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華碩

2004.11.15 by
數位時代
心的華碩
在華碩電腦位於關渡的企業營運總部大廳,一幅由主機板零組件拼貼而成的圖畫放在人來人往的大廳,主題是達文西的知名畫作《蒙娜麗莎的微笑》。這是華碩...

在華碩電腦位於關渡的企業營運總部大廳,一幅由主機板零組件拼貼而成的圖畫放在人來人往的大廳,主題是達文西的知名畫作《蒙娜麗莎的微笑》。這是華碩工業設計部門的巧思成果,企圖用Asus金字招牌的主機板零件,傳達出華碩的新願景:藉著「感動世界的科技」(Heart of Technology),讓每位華碩顧客都能像蒙娜麗莎般微笑。
一位每天都經過它的華碩工程師打趣,如果不看頭髮和服飾,遠遠地望去,圖畫裡微笑的人,「看起來真像Johnny(華碩董事長施崇棠),尤其是嘴角微微上揚的模樣。」

**投身品牌的經營,獲利與營運創高峰

**
施崇棠的確應該微笑。今年,華碩的整體營業額將挑戰2300億台幣,不僅在主機板方面出貨量穩居全球第一名,2004年可望超過4000萬片(2003年為3000萬片,成長33.67%),繪圖卡挑戰1000萬片,筆記型電腦出貨也將可望逼近300萬台。華碩不僅在主機板方面大幅超過昔日的對手微星、技嘉與精英,在繪圖卡方面也積極要拿下全球第一,筆記型電腦更是品牌、代工兩路並進,除了手握一年100萬台Apple筆記型電腦的訂單,為Sony代工的出貨量也可望超越40萬台,自家Asus品牌,也將在今年突破100萬台銷售量。
很少人意識到,在所謂的台灣「電子五哥」(鴻海、廣達、仁寶、明基、華碩)中,只有明基與華碩投身品牌經營,明基去年的自有品牌營業額大約是350億,而「惦惦吃三碗公」的華碩,卻是最會用品牌賺錢的公司──去年,華碩的自有品牌產品占總營收比重超過一半(逼近1000億),從品牌身上的扎實獲利,更超過新台幣60億。
「我們堅持用心作產品,不是靠華而不實的宣傳,就可以打動人心,」身為主機板研發主將的華碩副董事長童子賢,把過去的「硬內功」(主板電路設計)應用在筆記型電腦上,結合工業設計的「軟外功」,為華碩的營運再創高峰,下一步更要進軍行動電話領域,讓業界議論紛紛。
「當鐵達尼號沉沒後,幾十年後打撈上來,LV的包包還是完好如初,難怪這個品牌成功,」童子賢用最時尚的精品皮件舉例:即使再時髦(fashion)的品牌,背後都是靠品質來打造口碑,「我們下的很多苦功夫,都被別人當笑話,最後消費者卻因為這樣,被華碩品質感動,」他強調。
包括施崇棠、童子賢在內的華碩經營團隊都認為,只要把產品品質做好、利用過去在主機板的研發經驗找到降低成本的方法,客戶自然會被打動,即使是華碩從沒做過的筆記型電腦、遊戲機甚至行動電話。「早在10年前,Johnny就提出華碩要作3C(電腦、通訊、消費性電子)整合,我們只是一步一步來,」童子賢強調。

**不追求短期成功,要讓客戶永久感動

**
兩年前,某家日本大廠來台灣拜訪,施崇棠與高階主管在來來飯店擺桌宴客,在封閉的貴賓間中,飯都還沒吃,施崇棠拿出一台遊戲機,慢條斯理地開始拆解,一個零組件一個零組件告訴對方,華碩有哪些獨到的技術,可以幫這家日本公司更省錢,但同樣能達到產品的高標準要求,最多可省下40%的成本──這家日本大廠當場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台灣公司能有這樣的技術,沒多久後,就開始在華碩下單。「日本人很訝異,我們比他們還在乎品質,還可以把成本控制得那麼好,」童子賢表示。
「Asus不追求短期的成功,我們希望客戶的感動,可以長長久久,」負責華碩業務多年的副總經理曾鏘聲解釋,不同於台灣電子業習慣周旋於多位客戶間、發展各種機制讓客戶感到平衡,華碩甚至願意放棄某些生意,「幾年前Compaq來找我們,我們婉轉地告訴它們,不能接這筆生意,因為HP跟我們很好,不用它們說,這種事本來就不該做,」這在外界眼中被視為不可思議的傻事,卻是曾鏘聲最引以自豪的企業精神--「不能因為短期利益,對不起長期的合作夥伴。」
做起許多事來,華碩好像很慢,但是把時間軸拉長來看,成長卻最為驚人,「這就是龜兔賽跑,」曾鏘聲說。6年前,華碩開始投入筆記型電腦事業,當時沒有台灣同業看好,除了主要代工訂單早已是廣達、仁寶與其他大廠的天下,「賣零件(主機板)的怎麼可能會作系統品牌(筆記型電腦),不可能啦」,多位台灣電子業者異口同聲表示。
結果讓所有人跌破眼鏡。華碩的自有品牌筆記型電腦,已悄悄在北美與日本以外的地區占據重要位置,不考慮這兩個市場,今年第一季華碩的全球市占率為4.7%(宏碁Acer為13.9%),品牌產品單季出貨量為27萬台,過去八季以來連續成長,市占率逐漸從1.1%成長至4.7%。
德意志銀行台灣電子業分析師高光正預測,華碩很有可能維持目前的成長力道,到2006年的市占率有機會成長至10%,屆時華碩的自有品牌筆記型電腦年出貨量將達到350萬台──這個數字約莫等於宏碁在2004年的全球出貨量,也超越華碩今年代工與品牌加總的銷售量(約300萬台)。高光正認為,台灣電腦品牌將有機會在美國與日本以外的全球市場獲得一席之地,而華碩與宏碁的後續潛力最值得期待。
事實上,若不看市場占有率,考慮營運績效,連惠普(HP)的筆記型電腦事業都比不上華碩;以今年頭兩季為例,惠普筆記型電腦事業部的營益率只有0.9%與0.6%,而華碩則維持在7%-8%之間,「在如此高的營運成本架構下,惠普應該會重新考慮其高占有率的策略,」高光正指出,華碩與宏碁這些適合成熟型PC產品的台灣品牌,未來幾年的成長都將非常可觀。

