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踏實才能讓企業永續經營

2004.09.15 by
數位時代
低調踏實才能讓企業永續經營
6月14號,從事砷化鎵製造的博達,因無力償還29億8千萬的可轉換公司債,向法院提出公司重整聲請,之後爆發公司63億資產被掏空的疑雲,「我不懂...

6月14號,從事砷化鎵製造的博達,因無力償還29億8千萬的可轉換公司債,向法院提出公司重整聲請,之後爆發公司63億資產被掏空的疑雲,「我不懂財務,所以不知道63億元到底買了什麼?」博達科技董事長葉素菲面對外界質疑帳上63億元約當現金無端蒸發,不僅沒有說明,反而丟出更大的謎團,檢調單位雖已介入調查,葉素菲也收押禁見,但至今詳情還未釐清。
不到一個月,軟體系統整合商衛道科技,也傳出資金缺口達10億元,引起市場對該公司是否能繼續營運的疑慮,股價跌到1塊錢,董事長張泰銘說,「好大喜功、沒有財務觀念,是我最大的錯誤。」雖然張泰銘一直大聲疾呼,「衛道不是博達」,但仍難挽回投資人的信心。

**領導危機浮現!
在意形象包裝,
忘了基本經營的重要

**
風波還未就此停歇,9月初,前茂矽董事長胡洪九疑涉入太電百億資金掏空弊案,以及茂矽內線交易,而被傳喚調查,這位因擅長財務操作,曾經讓虧損300億資金的茂矽轉型成功的關鍵人物,陷入醜聞的泥淖。接著,又發生過程幾乎和博達如出一徹的訊碟掏空案,26億資產消失,曾經的股王變成落水狗,前董事長呂學仁只用一句:「我當時太自傲了。」,向外界交待。
「企業若是不賺錢,是不道德的。」許多企業主的口中都會掛著這句話,然而,一家企業能否永續經營,端視的不是在景氣好、容易賺錢的時候,而是在景氣低迷的時候,還能創造高的利潤。企業經營有抽象的藝術層次,也有具體的技術層次,領導者在面對現實時,不僅要有前瞻的思考與果敢的信念,擔當、使命、承諾與決心更是影響企業發展看不見的力量。
從2001年美國爆發安隆案、世界通訊醜聞弊案開始,員工和投資大眾把信任給了企業領導人和董事會,得到的回報,是一個接一個爆發的企業醜聞,探究原因,環境的不確定影響策略,固然是其中的變數,但更引人深思的是,這幾樁醜聞弊案的共通性,都指向一個:企業領導人失去了該有的風範。現代雖有發達的科技與完備的法律規章,還是阻止不了經理人的詐欺、舞弊。
一位業界人士就感嘆,企業很難再保持過去那種高速成長的模式,但過去成功的慣性往往使領導人面臨成長壓力,被迫追求短期業績,加上台灣上市上櫃電子股的數量超過400家,在快速致富的心態下,有些企業主為了拉抬行情,很多時候,只在意外在形象的包裝,忘了基本經營的重要。
領導危機浮現,社會及企業都需要踏實經營的管理者。

**低調經營崛起!
領導不是魅力,
回歸思考組織的使命

**
瑞典著名銀飾品牌喬治傑生(Georg Jensen)總裁兼執行長郝士高 (Hans-KristianHoejsgaard),日前來台演講時就說,公司經營一定有兩個面向,長期的戰略面跟短期的戰術面,而執行長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讓這兩件事可以取得平衡。他指出,光是文化、遺產的說法,「不能讓收銀機叮噹響」,因此喬治傑生的設計師即使天才洋溢,也要求他們必須接受訓練,讓自己的設計能夠兼顧符合市場需求、合乎喬治傑生風格,又能夠展現創意等需求。
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指出:「領導不是魅力,也不是一些個人特質,而是一種工作,基礎是徹底思考組織的使命是什麼,要訂定目標、排定優先順序、而且要制定並維持標準。」他提醒,魅力往往變成領導的禍源,因為這會使得領導者誤以為自己絕對不會做錯。
「現在大家所看到的任何成績,都是過去決策的成果,談未來願景當然重要,但更應該埋首去做,不然,機會是不會等人的。」做為台灣第一大網路晶片公司的瑞昱,每次遇上媒體的訪問,副總經理兼發言人陳進興總是這樣低調地回答,他更笑說,要不是必須對社會投資大眾有交代,他也不想出來講話,「我還是喜歡當工程師,技術才是我們生存的核心,不只是我,總經理邱順健、董事長葉博任、還有幾位副總都一樣,所以我們總經理是輪流當的。」
同樣的低調也出現在聯發科技董事長蔡明介身上。在聯發科未上市前,蔡明介曾在一本周刊上撰寫專欄,但公司上市之後,他就表明不再撰寫,好讓自己專心事業經營,一年之中,除了股東會之外,蔡明介公開露面的次數,不會超過5次,就連公司發生訴訟案、他本人因轉投資失利遭到外界質疑,蔡明介依然不動如山,都由發言人喻銘鐸出面解釋。蔡明介這樣的作風,讓不少媒體及法人很頭痛,但聯發科上市之後每年都繳出超過20元EPS的好成績,外界也很難多所苛責。
企業績效優劣的區別,往往不在才能與謀略顯現,而是跟行為習慣及一些基本規則有關,投資而不投機,積極擴張而不好大喜功,把對的事做到最好,在變動的時代,最珍貴的價值,反而是這些不變的原則。
「你想讓別人記得什麼?」彼得杜拉克時常用來勉勵自己的一句話,也是台灣企業主面對複雜經營環境時,該捫心自問的問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