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分紅是競爭力,還是殺傷力?

2004.11.15 by
數位時代
員工分紅是競爭力,還是殺傷力?
有關員工分紅到底該不該修正,是否要列為費用從企業獲利中直接扣除的爭議,再度引發曹興誠與張忠謀兩位科技大老的針鋒相對。 自2002年美國的能...

有關員工分紅到底該不該修正,是否要列為費用從企業獲利中直接扣除的爭議,再度引發曹興誠與張忠謀兩位科技大老的針鋒相對。
自2002年美國的能源公司安隆(Enron)案爆發以來,有關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的議題到現在就沒停過。安隆在出事前,曾廣受各大媒體和學界吹捧,知名管理學者漢默(Gary Hamel)曾在《啟動革命》(Leading the Revolution)一書中以安隆模式做為創新典範,後來差點賠上學術聲望;而為安隆簽証財務報表的Arthur Anderson會計事務所,則瀕臨倒閉而以出售結尾。

**股東才是公司的擁有者

**
公司治理涵蓋的層面極廣,像安隆這種管理階層蓄意欺瞞掏空公司的案例,程度最嚴重,除了下台還要擔負刑責,台灣前一陣子的博達、訊碟和皇統,以及最近的太電案,屬於這一類。 管理階層並不擁有公司,他們本身因為具備專業能力而受雇於公司,等於是接受股東的委託來經營公司,經濟學上稱為「代理人」,股東才是公司的擁有者。既然是代理人,就應該為擁有者謀福利,這也是受雇的理由。
當代理人未善盡本份、甚至濫權時,公司治理的議題就跟著來了。反應到台灣,公司治理最受爭議的議題不是掏空公司,而是分紅配股。這項實施超過20年的制度,對建立台灣科技業的全球競爭力,貢獻良多,但也一直飽受國外同業批評,台灣是用不公平的手段競爭,甚至是傾銷。
到底什麼是分紅配股?
簡單來說,就是公司分配當年度盈餘的方式。假設A公司的年度盈餘是10億台幣,管理階層決定提撥1億做為獎金,發放給員工,並提案經過董事會(代表股東)同意確認,著手進行。這1億可以有幾種方式發放:「全部發現金」、「部份現金部份股票」、「全部發股票」。
如果是全部發現金,就沒有分紅配股的問題,後面兩種則有。這裡開始產生第一個問題:分紅配股的價格如何計算?照先前普遍的做法,是以1股10元面值做基礎,不管是直接發給員工做紅利,或是員工以10元1股的價格認購。
如果A公司發獎金的方式是以股票發出,意思是發出每股10元、等值1億元的股票。假設A公司是股票上市公司,且近期股價平均在50元,這代表員工領了股票到市場賣出,可以賺取每股40元的差價。
既然如此,員工怎麼會甘於領現金將金,當然要求領股票,因為股票變現後拿得更多,而且如果放一段時間股價又上漲,還可以再賺一筆。而公司方面也順水推舟,保留盈餘在手上做為未來投資擴廠費用,紅利儘量以股票發放。

**啟動不流血的職場革命

**
分紅配股是過去台灣電子業吸引人才的絕招,其實園區給的待遇比起外面並不算好,台清交碩士起薪也只3萬出頭,加班費和績效將金另計,但也微薄,重點是一年一度的年終分紅配股,景氣好的時候一次領的就是2年或3年的薪水。
這項制度使得海外留學生和資深工程師願意回流,國內大學和碩士畢業生放棄出國機會,留下來拚搏,換取30歲成千萬富翁和提前退休的夢想,而所有新創公司則擠破頭想上市,以爭取優秀人才加盟。
從某個角度看,這個制度的推行,具有相當的社會意義,它讓人力資源有了重新分配的機會。不願承諾分紅配股、或配股少的公司、或績效差股價低、或上市機會渺茫的公司,根本不可能吸引學校剛畢業的好手加入,只能繼續沈淪,但好公司並且配股大方的,則成為正向循環,持續有人才源源不絕投入。這簡直就是一場不流血的職場革命。
但是,等等,我們是不是漏了什麼?前面提到的A公司員工將股票賣到市場,賺取40元差價的例子中,誰吸收了這差價?答案是買這張股票的股東,他是真正買單幫公司支付紅利給員工的人。
這就有意思,股東投資買股票,成為A公司的擁有者(當然,擁有權隨持股比例而有別),是希望公司幫他賺錢,而管理階層(擴大把員工也包含進來)身為代理人,在還未達成這項任務前,卻先賺了股東的錢,這合理嗎?
如果A公司在日後盈餘成長,股價上漲,的確幫股東賺錢,那或許說得過去,倘若A公司獲利衰退,股價從50跌到30,股東先蒙受20元損失,但隔年員工仍用10元認購,並在市場用30元賣出,股東得再吸收20元價差,這種遊戲規則完全不公平,但實際例子卻是不勝枚舉。

**用分紅配股來吸引人才

**
美國企業以「股票選擇權」(stock option)解決此問題,也就是員工加入時以公司當時股價為認購價格,選擇權到期時,如果股價上漲,員工可以實現權利認購賺得差價;如果股價下跌,則選擇權就作廢。
這種做法的問題較單純,就是差價是否由公司吸收,認列為費用,從盈餘上扣除。回到A公司的例子,發出1億面值、但市值5億的股票,就該算為5億,並從當年度盈餘扣除,也就是10億扣掉5億,當年實際獲利剩5億。這樣做很清楚,是把原本該分給股東的錢,撥出來給員工,但這樣做股東多半不會通過,所以分紅配股行之有年,但分紅配股說到底還是慷股東之慨,只是大多數股東都弄不明白。
分紅配股制和台灣電子業的競爭力,高度相關,這項由台灣電子業在1980年肇始,到1990年代成為顯學,但是進入2000年後,隨著高成長期過去,股本卻因過去配股太快而過度膨脹,連帶稀釋每股盈餘造成股價下跌,股東不滿的情緒日益高漲,檢討分紅配股成了宣洩情緒的出口。
但是,檢討這項制度的意義不大,因為許多公司已改採將之列為費用、或者改發現金股利,這項制度的熱力也在退燒,倒是電子業接下來拿什麼吸引人才,競爭力如何維持下去,那才是大哉問。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先前幾次碰到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他老抱怨人才同樣被台積電和趨勢錄取,最後都跑去台積電,因為有分紅配股。自從辦法修改後,現在人才則捨台積電而就趨勢,他笑地合不攏嘴。
台灣電子業的榮景並未結束,只是換一種方式開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