年半,學生從小一到高三都有,「他們成績進步,我就很開心。」但少子化壓力,他看不到這行業的未來,加上工時長、休假時間不固定,壓縮了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都讓他開始思考轉行。

循著大數據熱潮,加上大學應數系的背景,吳宗翰決定從學程式開始改變,「程式很重邏輯,邏輯通了寫起來才輕鬆,這點跟數學很像。」進入台哥大後,Java、Spark以及Hadoop系統,成了他最常用到的工具,每天看著組內資深的工程師同事,他想加快分析資料的速度、想更即時地找出惡意點擊。

從周旋於學生、家長各種「人」之間,轉換到數碼世界,吳宗翰的生活起了很大的變化,除了年薪翻倍外,也有了更明確的目標。

吳宗翰

出生|1989年
學歷|逢甲大學應用數學系
現職|台哥大行動廣告開發課工程師
擅長|Java、R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