**對人才用心程度,遠遠超過短期考量

**
施崇棠認為,華碩產品不但要有「千錘百鍊之質」,同樣要有「沉魚落雁之美」。近年來,童子賢大力支持工業設計部門的發展,不但參與第一線的討論工作,更把「工業設計」視為華碩未來在行動電話、網路通訊及手持設備產品的秘密武器,目前在筆記型電腦上已看到成效:從強調輕薄的M系列到完整結合多媒體功能的W系列,華碩筆記型電腦不但在全世界專業雜誌上廣受好評,近兩年更獲得日本「優良設計賞」(Good Design Award)和德國「iF設計大獎」。
「想做精緻產品的設計師,在華碩的空間實在太大了,」頂著一頭時髦髮型、兩年前加入華碩的設計師蕭銘楷觀察,今年32歲的他,是設計華碩筆記型電腦W1000N的靈魂人物,「連上面的細微髮線紋,我們都要做到清清楚楚,絕不隨便帶過。」
讓華碩工業設計課課長李政宜最自豪的,是「這家公司可能不太會說,但卻很用心作」,第一線的經理人童子賢親自參與設計部門的工作,由於童子賢同時也是研發部門的最高主管,這讓華碩技術研發、工業設計與機電構造幾個部門的工作密切合作,這是其他也積極投入工業設計的台灣電子業者,至今仍無法企及之處,「這個領域,華碩過去也沒有太多經驗,那就大家一起來成長,」童子賢謙虛表示。
華碩對人才的用心,同樣超越短期考量。「看到非常優秀的人,就先把對方找進來再說,」這是施崇棠再三強調的用人哲學:「就算短期內沒有最適合的工作,以後也一定會有,職位是可以創造的。」今年,多次被亞元雜誌評為亞太區最佳分析師的瑞銀華寶亞太區研究主管蘇艷雪,離開UBS轉戰華碩,出任華碩策略主管,震驚投資銀行界。許多人揣測,到底華碩花了多少錢,才「挖動」這個年薪據稱高達百萬美金的明星分析師,同時言之鑿鑿,猜測她會在華碩扮演的角色。

**思考自己的工作,用心創造工作樂趣

**
「其實我很多東西都沒有談清楚,就決定來了,」蘇艷雪笑著說,這個決定,絕對不像外界說的什麼「再創事業高峰」,而且除了華碩,她沒有和其他公司談過職位,華碩最讓她動心的,不是職稱或薪水,而是一個學習成長的機會,「在這裡我有很多東西可以學,幾個主管也都把我當自己人,充分信任跟尊重。」
蘇艷雪坦承,她想離開投資銀行這行有五、六年了,因為市場太重視股價的短期變化,她看的東西也越來越短,也只能盯幾家比較大的權值股,「最近兩三年,其實沒有學什麼新東西,做的很不好,很心虛。」華碩這家公司,從她1997年寫產業研究報告時,特質就非常吸引她,「這家公司不會隨便說話,講出來的東西,一定算數,不會騙人。」最特別的是,當分析師調降公司投資等級時,許多公司都會氣急敗壞,「當我downgrade華碩,他們不但沒生氣,反而對我更好,想從專業的角度理解,希望改進,」蘇艷雪印象深刻地指出。
華碩的工作哲學,在強調拼價格、衝數量的台灣製造業中,確實是異端;但華碩的工作成果,卻讓它打敗多數只從價格和數量思考的公司,穩健邁向另一個成長期的開始。
近年來,施崇棠多次利用機會宣導,要每個華碩人思考自己的工作,「到底是在每天砌磚頭而已,還是在蓋世界上最好的教堂。」
「這一行壓力大、變化快,只有熱情跟信仰,才能讓每個人不覺得是在吃苦,而是在成就偉大的事業,」童子賢期待,每個華碩的工作者都能在working中用心創造樂趣,「讓每一顆疊上去的磚,都帶著最大的熱情和信仰,不再平凡。」
這是心的華碩,也正是台灣各行各業的工作者,在面臨困境與逆境之際,需要回頭尋找的,工作的真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